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武侠 → 大漠侠影

大漠侠影

大漠侠影

精品先生 著

连载中免费

大漠侠影是由作者精品先生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武侠小说,小说大漠侠影全文讲述了众人瞧了半天之际兀自瞧不出个所以然出来。忽闻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传来:“瞧他们这般斗下去,只怕斗到明日亦难分胜负,今日这场不如算作平手如何。”那声音宛转悠扬,如莺声燕语般在的众人耳前余音袅袅的响起,众人向那声音望去。只见一少女笑吟吟的向着李思竭等一众人说道。那少女约莫二八年华,只见一袭翠绿色的长衫将那少女婀娜的身躯裹起。那长衫下摆似以金丝绣着一只黄莺,显得那少女机灵狡黠。那少女缓缓向李思竭等人行来,只见她眉目如画、明眸酷齿,一头青丝挽了一对发鬟以淡黄色束发之环缚之垂于双侧,煞是清明艳动,更似那九天仙女下凡般向中李思竭等众人行来。

71.19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6/29

免费阅读
《大漠侠影》是由精品先生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武侠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71.19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大漠侠影小说主要讲述了:众人瞧了半天之际兀自瞧不出个所以然出来。忽闻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传来:“瞧他们这般斗下去,只怕斗到明日亦难分胜负,今日这场不如算作平手如何。”那声音宛转悠扬,如莺声燕语般在的众人耳前余音袅袅的响起,众人向那声音望去。只见一少女笑吟吟的向着李思竭等一众人说道。那少女约莫二八年华,只见一袭翠绿色的长衫将那少女婀娜的身躯裹起。那长衫下摆似以金丝绣着一只黄莺,显得那少女机灵狡黠。那少女缓缓向李思竭等人行来,只见她眉目如画、明眸酷齿,一头青丝挽了一对发鬟以淡黄色束发之环缚之垂于双侧,煞是清明艳动,更似那九天仙女下凡般向中李思竭等众人行来。

免费阅读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剧情部分引用历史,为完善小说情节,部分历史、时间、地点、人物均有所修改。

引子

白雪皑皑、冰封大地,屋内一老妪瞅了眼屋内空旷的四壁,叹了口气,望向窗外。鹅毛般的大雪依然漫天飞舞,把四周的景色装扮的银装素裹、煞是美丽。“

如果时间能永远的停留在这一刻多好啊”老妪自言自语道。

“哎,这日子是没法过了,战争不断、苛捐杂税、土匪横行,今年的庄嫁又没收成,也难怪你有这种想法。”屋内一角蜷伏着一老汉接口道。

这是一对吴姓老夫妇,平日里男耕女织,老汉偶尔去猎个山猪野兔之类改善生活、大富大贵谈不上,日子倒也过的消遥自在。而如今战事不断,天气异常,每日的生活过的提心吊胆,如今老两口都已年过半百,一双子女亦不在身边为伴。更显得日子凄凉无比。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这对老夫妇的深思。妇人走了过去,把门打开,进来了一个同样年龄的庄嫁汉。

“老吴,听说没有,南面又打起来了,听说是闯王的一队人马就快要来了。”庄嫁汉一进门就打雷般的声音向着老夫妇说道。

妇人闻言,面露喜色说道:“闯王来的好啊,日子可是要解放了。”接着唱道:“朝求升,暮求合,近来贫汉难存活。早早开门拜闯王,管教大小都欢悦。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吃他娘,着她娘,吃着不够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大家快活过一场。”两个汉子也不由一起唱了起来。

“老伴,你弄些酒菜、我和老罗喝几口”吴姓老汉向妇人言道。妇人应了声后闪到厢房忙活一阵后。端上几碟小菜,烫了一壶酒,走了出来。

“老吴,你儿子在外面,你说会不会也在闯王的队伍中。”罗姓老汉问道。

“难说啊,前几年远儿还带话回来,说拜的明师、苦练武艺,近几年都不会下山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吴姓老汉提到他儿子时自豪的说道。

“哎,你儿子如今可算好了啊,我家小五子比你儿子还大几岁,十年前从军后,至今音信杳无,也不知如今怎么样了。”罗姓老汉一脸提扰的叹口气道。

“儿孙自有儿孙福,别想那么多了,趁热吃菜吧。”一旁的妇人劝道。

三人喝着聊着,说起谁家的闺女被山里的土匪糟蹋了,回来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过。谁家的小子被县老爷的三姨太看中,被县老爷知道后打的只剩一口气,至今仍躺床上不能动。又有谁家的小子被一大户人家冤枉入狱,后被一游侠救了后,烧光冤枉他的那一户大家等。

