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江深闻鹧鸪

江深闻鹧鸪

江深闻鹧鸪

覃浠 著

连载中免费

江深闻鹧鸪是由作者覃浠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江深闻鹧鸪全文讲述了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家国天下,悲剧莫以天下悲剧为大。而个人悲剧,莫如以一己之力对抗天下倾颓浪潮为大。天意如刀,世事如棋。若这世间真有玲珑棋局,让她以己之身与天对弈又何妨?哪怕无一人挂心,无一人挂怀,哪怕是天煞孤星,身体孱弱年寿难永,若能侥幸胜天半子,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31.61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6/29

免费阅读
《江深闻鹧鸪》是由覃浠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31.61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江深闻鹧鸪小说主要讲述了: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家国天下,悲剧莫以天下悲剧为大。而个人悲剧,莫如以一己之力对抗天下倾颓浪潮为大。天意如刀,世事如棋。若这世间真有玲珑棋局,让她以己之身与天对弈又何妨?哪怕无一人挂心,无一人挂怀,哪怕是天煞孤星,身体孱弱年寿难永,若能侥幸胜天半子,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免费阅读

腊月廿三,金陵。

虽说临近年关,诸多年货尚要置办,许是大雪封路给来往行人带来诸多不便,正午时分路上竟是连个人影都少见。

忽听一阵马蹄声不绝于耳,众人自然是扒着门缝好奇张望。

原是金陵裴府的大公子裴子轩今日回京了。

金陵裴府虽然不大却也着实不小,虽然祖上没有荫封,但好歹府上主事的老爷是实打实吃着皇粮的。虽说只是个五品的光禄寺少卿,好歹在官宦世家里面也算是排在中间的。

不是什么跺一脚地面都要晃三晃的角色,却也是个山中无老虎时的小霸王。

裴府的大公子从戍边回京了,自然是个大消息。

一时间街坊邻居都在议论大公子回来该寻哪家亲事,裴府这边也照样没闲着。上上下下进进出出好不热闹,独独四姑娘裴子晗的院子清攸阁里冷冷清清不见人影,只有四姑娘一个人临窗坐着,若有所思。

忽听门外有拍雪的声音,不多时进来一个丫鬟,搓着手边走边抱怨:“大公子回来的可真赶得好时候,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这个时候回来……”话音未落,裴子晗已经打断了丫鬟的说辞:“萧萧!”

“姑娘……”萧萧噘着嘴嘟囔着,“奴婢忙前忙后的也没见着他们想着姑娘一点。”

“我要你去帮忙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裴子晗从书本中抬起头来,心平气和的说:“既然已经受了苦挨了累,就别为了嘴痛快让人家心里面厌烦。”

“知道啦,我的好姑娘,”萧萧见自家姑娘有些生气,连忙赔笑着答应,心里只盼着菁菁能早点回来替她挡着点自家姑娘的火气。

裴子晗看着自家婢女的样子也懒得管她心里弯弯绕的小心思,只是转头看着窗外还在下的雪没有说话。

菁菁抱着几件湿衣服走进来抱怨:“都说瑞雪兆丰年,我倒是从未见过哪有半分祥瑞之处,无非就是惹了一堆麻烦事。萧萧那个懒丫头呢?叫你收衣服你都能忘,如今外面下了雪,怕是要再洗一次了。”

裴子晗微微皱了皱眉:“亏得咱们院儿里素来没什么人进出,要不然你这话让别人听了去可是要挨板子的。你在这含沙射影的说我大哥哥做什么?难不成人家那公子哥儿还惹到你了?”

“说的就是他那个魔王,平日里不见得回来一次,每回来一次都要让全府上下陪他一起折腾,真搞不懂老太太究竟喜欢轩哥儿哪里,要这般随着轩哥儿的性子来。”菁菁一面整理衣服一面说道。

“还能为了什么,无非是仗着是老太太嫡亲的孙子不是?”萧萧在一旁帮腔。

听着自家婢女的再三抱怨,裴子晗只觉得好气又好笑:“且不说大哥哥是咱府上唯一的男丁,就是嫡出公子这一条就足够他在这个家横行了。怎么,今天你们又在栖坞阁那边受了什么气,非要在这儿说三道四的扯上几笔才肯消气?”

