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武侠 → 三分天下梦

三分天下梦

三分天下梦

李花之白 著

完本免费

三分天下梦是由作者李花之白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武侠小说,小说三分天下梦全文讲述了主要讲述一个追求完美,渴望爱情的少年,在战火纷飞的大时代,如何在江湖路上历经艰险,找寻人生真谛的传奇故事。

99.32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7/29

免费阅读
《三分天下梦》是由李花之白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武侠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99.32万字,目前以更新完,三分天下梦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要讲述一个追求完美,渴望爱情的少年,在战火纷飞的大时代,如何在江湖路上历经艰险,找寻人生真谛的传奇故事。

免费阅读

自古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越繁华的地方**滋生得越快,大一统近二百年之久的中土大陆,渐渐被一股阴暗的浊流侵蚀污染。享尽荣华的皇帝欲望越来越大,不仅役民大修宫庙,还派军远征异域。追慕富贵成了流行时尚,土地、官爵的买卖和苛捐杂税的横征暴敛渐成了贪官污吏们的生财之道。地方的土豪恶霸盘踞如蛇,强取豪夺、鱼肉乡里之风盛行。不甘现状的强者沦为盗匪贼寇打家劫舍,臣服命运的弱者在怨声载道中忍辱偷生。

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这年初夏果然天生异象,连绵暴雨没日没夜地下了整整一月,平地水深三尺,黄河暴洪浊浪滚滚,泛滥两岸,冲毁房屋田地无数,数十万户居民无家可归,被迫四处流浪,在无情的天地间寻找避难之所。

夏末,西北地区突遇大旱,旱情来得如此迅猛而持续,两个月竟无点滴雨水。官府民间纷纷求神拜佛祈祷降雨,干裂的土地如无法呼吸的垂死之人,等待奇迹出现。奇迹没有出现,不幸的恶运却接踵而来。近秋时蝗灾突起,黑压压的蝗虫遮天蔽日而来,所过之处草木断绝生机,田地颗粒无收,近百万饥民被迫加入了“吃大户”的讨荒行列。

秋末临冬,东北地区突降罕见大雪,雪深五六尺,气温骤降二三十度,农户家的鸡犬猪羊尽皆冻死。又连下了几场罕见的大冰雹,小石头般的冰雹砸埋了无数乡镇房屋,数十万户难民无处避寒,路边冻死冻伤者众。

初Chun,西南山区突现百年不遇大地震,房舍、田地、道路皆被自然之力吞噬毁去。地震也震毁了深藏地下的老鼠窝,无数老鼠被迫窜出地面闯入人居世界,成群结队地与人争食抢粮。本已受困挨饿的灾区难民,这下更是雪上加霜,一些地方甚至发生了“易子而食”的人间惨剧。

Chun末夏至,东南沿海飓风频发,海啸阵阵,巨浪滔天。近海房屋田地均被海水吞没,沿海运输打鱼的船只多被狂风巨浪毁沉,葬身鱼腹者不可胜数。

东、南、西、北四方告急文书,象雪片一般飞送都城洛阳。

歌舞升平的皇帝赵东阁也着了忙,在温德殿紧急召集群臣,商议对各种天灾的应急处理和各处灾民的救急安抚办法。众大臣议论纷纷,忙着献计献策,气氛热烈。

突听一声异响,温德殿的大梁上竟凭空飞落下一条三丈长、盆口粗的黄底黑斑巨蟒,异响正是铺殿的数块金砖被掉落的蛇身砸碎发出的声音。要知皇宫大殿的铺地金砖是专窑专用,制作工艺极其复杂,故金砖比普通砖石坚实数倍,而巨蟒却能轻易碎砖,可见蛇体之坚实,蛇力之巨大。

