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

跳舞的烟 著

完本免费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是由作者跳舞的烟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历史小说,小说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全文讲述了战国,是一段由谋士和英雄组成的历史,不如汉唐盛世大气,却多着几分奇诡风流,不如三国广为人知,却一般的壮烈豪迈,比之宋清的残弱,更是天地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1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23

免费阅读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是由跳舞的烟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历史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16万字,目前以更新完,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小说主要讲述了:战国,是一段由谋士和英雄组成的历史,不如汉唐盛世大气,却多着几分奇诡风流,不如三国广为人知,却一般的壮烈豪迈,比之宋清的残弱,更是天地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免费阅读

战国时期,楚国南郊边境,饶阳小城。

城守花园里,夏花灿烂,一条青石小径蜿蜒穿过花丛,连到一方浅浅池塘边,倒显得有些雅致。池塘边上,放着一张石台,两人正在对弈,一名青衣小童手执茶壶,远远侍立。

对弈两人,一男一女。那男子大约四十岁左右,一张马脸又窄又长,偏偏还要留个文士式样的山羊胡子,使得一张脸长上加长,十分滑稽,他却象对这胡子很满意,轻轻一捋,拿起茶杯,长长的指甲在瓷杯上敲动,叮叮微响。

秋雁姑娘这一着棋守中寓攻,真是精妙无双啊,本官佩服!

对面的秋雁微微一笑,道:徐守备过奖,小女子愧不敢当!心里却在暗叹:这一着棋普通得很,哪里有什么精妙了?

那长着一张马脸的徐守备故作风雅地哈哈一笑,正要说话,花园外一名文士打扮的男子急步而入,离石台还有三丈多远,就已开口禀告,语气急促:守备大人,南门有变。

徐世石又一捋胡子,笑道:思远,本官不是教导过你么?每临大事,需有静气,不要急,慢慢说!

那文士名叫李思远,是徐守备手下的第一谋士,跟随他多年,知道他的脾气,看了一眼秋雁,放缓语气道:刚才南门之外突然涌出数千黑甲士兵,现在已经在距离城门约有百丈距离处摆好阵势,象是有攻城的打算!该如何应对,还请大人定夺!

攻城?是南蛮的军队么?想起那些腰缠兽皮,身披藤甲的南疆蛮族军队的凶猛,徐守备心有余悸,拈着棋子的手不由得一颤。但他们已早与本国立下盟约,誓言不再互相攻伐,怎么又会出现在此?

李思远摇头道:不是,装束旗帜都不像是南蛮军队。

哦,那知不知道是什么军队?徐守备暗松一口气。

黑甲红旗,照属下估计,应该是近来声名甚响的盗拓军队!李思远却是神色紧张。

盗拓?没有听说过。

李思远暗忖,你每日里只知道附庸风雅,饮酒作乐,要是听过才奇怪了!口里却说道:这盗拓是近两年新冒出的一名盗贼,据说还是名士展子禽的亲兄弟,为盗还不到三年,已经聚集起数千人马,横行无忌,打家劫舍,甚至侵掠诸侯城池,屠戮官民,为祸不浅。只是他们一向在中原一带活动,如今不知什么原因,竟然跑到了这南陲边境来。

什么?盗贼!一伙盗贼居然敢进攻城池?徐守备轻蔑一笑,他们不要命了么?

自古以来,两国交战,得利最大的当然是攻城略地,但即使是智将明帅,最头疼的却也是攻城,只因为攻城作战,限制极多。

首先,是兵员的要求。守城容易攻城难,攻城一方兵士需要远多于守城一方,至少一倍以上,才可以强行攻城,十倍以上,才可以真正实现围城战略。

其次,兵员一多,对后勤运输的要求就高。可以一鼓而下的城池毕竟不多,而且一味只知道强攻,士兵的伤亡必然惨重,所以,攻城大多以包围战为主。包围战是持久战,大量士兵对粮草、弓矢武器等消耗品的需求量很大,稍有不继,军心便易乱。如何保护好运输线,是将领需要解决的一大难题。

最后,作战时间一久,就要考虑到如何对付守城方援军的问题。进攻城池,必然是越境作战,对方的援军肯定要比已方的来得快,援军一到,只要数量差距不算太大,与城池守军呼应之势一成,便是内外夹攻之局,应对稍为不慎,攻城方就会一败涂地。

除此之外,如何制作攻城器械,消耗守方资源,保持己方士兵士气等等一系列繁复无比的问题,也需要攻城方将领来解决。

所以,百年之前的一代军事大师——孙武有言曰:两军交战,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最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慎而为之。由此可见,攻城难度之大。

而如今,盗拓等既然是一伙盗贼,辗转千里前来,人众不过数千,想来当然带不了多少粮草,更不可能有攻城器械,却贸贸然跑来攻城,怎么能不让徐守备轻视!饶阳虽然是小城,但地处边陲,总还驻扎着三千多兵士,又有高墙利器可以凭借,对付一伙盗贼,还不是绰绰有余?

