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校园 → 方知此情最相思

方知此情最相思

方知此情最相思

花浮萍 著

连载中免费

方知此情最相思是由作者花浮萍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浪漫青春小说,小说方知此情最相思全文讲述了2020年的零点到来,姚思蔓已是迈过而立之年,却依旧为一人而始终孑然一身。她幽幽站在窗前,在跨年之夜独赏着烂漫烟火,黯然神伤地翻看着载满过去种种青春悸动的日记本,凌晨,她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忽生异象,转眼间,姚思蔓被一群彩蝶莫名带回了2004年的夏天,再一次重启了她的初中时代......时隔16年,她再次踏入那个本该熟悉,却突然陌生的校门......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此番回来,竟莫名其妙的开了挂,成了帅哥收割机!?看来是要左拥右抱了??不存在的,因为,她的心,冥冥中注定,此生只为他一人而动......30岁的她和他,一起穿越到了一个过去却又不完全一样的过去的奇妙时空里,再一次重逢。这一次,在经历种种之后,他们究竟是否可以不顾一切地勇敢说爱......

50.29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6/29

免费阅读
《方知此情最相思》是由花浮萍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浪漫青春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50.29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方知此情最相思小说主要讲述了:2020年的零点到来,姚思蔓已是迈过而立之年,却依旧为一人而始终孑然一身。她幽幽站在窗前,在跨年之夜独赏着烂漫烟火,黯然神伤地翻看着载满过去种种青春悸动的日记本,凌晨,她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忽生异象,转眼间,姚思蔓被一群彩蝶莫名带回了2004年的夏天,再一次重启了她的初中时代......时隔16年,她再次踏入那个本该熟悉,却突然陌生的校门......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此番回来,竟莫名其妙的开了挂,成了帅哥收割机!?看来是要左拥右抱了??不存在的,因为,她的心,冥冥中注定,此生只为他一人而动......30岁的她和他,一起穿越到了一个过去却又不完全一样的过去的奇妙时空里,再一次重逢。这一次,在经历种种之后,他们究竟是否可以不顾一切地勇敢说爱......

免费阅读

今夜深深,抬头望去,此时的天空与大地似是阻隔着一层厚厚的藏青色帷幕,几乎没能看到什么光亮。

姚思蔓站在卧室的窗户边上,无神的双眸中泛出一抹黯然之色。

她抬起自己那双白皙素手,幽幽掀开那席印染着彩蝶翩然起舞的双层纱帘,若有所思的凝视着楼下街道上那一群手舞足蹈的行人。

他们成群结对的高歌着,欢笑着,时不时欢快的跺脚,偶尔淘气的拍拍手掌,游荡穿梭在昏黄的街灯下,身上倒映出绚丽缤纷的圣诞彩灯的闪烁光影。

看着楼下这些欢快的身影,姚思蔓的内心深处却越发的酸涩了起来。

再过片刻,2020年就将到来,而她也马上是要奔三了。

如此一算,她随父母定居于法国,竟不知不觉地已是度过了十二记寒来暑往。

她心思沉沉的缓缓将掌间的纱帘固定在窗户两侧,而后回到书桌前坐下。

一抬眼,她便是看见了镜中的自己。

姚思蔓的身上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忧郁气质。

她生的皮肤白皙,面容清秀,一双美眸,清澈的似是不染一丝凡尘俗色。

秀挺的鼻子下,生着一张薄厚适中的柔唇,透着一种轻浅粉色,虽说看着有些欠缺血色,却也不失别具一格的娇柔之美。

可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右脸上的那一个红色的蝴蝶状胎记。

其实依照如今发达的整容技术,像姚思蔓脸上的这种红色胎记本是可以利用激光将其去除的。

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若论及姚思蔓,她平日里也是一个爱打扮的人。

然而,她却硬是将这块碍眼的胎记留到了今日。

她的这一令人费解的举动,追根其源,却只是因为他在十几年前在她耳边说过的那一句话......