时值崇祯九年,距天启爆炸已过十年。朝堂奸阉之祸逐渐澄清、正是百业俱废、万物更新之期。朝野上下各自精神气爽、各路官员纷纷走马上任,应是一片大好河山之景象。然而北有满

清辫子军虎视耽耽,大有南下取代大明天chao,江山易主之势。民间亦是战火纷繁、民间各路启义不断,更有陕西、四川等部分重地均以失守。而朝堂之上文官把持朝政,不思平乱,各派各系

关系错综复杂,明争暗斗,大好河山岌岌可危。崇祯皇帝可谓用尽心力、意图复兴明室、奈何即便付出全部的精力与庞大的文官集团相抗争,仍无力扭转乾坤。

巍巍华山,崇山峻岭、悬崖峭壁、层峦叠嶂、巍然屹立。雪花飞舞,把整个华山裹的更是平添内分磅礴险峻。

华山朝阳峰一石台上,一青年正在练剑。那青年每刺出一剑,剑尖上依附着一朵淡淡的雪花,似把雪花刺穿而不融化或消失。青年望着剑尖的淡淡雪花,大喜过望,再次刺出之时却以刺不透雪花,不禁颇为失望,陷入了沉思。

这青年约莫二十出头,名唤吴昌远,十年前年仅十余岁时负气离家外出。一路上,渴了喝山泉,饿了吃些野果,打些野兔,路上正值多事之秋,战事横生,匪人横行。这少年一路之上躲官兵、避土匪。睡过荒郊野外,倒也平安的来到了长安府。这里人头攒动、门庭若市,人流络绎不绝,路边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煞是热闹。

吴昌远寻思,大老远的出了远门,一路上盘缠都以用尽,只有一身力气能做些什么呢?正寻思之际,看到不远处有人在耍杂技,他围了上去,却是两个大汉在表演胸口碎大石。

那两个大汉表演的颇为精彩,四周看客掌声喝彩声不绝于耳。表演完毕,一个大汉托着铜钹向四周的人群转了一圈,来到了吴昌远面前。

吴昌远一楞说道:“这位大哥,小弟初来乍到身上盘缠以用尽,能否跟着大哥一起混口饭吃。”“你会什么呢?”大汉犹豫了一下问道。“我虽然不会什么功夫,可是我会吆喝啊,你们表演的时候,我在一边叫喊怎么样?”

大汉认真的看向吴昌远,发现这小子人虽然小,但长的到也眉清目秀、看身材到也墩实,人看起来也挺憨厚。他看向了另外一个大汉。

另一个大汉点头道“你要跟着我们也行,只是干我们这行的很危险的,你怕不怕?”吴昌远道“能学到功夫,又有东西吃,我当然不怕了。”自此吴昌远跟着两个大汉学起了武技表演。

匆匆一个月时间,吴昌远知道这两个大汉是两兄弟,哥哥叫梁力行,弟弟叫梁力走。兄弟俩因天生神力,每次表演都是用真石头,因而长安府知道他们兄弟的人到是不少。

这日,吴昌远随梁氏兄弟来到了闹市开始表演了胸口碎大石,表演结束后,吴昌远托着铜钹儿向四周收了铜钱,到一青年公子面前。

那青年公子一身黄色的锦衣,面容俊美,只是嘴边一颗指甲大的黑痣大大唱响他的丰姿,他在腰间更是悬挂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佩。更增加了几分优美之态。吴昌远看其不象无钱之人道“有钱给钱,没钱赏光。”

那青年公子道:“我既不想赏钱,也不愿赏光,你看如何?”梁力走道:“朋友是来砸场子的了。”那青年去不回声,向一旁的中年汉子说道:“黄老师,你看他们的表演如何?”那黄老师说:“也就是稀松平常的三脚猫罢了。”

这青年公子名唤师光茫,乃长安府大户师家师二公子,那黄姓汉子却和师家大公子同门学艺,今日听得师二公子言及长安府一对卖艺的兄弟如何目中无人,岂料看后却大失所望。本想扭头即走,却扭不过师二公子的软磨硬泡。

师光茫瞧向那欲瞪出火光的梁力走一眼道:“我瞧黄老师一巴掌就能把你们兄弟拍个半死,不服气可以试试。”他火上浇油的说道。

梁力行行走江湖多年,刚出道倒也碰过不少砸场子的,都被兄弟俩一身横练的功夫挡住了,如今这人既然既然能看出是真石头而出言挑逊,不由得向那黄老师打量了一番。却见那黄老师双目炯炯,精神焕发、天庭饱满。一瞧就是一大有来头的人物。梁力行不由踌躇一番。