“还不是二姑娘,在依云阁里哥哥长哥哥短叫得好生肉麻,要……”

萧萧只说了一句就被菁菁叫住:“平白无故的同姑娘说这些做什么?晼姐儿在自个儿院里做什么也是你能嚼舌根的吗?说出来只会污了咱们姑娘的耳朵。还不去把我刚刚抱回来的湿衣服拿下去再洗一次?你个懒鬼我让你拿衣服这么大的事儿你也能忘了,不然哪里会费这二遍事还要重洗一遍?”

萧萧嬉笑着讨饶:“姐姐息怒,奴婢保证没有下次,这就去给姚妈妈送去。”

菁菁瞪了萧萧一眼:“还不快去?”

“诺!”当屋里的听到这一声回应的时候,萧萧已经一溜烟的跑出了清攸阁这院子了。

“萧萧别的本事没有,跑跳倒是在行的,”菁菁看着萧萧离开的方向笑着摇头,“姑娘下次可别惯着她无法无天了,如今萧萧心情不好了就是连大公子都敢说三道四,这以后……”

“她无非就是想自在一点,就随她吧,量她也只敢在咱们清攸阁胡闹了。”裴子晗笑道。

“那倒是,奴婢会看着她不让她给姑娘填麻烦。”

裴子晗点点头:“你也是一样,也别总拿自己和萧萧比。你好歹是外公身边的人,同她这个裴府的家生子终归还是不一样的。可千万别跟着萧萧做那些失礼逾矩的事,咱不能丢了江府的脸面。”

“诺,姑娘。”

菁菁见自家姑娘神色恹恹,连忙取了火盆和手炉一一放好,取了斗篷给自家姑娘披上:“金陵的冬天不比老家,阴冷得很。姑娘就是要看辛弃疾的诗也不差这么会儿的功夫,如今大公子回来了,只怕大夫人那边就是连姑娘的药也未必记得了,姑娘注意身子才是最要紧的。”

“病了也没什么不好,正好寻个清静,也省得走亲戚这桩烦人的差事了。”

“姑娘!”

“我知道我知道,”裴子晗拍了拍菁菁的手示意她不要激动,“我知道你怕我常年不走动,人家都不记得有我这个人了。可你也知道,你们家姑娘最害怕的就是唇枪舌战,尤其是走亲戚那种,一群人心怀鬼胎的坐在一起,拼着家室比着父母家长里短的说个不停。可怜我这个爹爹不亲奶奶不疼的,就不去凑这个不自在的好。”

“姑娘总是有自己的道理,可不管姑娘今年说什么都是要去走亲戚的。听说老爷要给大公子说亲,今年咱们府上的年绝对不一般。”

“算起来二姐姐过了年就快及笄了。”

“是啊,这个年可有大夫人忙的了。”

裴子晗再没说话,只是看着桌子上菁菁还没来得及收拾起来的辛弃疾诗集神游。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想她自己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嫡女,亲娘早死,自己又体弱多病,无依无靠除了在这里看些诗文讨点口舌之乐也没什么能做的事情了。

正胡思乱想着,萧萧走进来说:“大夫人说大公子回来给三位姑娘带了礼物,差人来请姑娘们去前院。”

“我原本想着还能再推脱半日呢。往常大夫人可不会过来催我,都是恨不得永远不见的才好。这次怎么还上赶着起来了?”

“许是老太太的意思吧。”菁菁连忙给自家姑娘整理衣裙,临走前还不忘在自家姑娘手里塞了手炉,叮嘱萧萧在院儿里不能断了炉火才肯带着自家姑娘离开。

惹得裴子晗忍不住打趣她:“天天都有操不完的心……你呀,注定是要活成老妈子。”

“老妈子好呀,”谁知菁菁并不上套,“老妈子的工钱虽然比我现在少不了多少,可活计却都是最清闲的。奴婢倒是愿意去做老妈子的活儿去,就是不知道姑娘舍不舍得?”

“我自是舍得,可奈何萧萧是个沉不住气的,这院里也没什么其他人是我熟悉的,就只能委屈你这个老妈子多辛苦辛苦了。”

“姑娘近日越发的无聊了,原先还只拿萧萧打趣,如今姑娘连奴婢都不放过,可见也不能总在院子里闷着不是,还是要出来见见人的。”

“你呀,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裴子晗无奈的抿嘴笑,正想回嘴,忽听背后有人叫:“四妹妹!”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江深闻鹧鸪》为作者覃浠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