李思远道:大人,中原各国兵力雄厚,名将汇集,这盗拓还能横行无忌,能耐看来不小啊,不可大意!他平时喜欢到城里茶馆喝茶,常常听到由中原来南疆一带做生意的商人提起盗拓,说他如何如何了得,更有夸张者把他形容成魔神转世一般,说是身高八尺,青面獠牙,凶猛难挡,甚至生吃人肉云云。虽然不免有些失实,但盛名之下,必无虚士,应该是有些真本事,小看不得。

美人当前,徐守备意气风发,大袖一挥,说道:区区盗贼,乌合之众,何足挂齿,秋雁姑娘,可有兴致陪本官上城楼观战?

秋雁一楞,道:军阵重地,小女子怕是去不得!她虽然出身风尘,但军营之内,禁止妇女进入的规矩却还知道。

徐守备哈哈一笑,道:没关系,秋雁姑娘,请!大袖一摆,当先走出。

旁边亲兵才听说有战事,早已经将他盔甲兵刃取了出来,就要上前为他披挂,徐守备悠闲一笑,道:不用了!就这么穿着长袍走了出去,和秋雁一起登上马车。

李思远暗暗叫苦,上阵对战,不但不披甲胃,居然还带着女子一同去,徐守备也太过自负了。这盗拓真如他所说是一个普通盗贼还好,如若不然,这玩笑可就开大了。

天气炎热,马车四面壁板都已经拆下,只剩下一个点缀着长长流苏的车蓬,车后一群亲兵簇拥跟随,徐守备志气高昂,青砖长街上店铺早已全部关闭,慌张走避的人群四处涌动,不时有列着队的士兵跑过,见到徐守备便停下敬礼,看清他旁边还坐着一名明艳女子之后,都是诧异莫明。

秋雁却不理他们,杏眼半闭,柳眉低垂,自顾自地想着心事。

她本是楚国郢都最著名的青楼——如意坊的一名歌舞姬,三个月前,偶遇齐国一名青年商人陶伟,两人一见倾心,立下白首誓愿。陶伟当时便要为他赎身,怎知道老鸹见有利可图,拼命抬高秋雁身价,要索价千金,才肯放人。陶伟将带来货物全部盘出,又四处赊借,秋雁也将历年积蓄全数拿出,却还是凑不足数。

情急之下,陶伟寻得一位昔日曾经受过他恩惠的游侠儿,付以百金,让他设法秘密将秋雁带出了城外,一路奔齐国而去。

但如意坊能开成楚国国都第一青楼,那老板的势力自然不一般,当下出动人手,四处追查,陶伟等人才离开郢都不远,已经被赶上。陶伟倒也是个聪明人物,见形势危急,一狠心,决定与秋雁分头出境,自己与那游侠儿一路引开追兵,却让两个家仆与秋雁另作一路,取道南疆出境,再行汇合,绕路吴越旧地返国。

秋雁乘着马车,一路风尘仆仆,虽然辛劳,但总算平安,眼见过了饶阳,就能顺利出境,再见心中玉郎,却想不到在饶阳城门处,却因为没有出关文书被守门兵士拦了下来,一名家人正想上前使些银两,正好碰到了徐守备前来巡查,马车内的秋雁被他看了个正着。

假如秋雁只是个普通女子,想来徐守备也不会太过为难,但她偏偏姿色不俗,让徐守备一见之下,惊为天人,借口说南疆纷乱多事,硬是不批她出关。

秋雁怎么能不知道这徐守备的花花心思,但他是一城之主,不放自己出关也是无法可想,无奈之下只得在城中客栈住了下来,又派出一名家仆混入行商队伍里,偷偷出了城,到约定的会合处去找陶伟,再慢慢打算。

那徐守备大喜过望,一心要讨得美人欢心,每日派人请了秋雁来做客,时而饮酒作赋,时而品茶对弈,极尽风雅之能事,搞得秋雁烦恼无比,却又不得不去应酬。好在这徐守备自诩清高,秋雁又应对得当,总让他感觉成功即将在望,因此,倒没有强行相逼的事情发生。