“怎么,不敢了,不敢以后就别让我再长安府看到你们。”那青年公子鄙夷的说道。梁力走闻言不由大怒,说道:“老子还就不怕了,就让你打一掌如何。如果你打不倒老子,老子要伤了你可不负责。”

梁力行拉了一下梁力走却没拉住。脸上担忧之色溢于言表。梁力走走向圈中。那黄姓中年汉子缓步走向圈中。

他向梁力走笑道:“你可要准备好了,我这一掌打你的胸口。”言毕轻轻地向梁力走拍去一掌。却见那梁力走倒飞出十数米之外,七窃流血,看来命不长矣。

围观众人面色大骇,这人随便一掌便将能胸口碎大石的梁氏兄弟之一拍个半死,那可是真石头啊,这人是什么来历。

就在众人骇然之际,忽然从人群中窜出一条身影向梁力走掠去。那人眨眼间在梁力走周身拍了一遍,又取出了一颗药丸弹入梁力走口中。这时梁力行与吴昌远二人才奔了过来,认出这人是在给自家兄弟治伤。梁力行向那人影抱拳道谢一番后,才看向那条身影。

只见那是一个老者,人若目鸡,看似没精打采有气无力般,又似睡眼惺忪仿佛未睡醒一般。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一眨眼间奔出、止血、推拿、救人、喂药等动作一气呵成,怎么也难相信此人身手竟会如此鬼神莫测、匪夷所思。

那老者向梁力行道:“他命应该保住了,能不能恢复就看他的造化了。”

老者说完,看向那黄姓汉子说道:“老夫久不理尘事多年,不料今日却见形意门的高手在此一展拳脚,老夫看的手痒,不知能否接大侠一掌。”

那黄姓汉子暗自思量,看这老汉似是形容枯槁、心力交瘁,实则是深不可露。原本应师家子弟之约,帮他教训一下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兄弟一番,却不料竟有如此一大高手隐藏在此,若早知如此,借他十八个胆子也不敢强行出头。如今自己已是骑虎难下,当下抱拳向那老汉说道:“不知前辈高姓大名,前辈若肯出手指点在下,在下也是求之不得,只是前辈既知在下出自形意门,再要指点在下,晚辈怕我门中长辈们不肯谅解在下。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如何。”

黄姓汉子这番话可谓是说的不吭不卑,他自知不敌眼前这老者,一再提出形意门的长辈无非是想告诉对手,你今日如果打了我,他日我形意门的高手自会为我出头。今天的事就此算了。

那老汉说道:“少拿形意门来说事,你形意门的几斤几两还不在我眼中。也罢,今日我若出手,也会落下个以大欺小的骂名,这样吧,我让这位小兄弟接你几掌如何。”说完指向一旁的吴昌远。

黄姓汉子一怔,如果是你出手,我到还真不敢动,可让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来送死,但又不能再打伤这小子。又再寻思,他既知自己一拳能将那力壮如牛的梁氏兄弟拍个半死,他还遣这这小子上来,莫非他有十成的致胜的把握不成?他暗自打定主意,对方可能真怕形意门了,让这小子上来也无非是找个面子,今日若不伤这小子,看来事情总有商量回旋余地。

他主意一定,站在场中,静候对手。老人看到那黄姓汉子面色转了几圈,最终平静的站了出去,就知道那汉子以想好计谋。他知道那汉子不敢伤那孩子,但又知那孩子伤不到那黄姓汉子,向吴昌远道:“孩子,你过来,我教你三招,你去把他打翻。”

那黄姓汉子和师光茫闻言相视一笑,原来是现学现卖,更加肯定对方原来是怕形意门来着。他平静的看着老汉和吴昌远。

吴昌远走向老汉道:“伯伯,我怕我学不会,给您丢脸。”那老汉伸手拉着少年的左手道:“不怕,这三招很容易学的。”

吴昌远正要开口,忽然一股热流自左手传来,经手至掌、臂、肩、胸,最后沉入了小腹之中。又觉手臂说不出的酸胀舒服。正欲开口说话。耳边又听到那老汉的声音,“时间紧迫,你不要动,我只能给你打通左手的经脉,让你学起那三招快一点。”

他哪知道老人乃用自身内劲自其掌心劳宫、大陵、内关、曲泽、天泉等穴至中府、天池、期门、大横等穴最终流至丹田。他若识得一点武学基础,就知今日乃是得天了天大的机缘。

过了片刻,吴昌远只觉得那股热流在左臂至小腹处转了几转,渐渐的感受不到时,那老人开口道:“你注意看,这就是我教你的三招。第一招云挥万里。第二招,蟒蛇缠身,。第三招拍山倒海。这三招你只要学个形似,打倒那小子以绰绰有余了。”老人说完摆出了几个姿势。吴昌远练了几遍后,老人说可以了。