“蛇妖现世”,满殿群臣在惊叫声中慌忙躲避。端坐龙椅上的皇帝赵东阁惊恐万状,一跤从龙椅上跌下,身体颤抖不止,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巨蟒头大如斗,双目如灯,昂首吐信,摇头摆尾,带着一股熏人的腥臭,向金光灿灿的龙椅游去。皇弟赵东窗飞身跃到龙椅旁,手携皇帝膀臂,一扭腰,已滑开一丈开外,口里大呼道:“救驾。”原来赵东窗与其兄爱好兴趣完全不同,皇帝赵东阁擅文,故虽有帝王之威,其实胆弱,赵东窗则自幼尚武,极有胆勇。

一道人影闪过,二品官贾似道飘身突前,双手扼住了巨蟒脖颈。巨蟒一昂头,腹内发出猪嗥般的嘶鸣。贾似道只觉一股巨力,将自身扯起,却已吊在了半空,贾似道无处着力,索性把双腿盘缠蛇身,双手死死扼住巨蟒颈项不敢松开。巨蟒又一声怒嘶,甩尾向贾似道身上抽来。危机关头,又一道人影闪过,三品官刘季鹰飞跃而至,五指如钩,一把抓住了巨蟒尾。同时间,另两道身影闪至,各制住一段蟒身,却是三品官朱令公和李无敌。巨蟒身体被四人制住,眼盯着龙椅,腹内猪嗥般暴鸣,同时将蟒身一卷,竟将四人紧紧裹缠一堆。贾似道等四人只觉呼吸欲绝,全身骨节欲碎,蛇力之巨大,非人力所能抗拒。

守殿禁卫鱼贯而进,纷纷持戈向蟒身又刺又砍,奈何巨蟒鳞甲坚硬,浑身如铁,任众禁卫砍刺,不动分毫。巨蟒不胜其扰,猛然翻身四滚,只听惨呼连连,众禁卫转眼已被巨蟒压死数十个,血流满地。而贾似道等四人被巨蟒又缠又滚,渐感头晕乏力,浑身如针刺蚁咬般疼痛异常,四人均不敢松手,犹自运起全身功力苦抗。

满殿众臣正在惶急,皇弟赵东窗悄悄在皇帝赵东阁耳边低语数句,一直慌乱不堪的皇帝终于镇静下来,立命捧剑大臣将镇宫之宝“倚天剑”交与赵东窗。赵东窗借得宝剑,稍一运内力,一道冷森森的剑芒立从剑身透出三尺,轻轻一挥,顿时满殿寒光闪耀。见此奇景,众皆惊奇,赵东窗也立即感到无尽的勇气从剑身传来,脑海里蓦然想起“汉高祖斩白蛇”的故事。

一声轻叱,赵东窗飞身跃起,手中宝剑如划过天空的流星,飞速向巨蟒亮如灯笼的双目刺去。巨蟒看到高速袭来寒如冰水的闪耀剑芒,也知不妙,腹内猪嗥声又起,口里突然喷出一腔黄色的毒涎,毒涎带着无比的腥臭,如突然涌起的黄雾。赵东窗看到蟒口突然喷出异彩,知道巨蟒喷毒,体内真气猛一运转,凌空一翻,以“上天梯”的高妙身法往上一纵,避过了蛇口毒涎。黄色毒涎落到大殿的金砖上,砖石立即墨黑迸裂,果然是奇毒无比。

此时赵东窗刚好翻到巨蟒脑后的半空中,而双目虽然避过毒涎,却也被黄雾略沾,竟变得模糊起来。依稀间,赵东窗瞥见巨蟒后脑与第一脊椎相接之处的黑色斑纹竟酷似一个大写的“王”字。一道闪念在赵东窗心头滑过,那个“王”字处,会不会是巨蟒的致命处呢?机会稍纵即逝,半空中的赵东窗忙将手中宝剑全力掷出。“倚天剑”划空而过,宛如带着尾巴的彗星。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垂死嘶吼,倚天剑刺穿了巨蟒后脑的第一节脊髓骨,死去的巨蟒放松了对四位救驾大臣的紧缠,蟒身软软地滑倒在地上。群臣忘情地欢呼,皇帝赵东阁也吁了一口气,殿顶的金粉被巨蟒临死前的怒嘶震得纷纷掉落,如雪般落在了蟒身涌出的黑色血泊中。