如今未见家仆回报,又偏偏碰上了盗拓攻城,情况一时复杂起来,秋雁在如意坊时倒也听说过这盗拓的种种事迹,心里好奇,又怕这战事要拖延良久,出城遥遥无期,便不顾城中将士的怪异目光,硬着头皮跟着徐守备上了城楼。

饶阳城墙高四丈有余,城外三百丈方圆内,为了防备敌袭,树木灌丛早已经尽数清掉,黄土毕露,隔着女墙向外一望,百余丈外,聚集了大约有四千多身披黑色皮甲的汉子,或站或坐,或走或卧,姿势庸懒,行列不整,一片嘈杂。

徐守备哈哈大笑,单手一指,道:盗贼便是盗贼,真真无赖之至。

秋雁不敢妄论,微微一笑,李思远却自皱着眉头思忖。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泗水之旁,一群行商模样的男子正在渡口处等着渡船,后方沙滩上坐着一名虬髯汉子,唇角带着浅浅笑意,双眼微眯,迎着耀眼阳光,悠闲地朝着天空张望,身子前方竖着一只精致的水晶沙漏。

大汉身穿葛衣,脚蹬麻鞋,却从简朴衣着中隐隐透出一股说不出的自信气度,令人莫名敬畏,身旁黑马鬃毛飘扬,亦非凡品。

过得片刻,大汉一跃而起,手掌一带,身前沙漏随掌而起,滴溜溜转了个个,平端掌上,细沙有如水线,淅淅流向底端。

滔滔江面上,渡船白帆隐现,大汉一拍身边黑马,神情兴奋,低声道:时辰已到,要开始了!

饶阳城前,黑甲军中,数十名骑马汉子疾弛而过,手中马鞭挥舞,口里大声吆喝,似是在催促那些汉子起身列队,骑兵来回奔驰了数次,喧哗半响,那些汉子方才站好,歪歪斜斜地列成了两个方阵。

阵行列好,当中一骑排众而出,马色纯白,在一片黑色之中极为抢眼,马匹到处,旁边的黑衣汉子纷纷呼哨起哄,掌声不断,马上骑士举手致意,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白马慢悠悠向着城门而来,来到五十丈处停了下来,城上众人这才将那骑士面貌看清,不约而同哑然失笑,连秋雁也忍不住掩口莞尔。

原来那马上骑士是个肥大白皙的胖子,在这军阵之上,还是穿着一件满是油污的单衣,坦胸露乳,胯下白马也是肥壮异常,跑动之际,一人一马都是满身肥肉乱颤,样子滑稽已极,惹人发笑。

那胖子却毫无自知之明,还骄傲地挺胸昂头,大声喊道:城上众人听好了,你爷爷我乃盗帅帐前先锋燕十三是也,今日特地到此攻城抢粮,聪明的便快快投降,还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如若不然,破城之后,不但要挨打,到了分粮分肉时,也是要没份的!说完,还咂咂嘴巴,似是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城上众人听他前面说得还算正经,后来话题一转,居然提到了分粮分肉,十足的一副谗嘴痞子模样,再也忍俊不禁,齐齐笑出声来。那边的黑甲军听了,也是大声欢笑,齐声叫道:燕大哥说得很对,你们还是快快投降为好!

泗水边上,虬髯大汉拉马上了渡船,看看插在马鞍旁皮套中的水晶沙漏,凑在黑马耳边笑道:黑子,我们燕老大该是已经上场了,呵呵!黑马耳朵一痒,摆了摆头,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饶阳城楼上,徐守备笑了一阵,朗声喝道:大胆贼寇,敢犯我大楚国境,今次定教你等有来无去。

城下胖子满脸肥肉一颤,道:那你们是不肯投降了?没办法,只好打架了!口里嘟嘟囔囔,肥手一翻,竟然从后背摸出好大一把杀猪刀来,黑背白刃,看起来锋利非常,居然象是用当时还十分珍贵的精铁打造而成。

杀猪刀一指,胖子叫道:那马脸的,既然不愿投降,就快快下来跟你燕爷爷打上一架,分个胜负,莫拖拖拉拉的耽误了兄弟们分肉吃酒!

徐守备平生最忌讳人家说他脸长,如今被这燕十三公然叫作马脸,不由得心头腾腾火起,冷哼一声,就要传令点起兵马,出城杀了那可恶的胖子。

李思远知道他心思,低声劝道:大人千万不要动怒,小心中了敌人的激将法!