她愣愣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轻轻抚摸着自己脸上的胎记,两道秀眉微微蹵起,眸中悄然渗出一层水雾,而嘴角却是微微掀一丝极为好看的弧度。

一段遥远美好的往事在她脑中落幕,接着又是无数个其他的回忆在她混沌的脑海中接连闪现,令她心头忽的涌出万般滋味。

在这样独处的深夜,她总是想他的。

但是也不知怎么的,今夜的她对他的思念却是格外,格外的浓郁......

也正是因为姚思蔓深知自己的心里深深藏着一个少年的身影,才使得她这十二年以来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单身之路,从来不愿接受其他异性的任何示好。

虽说姚思蔓自小就有些自卑,但行事却一向很有主见。

既然她清楚自己已是给不了别人真心,就定然不会再胡乱闯入别人的情感世界......

此生,她只愿求得一心人,情义相浓的共度一生。

可惜,那一人,却终究还是不知怎么的错过了......

“小蔓?”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姚思蔓卧室的门外传来。

姚思蔓闻声,赶忙拭了拭自己眼角的余泪,平了平自己心头的残愁。

她缓缓起身,转声轻步走到门边,将门开启。

“妈,怎么了?”

看着姚妈***表情,她虽说心中已是有所猜测,却仍旧故作不知。

这么些年来,姚思蔓虽然嘴上不说,却深知自己内心对过去那份感情的过度执拗在某些程度上,多多少少是有些伤到了姚妈***。

故此,对于姚妈妈,姚思蔓是有些心存歉意的。

而这么多年以来,姚妈妈只知女儿迟迟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却全然不知此事发展至今并非天意,而是人为。

要说姚妈妈被蒙在鼓里也没什么奇怪,毕竟,姚思蔓实在是隐藏的太深了。

在姚妈妈那辈人的思想中,一个人定是要找个合适的对象过日子的。

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姚思蔓父母这辈人眼中,乃是至理名言,也是一个人在这世间最正确的处世之道。

姚思蔓自知自己是无力将自己的“叛逆思想”成功灌输进父母的既定思维之中,也清楚一旦挑明真相,无疑是在为本就混乱的三口之家雪上加霜。

就是因为姚思蔓将事情看的很是通透,所以她总是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应对着现实中面临的各种催婚。

只是,在近些日子里,心细的思蔓姚确是明显感觉到了那种遗憾与不放心的神情在姚妈***眼中是出现的越发的频繁了......

人非草木,更何况是面对亲生母亲,姚思蔓自然是无法做到视若无睹的。

所以,当面对姚妈妈这等神色之际,她的内心总是莫名泛起复杂波澜,心绪难宁。

事实上,姚思蔓也是个孝顺的女儿,性子温和,也很是顾家。

2008年的那一季深秋,她刚满十八岁,也刚上高二不久。

但是,她却不得已的需要远离故土,远赴法国了。

自此便是一直飘荡在别国他乡。

在姚思蔓来法国一年后就顺利考取了驾照,并帮衬着父母开起了第一家服装店,由她负责店内店外的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