皇帝赵东阁蟒口逃命,既感皇弟等五人救命之德,又佩五人舍命之勇,事后赏赐如下:“倚天剑”赐于皇弟赵东窗,封其为一字并肩王,允其上打昏君下斩逆臣的特权;二品大臣贾似道护驾有功,升一品,封为护国公,给其先斩后奏的独力处置权,巨蟒尸首交由贾似道毁去;朱令公、李无敌、刘季鹰三人救驾有功,均官升一级,享受二品大臣俸禄。

巨蟒虽死,皇帝赵东阁却受惊染病,半月后才得全愈。护国公贾似道将巨蟒焚烧后深埋,却将蟒胆取出泡酒,将一半药酒献与母亲贾氏老夫人饮用,另一半药酒自服,并用利器切割得两大片未染毒血的干净蟒皮,请得巧匠做成两件蟒皮坎肩,准备作双胞胎幼子长大后穿着护身之用。贾氏老夫人原姓刘,正是除蛇大臣之一刘季鹰的姑母,自幼不爱红装爱武装,喜欢耍枪弄棍,原也是女中巾帼,服食巨蟒胆后果然功力大进。谁知巨蟒毕竟是毒物,蛇胆虽补,也不是常人身体可以消受,贾氏老夫人终究年老血衰,虽然功力深厚,也渐感身体不适,常有头晕呕吐之状,一个月后,肚皮上的肌肤竟生出蛇鳞状斑纹,四处求取名医诊治,肚上斑纹却总不见消去,贾氏老夫人为此每日烦恼。贾似道原本孝心,却弄出这等怪事,也只得四处求医问药,以解母亲之忧。

巨蟒的无妄之灾后不久,一向被和平安稳所掩盖的“人怨”,终于被四方频频的“天怒”所引发,各处灾民再也无法忍受饥寒交迫的痛苦,纷纷揭竿起义,地方强霸、绿林豪杰也趁乱纷纷造反。一时间国无宁日,烽烟处处,其中犹以中原的“黄巾军”,西北的“瓦岗盗”,西凉的“天狼匪”,东海的“锦帆贼”四支反军最为有名。

各地告急文书雪片般报入朝庭,皇帝赵东阁食不甘味,寝不能眠,苦思治乱之策,刚好的身子又焦得病倒,朦胧中,忽忆起那日大殿遇黄色妖蟒,皇弟赵东窗、护国公贾似道等五人斩杀巨蟒之事,浑身汗出如浆,病竟了好了七八分。

次日早朝,皇帝赵东阁强撑病体,钦赐赵东窗、贾似道、朱令公、李无敌、刘季鹰等五人兵符印信,令赵东窗为平东王,兼天下兵马都统制,以临安为基地,守护东南,令护国公贾似道为天下兵马副都统,以都城洛阳为基地,守护中原一带;令朱令公为扫北大元帅,以北平为基地,守护河北山东一带;令李无敌为征西大将军,以长安为基地,守护西北;令刘季鹰为镇南侯,以CD为基地,守护西南;

至此,皇帝赵东阁以为朝庭有五大柱石依托,各方乱民再不足惧,遂放下心来,每日游乐玩赏,或吟诗作画,或弈棋听音、或歌舞饮宴,以为天下太平。

一月后,护国公贾似道忽收到镇南侯刘季鹰寄来的一封家书,言青城派掌门太上天师极擅用毒解毒之法,镇南侯府特派人来接贾氏老夫人前往蜀中省亲,也顺便往青城山找太上天师治病。得此佳讯,贾似道十分高兴,马上告知母亲贾氏老夫人,老夫人也十分欣喜,当即打点行装,带着养女桃花、两个养子并几个心腹丫环,跟随镇南侯府派接之人往蜀中而去。