徐守备闻言倒是一凛,他毕竟是带兵打过仗的人,强压下怒火一想,登时明白过来,敌人虽然看起来军容不整,可人数比己方要多,盲目出城挑战,即使战胜,伤亡也必定不小,有高墙深沟不凭持,却以己之短,去攻敌之长,无疑十分愚蠢,当下吩咐道:传我命令,众军紧守城墙,静观敌变。

李思远提醒道:大人,还应该点燃烽火,要求增援!

徐守备摇头道:几个盗贼来袭,便点烽火,岂不让人笑话!

胖子燕十三见他不答腔,又大声叫道:就知道你个马脸没有胆量,怎么?看见爷爷刀子大,你就怕了?说完,哈哈大笑。

徐守备上次被他当众叫做马脸,已是恼怒非常,如不是秋雁在旁边,早已经破口大骂,如今听他又叫,再也忍耐不住,从身边士兵手里抢过一把长弓,弯弦搭箭,嗖的一箭射向燕十三。

城楼距离燕十三立马之处,起码有五十丈远近,徐守备样子猥琐,箭术却确实颇为高明,一箭射出,萧萧作响,居然能掠过这长长距离,画着圆弧落向燕十三头顶。

燕十三哎呦一声,手忙脚乱拉马躲避,好在那长箭飞出如此长距离,其势已竭,落速不算快,让他堪堪避开。

城楼守军见长官露了这一手精湛箭术,齐声欢呼呐喊,徐守备手执长弓,拈须微笑,能在美人面前威风一把,让他很是满意。

燕十三气呼呼地把刀子插回后腰,动作笨拙地从马背上滚了下来,居然从马鞍侧旁的革囊里抽出一把长长黑弓来,又在腰上挂了一筒羽箭,一溜小跑,停在距城墙约四十丈处,大声叫骂道:马脸孙子,居然趁你爷爷不注意的时候放暗箭,实在无耻之极。既然你喜欢射箭,爷爷就陪你玩玩。弯弓搭箭,也是一箭向着城楼射来。

徐守备身边亲兵见燕十三手中黑弓又大又长,想是劲道十足,不敢怠慢,盾牌一立,挡在前面。

那燕十三射出的长箭劲道果然十足,直直掠过四十丈距离,来到城楼近处,破空声尤自刺耳,但准头却是极差,长箭当一声磕在城墙上,一顿滑落,落点离徐守备站立之处足有三丈多远。

徐守备见了,推开身前持盾亲兵,哈哈一笑,道:胖子,就凭你这箭术,也敢出来献丑!

燕十三胖脸一红,强辩道:你燕爷爷的箭术好得很,适才只不过是一时却想不出什么理由来,只得接道:爷爷射你不中,你却也射不中爷爷,咱们的箭术都是一般的好!

徐守备心中有气,道:你说我射你不中?

自然是不中!燕十三抖着一脸肥肉笑。

那你可敢站在原地让我射上一箭?

燕十三歪头想了一阵,昂首道:为什么不敢?只是你射不中,又怎么说?

徐守备想不到这胖子如此托大,分明是看不起自己,怒极反笑,高声道:如若我射你不中,便也站在此处,让你射回一箭,怎么样?

燕十三问道:不对不对,我是孤身一人,你身后却站着一帮灰孙子,他们会拿盾牌出来帮你挡,不公平不公平!

你放心,绝对不会!徐守备挥手让身后亲兵远远退开,可以开始了么?

燕十三哈哈一笑,往胸膛上拍了一掌,道:好,来吧!

徐守备将正想上前相劝的李思远推开,从身后亲兵手里选了一把硬弓,深吸一口气,拈弦搭箭,凝神瞄准。

箭经有云:宁高勿低,宁顺莫逆。乃是说箭手对射之时,站在高处的要比站在低处的占优势,顺风的要比逆风的占优势。如今他身在四丈城楼之上,虽然四周平静无风,可毕竟还是大占优势,这胖子射箭准头又差,对箭焉有不胜之理?

这胖子似是贼军头领,只要他一死,贼军必乱,到时只要顺势出城掩杀一阵,当可全胜!

黑子,你说那马脸守备会不会上当呢?泗水渡口对岸,虬髯大汉早已离船上岸,轻巧跃上马背。

黑马耳朵摆动,老大一颗头颅晃了两晃,撒开四蹄,沿着驿道小跑起来。

什么意思?不知道?你不是他远房亲戚么,怎么能不知道?大汉尤自伏在马背上喋喋而语,目光中笑意浓浓。

黑马一声轻嘶,似在提出抗议,逗得大汉哈哈大笑。

下一页

版权说明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为作者跳舞的烟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