吴昌远走到那黄姓汉子面前,黄姓汉子目睹着老人教了这小子几个姿势,看起来挺招数奇妙无比,但以这小子丝毫不通武学,又是现学现卖,又岂能掌握不到这三招的精髓,更何况这小子内力毫无,纵使给打中几下,也如同搔痒挠肉罢了。

他笑眯眯的说道:“小子注意了,我第一招还是刚才那招。”仍然是那轻飘飘的一掌向吴昌远胸口击去。

他自知在那老汉面前可不能下狠手,即便只用了一分力,也怕把那少年给伤了,可手臂刚挥出,忽觉肘间少海穴一麻。这一掌拍是拍了出去,可拍出去以是软弱无力,即使打到对方,只怕对方用不还击,自己这条手臂只怕是也会疼痛不已。

然而事情比他所想还糟,那一掌刚尚未击到那少年,却见那少年左手一挥,正是那新学的云挥万里,只见那黄姓汉子如腾云架雾般滚在一旁,蜷成一圈。那少年一招既出,二招又至,一跃而上,正是那蟒蛇缠身,两只手臂猛犹如蟒蛇般将那黄姓汉子死死缠住,动弹不得。接着第三招拍了出去,可不是那拍山倒海又是哪招?

众人只听得一阵骨骼断裂声自那黄姓汉子身上传来,却是那黄姓汉子竟已被吴昌远这三招将双手手臂皆以打折。

吴昌远这三招使完,一脸茫然,看着身边的黄姓汉子,却不知自己轻易间竟将一大高手打的臂骨尽断,躺在地上翻滚不已。他自不知当他出手之际,那老者以轻轻的点向那黄姓汉子一指。更是得以老者打通手臂的经脉,内力虽无,但左手却也力大无比,更何况一条手臂却狂似灵蛇般以灵活无比。

那黄姓汉子向老人和吴昌远道:“今日折在你手中,他日我门中长辈必来领教高招。”那老人道:“别人怕你形意门,我还倒正想领教领教,你回去告诉你门中长辈,就说华山柳平凡随时在朝阳峰恭候。”

老人转身正欲离去,梁力行拉着吴昌远,身那老人拜了下去,说道:“这里我们也呆不下去了,求师父收留我们吧。”

柳平凡道:“我生平曾立下誓言,此生永不收徒,除非你们能打破我的誓言。”梁力行道:“师父有何誓言,请吩咐,我兄弟纵使赴汤蹈火也再所不辞。”

柳平凡道:“现在说这些还尚早,你们既然没地方,就跟我去华山吧,你兄弟在那里也好养伤。”

梁力行去雇了个马车,将兄弟抱起,放入车中,又让老人和吴昌远也上得车中,一路上向华山行去。

到得华山脚下,只见那群峰挺秀、山势峻峭,壁立千仞,仅一条一人宽的小路攀岩直上,更有多处连小路都以寻觅不得。

众人辞去车夫,向山上爬去。好在梁力行神力惊人,耐力十足,背着一人也不觉得丝毫沉重。吴昌远虽然年幼,但这几个月的强身健体,再加上左臂经脉俱通,爬起山来倒也不觉得如何。

众人越向上路越来越险。此时已无小路,梁力行和吴昌远也越来越心慌力乏。老人也不多言,先跳至上面岩石垂下绳索,拉着三人上来,到得后来,老人更是背着梁力走。只见那老人背负一人,竟似不缚重物般在山间窜来跳去,速度丝毫不见影响度。更是在梁力行和吴昌远无法攀爬之时垂索相助。梁力行和吴昌远在老人的帮助下,终于来到了山顶。自此,吴昌远和梁氏兄弟在华山住了下来。

吴昌远回过神来,想到这十年的经历,自和梁氏兄弟上得华山,梁力走好在年轻力壮,体格异于常长,又有柳平凡这等高手相助,伤势恢复的倒也颇快。

吴昌远因在机缘巧合之下,拜得柳平凡为师。这十年期间,老人倾力相授,学得华山十六式。这十六式是:挡字决、戳字决、点字决,切字决、缠字决、扣字决、挥字决、拍字决、封字决、拐字决、锁字决、卸字决、拂字决、吸字决、粘字决、劈字决、这十六式亦是华山武学的基础,不仅适用于拳脚功夫,刀剑器械也能自由运用。当年击倒那黄老师的三招即出自这十六式的挥字决、缠字决、拍字决。

而梁氏兄弟虽无缘拜入华山,却也做了柳平凡的长随,得到柳平凡的不少指点,兄弟俩的体能也开发了十之七八,比起吴昌远虽颇有不如,但亦非昔日之吴下阿蒙。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大漠侠影》为作者精品先生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