且说中原最大一股反军“黄巾军”的首领补天道人,原名陈角,本是河北巨鹿县一个不第秀才,因入山采药,奇遇一手持藜杖、碧眼童颜的老人,老人唤陈角至一山洞中,以天书两卷相授,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你当替天行道,拯救世人。”陈角拜问姓名,老人道:“我乃峨眉天公山玉神,特下山传徒,以除恶扬善。”说完,一阵风过,老人竟消失不见。陈角细观两卷天书,上卷为武道,下卷为医道,于是晓夜攻读,陈角不仅练得神妙武功,更修得高深医道。恰值四方天灾,病疫流行,陈角散施符水,为人治病,自称“补天道人”。补天道人有徒弟五百多人,云游四方,都能书符念咒为人治病,次后徒众越来越多,人数竟达四五十万。补天道人已得民心,即按玉神老人所托,打出“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旗号揭竿而起,果然四方百姓都头裹黄巾响应,一时间反军声势如星火燎原,迅速席卷中原数郡,号称“黄巾军”。“黄巾军”每攻陷城池,必斩杀贪官以息民怒,开仓放粮以赈民饥,如此义举,引得更多的四方贫民急急来投,八方好汉纷纷来效,义军的风头越演越烈。

事物总是在矛盾中前进,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而哪里有反抗,哪里就会迎来更大的压迫。势头最猛最劲的“黄巾军”,也终于迎来了最大的劲敌,这就是护国公贾似道、扫北大元帅朱令公、平东王赵东窗所率三支正规军队的联合围剿。“黄巾军”虽然来势迅猛,也毕竟只是仓促建立起来的农民起义军。所有非正规军队的缺点,如训练缺乏、组织涣散、纪律不严、胜则骄败则馁等不良特征,在“黄巾军”身上都可以找到,而贾、朱、赵三家官军,不仅兵精粮足、训练有素,且久经战阵,内更有奇人猛士相助,故虽然“黄巾军”人数占优,却连战皆北,锐气大伤。

“墙倒众人推”,“黄巾军”内部又出现了另拉山头的分裂状况,给了三家官家各个击破的大好机会,形势对“黄巾军”来说越来越不利。人心乱了,队伍也不好带,补天道人见“黄巾军”在三路官军围剿下再难有作为,遂决定采用“避其锋芒,攻其软弱”的游击战法,毅然率领反军主力突破三路官军重围,挥师西向进攻巴蜀,意欲与另一支强大反军纵横西北的“瓦岗军”会师,以挽回目前的颓势。不过,补天道人内心深处却藏着一个秘密,那就是渴望能在蜀中找到授书的神奇老人,以使自己渐渐黯淡的心,再次迎来太阳一般的光明。

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补天道人的入蜀大计很快被护国公贾似道识破,贾似道立献秘计奏上定夺。皇帝赵东阁闻奏大喜,立发两道金牌圣旨,一道发给坐镇长安的征西大将军李无敌,令其率军速攻“瓦岗寨”,以阻止“瓦岗盗”南下巴蜀的企图,并嘱李无敌遇事可自行裁处,只以剿灭贼寇为要;另一道发给坐镇CD的镇南侯刘季鹰,令其速率巴蜀之军,与贾、朱、赵三路官军会合,约期围剿“黄巾军”,务必在“匪军”入蜀前将之击溃剿灭。

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

贾氏老夫人一众到得CD就象一粒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湖面,竟泛起了一圈出人意料的涟漪。

且说三个月前,CD发生了一件轰动江湖的大事,CD巨头西门庆在光天化日之下竟被人活活打死。CD素来由有“CD六雄”之称的六大**家族霸占瓜分。六大家族在CD植根已近百年之久,从最初草莽时代的抢地盘收保护费,以及坑蒙拐骗、强取豪夺等非法手段敛财,渐渐过渡到转行插手正当生意赚钱,更渐渐把势力渗透进了官府的权力场,期间经过与其它大小帮派的火并争斗,逐渐脱颖而出成了气候,终于发展成今天“六雄”分霸CD的局面。