只可惜,由于姚思蔓一家经验全无,再加上地段错选,店里的生意自营业起就是惨淡至极。

当时的她,日日都盼着生意能有所起色,却无奈仅仅半年光景就已是将辛苦所得的多年积蓄挥霍殆尽了。

姚思蔓清楚的记得,在最困囧的时候,爸爸依旧是偷偷拿着家里所剩不多的钱去外面赌。

一出门,便是一整日不着家。

那时候,姚妈妈在家中涨红着脸,歇斯底里地冲着爸爸怒吼的样子,姚思蔓至今难以忘怀。

作为女儿的姚思蔓只能在心中暗自心疼着妈***遇人不淑,却是什么也改变不了。

她既不能改掉爸爸赌博的恶习,也不能干涉上一辈人的婚姻。

在那一段昏暗的时间里,姚思蔓只能独自隐忍着心中的郁郁不乐。

所幸在后来新开的另一家服装店的生意还算可以。

于是,姚思蔓一家三口在这七八年间,又慢慢积攒了些积蓄,也在法国购置了一个小家,日子才过的慢慢舒适了起来。

这些年里,姚思蔓用单薄的身子撑起了这个小家,费尽心力的打理着自家店铺里大大小小的所有事情,从来都是任劳任怨,亦是心甘情愿。

对于爸爸,姚思蔓的内心是隐隐藏着一丝怨恨的。

而对于妈妈,她却是不愿意让她再为钱而发愁。

如今,眼瞧着店里的生意已然稳定,不懂法语的爸妈终于也是可以马马虎虎应对那些上门的顾客了。

姚思蔓便又在心中盘算着自己再出去找份工作,好再多为家里添些收入。

毕竟,姚思蔓一家人原先在老家的房产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被姚爸爸败光了。

而姚思蔓却很清楚,姚妈妈虽然嘴上从来不说什么,但心底里还是非常希望能在国内买下一个能够安度晚年的小家的。

正因着这层原因,再面对国内如今高昂的房价,姚思蔓自然是要为父母的晚年早些做打算的。

然而,虽说姚思蔓如今的生活相较过去的那些年而言,已是大有改善,但家中却依旧是吵吵闹闹,鸡飞狗跳。

姚爸爸依旧会偷偷从店里拿走一些钱,依旧会莫名其妙的失踪不见。

姚思蔓也算不上是个不孝之女,只是在她的观念中,始终认定了婚姻之事不该是儿女拿来孝顺父母的一桩筹码。

所以,尽管知道自己的母亲为自己的婚事发愁,她却始终“大逆不道”的在暗地里将那些个别人好心介绍来的“合适对象”拒之门外。

她有时候看不太明白。

婚姻难道不该是两个人情到深处,决定要一世相守,才满心欢喜地订下一纸契约的吗?

怎么好些人为了孩子而勉强度日,也有些人为了父母开心,而凑活在了一起,更是有好些人只是为了搭伙过日子,就随便找个可以过日子的人就结婚了......

对姚思蔓而言,除非是她心头所爱,否则,她是万万不会因为世俗的“应该”而与任何人在一起的。

她的性子,就是这么刚毅,既无法对一个自己不爱之人虚情假意的逢场作戏,也不愿意假装幸福的活给别人看。

她的心思自小时候起便是极为简单,只是求个随心而活罢了......

姚妈妈拿着手机,拉着姚思蔓在床边坐下。

“来,小蔓,把这人的微信加上。”

说着,姚妈妈便是伸手向姚思蔓讨要手机,继续道:“今天我跟丽(姚思蔓的表姐)提起你的事的时候,她在微信里给我发了这个小伙子的名片,说是知根知底的。我瞧着挺不错,要不......你们聊聊?”

姚妈妈坐在姚思蔓边上自顾自说着。

姚思蔓也没多说什么,不慌不忙的从睡衣的口袋里掏出手机,当着姚妈***面便是加了对方好友。

“看,加了吧?我会和那人聊的。”

姚思蔓温顺的“接受”了姚妈***“一片好心”,淡淡道。

而姚思蔓可是非常清楚,只要自己与人聊微信的时候少发表意见,多说些“哦”,“嗯”之类的应付字眼,这人定然又是无需三两天,便可以悄无声息地打发了。

这可是她这么多年来屡试不爽的暗招。

虽然她也觉得这般阳奉阴违的对待自己老妈不太好,可毕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与其让两辈人因为思想观念不同而僵化了彼此的关系,倒不如就像现在这样。

虽说姚思蔓这等行为显得有些处心积虑,却也成功守护住了她们母女两人之间的和平共处。

姚妈妈任务完成后,原本准备起身回房,又觉得有些放不下心,转而再次作多交代了一句,“这次可要好好表现啊!别又没下文了,你可得知道你现在已经三十岁了!多上点心!”

姚妈妈拍着姚思蔓的手背,嘱咐的一脸认真。

姚思蔓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违心的点了点头。

姚妈妈见状,这才面容缓和的起身离去了。

“妈,你真的觉得结婚就能让人幸福?”

不料,正当姚妈妈刚踏出卧室房门之际,姚思蔓却颇有深意的望向她离去的背影,忽而低声沉沉的开口。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方知此情最相思》为作者花浮萍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