CD六雄的**势力公布,大致情况是这样的。城西为实力最强的西门家独占,西门家主要经营玉石及药材生意,原家主西门庆暴死,现任家主为西门庆之弟西门幽,西门家族核心家族成员250人,正式成员1000人。城东为实力第二强的东方家独占,东方家主要经营丝绸买卖,家主东方朔,有两女两子,长幼排序为东山小瑶、东方小琼、东方小山、东方小石,东方家族核心家族成员200人,正式成员600人。城北由北宫家和独孤家分占,北宫家是西凉远迁而来的羌族分支,一支驻留川北,另一支则来到了CD北宫家主要经营牛马行,家主北宫伯乐,有二子北宫岱、北宫岙,北宫家族核心家族成员120人,正式成员350人;独孤家主要经营兵器行,家主独孤英杰,有一兄长独孤求败,独孤求败有一女独孤傲雪,独孤家族核心家族成员160人,正式成员500人。城南由南宫家和上官家分占,南宫家主要经营赌场和妓院,家主南宫风吹,有一妹南宫风华,南宫家族核心家族成员130人,正式成员400人;上官家主要经营酒楼生意,家主上官嫣儿,有一弟上官飞,上官家族核心家族成员100人,正式成员300人,在六雄中实力最弱。

西门家近年出了一个非常厉害的**风云人物——西门庆,西门庆心狠手辣,霸气外露,不仅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更和镇南侯刘季鹰之子刘小鹰打得火热。借镇南侯之势,西门家强力打压东方家,又以“远交近攻”之策,暗中结好北宫家,削弱独孤家,更偷偷拉拢上官家,孤立南宫家。经过多次扩张实力,西门家渐成一枝独秀,在CD六雄中独领风骚起来。所谓月盈必缺,刚则易折,飞来横祸就在此时降临到西门庆头上。一天,西门庆在上官家开的CD最大酒楼“狮子楼”喝酒时,一武功绝高的醉酒大汉突然闯入袭击,西门庆不敌战死,贴身四护卫也被醉汉杀死。醉汉从容割下西门庆之头,提之穿行闹市,竟无人敢阻其锋。待得西门家人马闻讯杀来,醉汉早消失无踪,西门家仅收拾得西门庆的无头之尸,黯然而回。

老虎屁股也有人敢摸,西门家族大为震怒,西门庆之弟“青羊帮”帮主西门幽临危受命,继任西门家主。上任之初,西门幽立即从西门家族中抽调50名精英高手组建“追凶敢死队”,由西门家的顶级高手之一西门昏担纲,对敢死队下的死命令是三个月内务必抓获凶手,死活不论,也必须找回西门庆的头颅,否则西门昏提头来见。

两个月前,“追凶敢死队”因追捕凶手和挽救西门家族声威心切,加之西门昏残忍好杀,终于因缉凶的配合问题与CD的另外五大**家族发生摩擦,六大家族利益纠葛历来复杂,如此被“追凶敢死队”火上泼油,自然矛盾越发激化,趁火打劫者有之,浑水摸鱼者有之,小摩擦遂升级为大火并,多起巷战械斗因之而起,致数十人死亡,伤者近千。CD平稳的治安形势,一时间陷入了**动荡之中。

一个月前,本为前线**“黄巾军”而焦头烂额的镇南侯刘季鹰,对西门家族“后院放火”的恶劣行径极为不满,立即派兵请得CD六大家族家主到镇南侯府喝茶。茶毕,刘季鹰命令六大**巨头立刻达成停火协议,并责令西门幽马上解散“追凶敢死队”。镇南侯刘季鹰在巴蜀之地可说是一手遮天,镇南侯的命令就相当于不可更改的圣旨,平时趾高气扬的六大家主谁敢违抗?西门幽也不得不怀着恨怨,接受了这个不愿意接受的屈辱现实。

表面上看,“西门庆袭杀事件”似乎告一段落,行凶杀人的醉酒猛汉也凭空消失,再无音讯。而暗潮涌动之势,却正悄悄向CD这个古老的城市袭来。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三分天下梦》为作者李花之白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