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走在地狱边缘

走在地狱边缘

康宁心语 著

连载中免费

走在地狱边缘是由作者康宁心语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走在地狱边缘全文讲述了苏玲,一个秀外慧中的女子,因意外车祸灵魂出窍去了地府,在本不该死尸身已被烧毁的情况下,幸得黑白无常相助,借尸还魂成男身返回阳间,机缘巧合结识卫东、小胖、李传化并与之成为兄弟,借尸还魂后的田九不失善良本质,借助自己非凡能力,舍身涉险解冤魂心结;破人间惨案,救卫东还阳···,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展开了一段惊心动魄、可歌可泣不一样的人生境遇。

34.64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25

免费阅读
《走在地狱边缘》是由康宁心语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悬疑灵异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34.64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走在地狱边缘小说主要讲述了:苏玲,一个秀外慧中的女子,因意外车祸灵魂出窍去了地府,在本不该死尸身已被烧毁的情况下,幸得黑白无常相助,借尸还魂成男身返回阳间,机缘巧合结识卫东、小胖、李传化并与之成为兄弟,借尸还魂后的田九不失善良本质,借助自己非凡能力,舍身涉险解冤魂心结;破人间惨案,救卫东还阳···,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展开了一段惊心动魄、可歌可泣不一样的人生境遇。

免费阅读

深秋的夜晚,月色朦胧,秋风瑟瑟。一条蜿蜒曲折的山间公路,若隐若现的穿插在半山腰,像一条灰色的束带,裹着山体,从山脚绕向山顶。夜幕下,一辆客运大巴车忽快忽慢的爬行在这条灰色的束带上,一对车前灯随着车子的爬行毫无规则的晃动着。

大巴车内昏暗的灯光零散的撒落在车箱里,车上的旅客约有四十余人,几乎每个人都左斜右歪的靠在座椅上昏昏欲睡,五六个小时的路程,早已令这些旅客疲惫难耐。????

苏玲坐在靠后走廊中间的位置上双眸炯炯有神,目不转睛的盯着车窗外,一张俊俏的脸庞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多日的奔波令她整体显得有些憔悴。

她本来预定的是明天早上回家的车票,由于把公司里的业务提前完成了,出于挂念家里的老公和上着幼儿园的儿子,便来到车站,退了明天的票,改成当天的班车,提前回家。

由于临时买的票,苏玲只买到靠后车厢中间的位置。上车时,邻座的靠窗位置上早已坐了一个五十出头体格粗壮的大汉,整个屁股足足占去了三分之二个座位。苏玲提着行李无言的望着他,大汉在苏玲目光的督促下,不情愿的往里挪了挪身子,苏玲这才勉勉强强坐了下来。

苏玲这个座位不是很好,邻座又胖。五六个小时的长途路程,一路的折腾、颠簸下来,她倍感疲惫,全身肌肉更是酸痛无比,骨头仿佛快要散架似的,什么样的坐姿都令她无比难受。

眼看城市的轮廓渐渐出现在视线里,她的心情才逐渐舒畅起来,甚至有些激动,离开家出差在外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她做梦都盼望着这一刻,脑海中时不时浮现出老公欧建平和儿子欧歌的音容笑貌。

司机也是满脸倦容、疲乏不堪,双手交换着不停的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这是一辆已经跑了六个多小时的客运大巴。车上原本有两个司机轮流着开车,然而昨日其中一个司机生病了,由于临时出的状况,一时半会找不到顶班的司机。大大咧咧的车主心想,就几天的时间,挺一挺也就过去了,并没太多重视。但也就因车主的这一念之差,便造成一次重大的翻车事故,给自己和别人留下了终身难于弥补的遗憾。

远方城市的灯光已经隐约可见的出现在视野里,司机紧绷的神经开始慢慢的松懈了下来,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老婆煮好的一桌香甜可口的饭菜以及可以帮助自己解去路途上身体疲乏的老酒。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嘴角露出惬意的笑容。

突然间,车窗前不知什么东西快速闪过,司机身子一个哆嗦瞬间失去了平衡,在一阵惊慌失措的力道下,他下意识的扭动方向盘,脚下猛地用了劲,竟鬼使神差的错把油门当做刹车板。霎那间,客运大巴载着满满一车子的旅客,竟象脱了缰绳的野马,不受控制的冲出公路滚落山下。公路两旁,一边是五六米高陡峭的山壁,一边是三四十米深的悬崖。一时之间,人们的惨叫声,车子翻滚的声音,碎石掉落的声音,响彻在夜幕底下,凄惨的呼叫声被拖得很长很长,顷刻间划破了夜的宁静······。

苏玲的家里,明亮、整洁的厨房内,高大帅气的欧建平身上系着围兜,嘴里哼着欢快的曲子,忙前忙后的准备晚餐,灶台上摆满了苏玲平常爱吃的菜,旁边的电炖锅里飘出一股浓浓带有排骨鲜菇的香味。

五岁半的儿子欧歌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摆弄着玩具,他的情绪并没爸爸兴奋。苏玲经常出差十天半个月的,留给孩子的印象都是些来去匆匆的背影,在不在家对于他小小的年纪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欧歌早已习惯了妈妈不在身边的生活。

今天下午三点左右,欧建平接到老婆苏玲的电话,说她已经上了车,提前回家。欧建平满怀喜悦的跟体育组长打了声招呼,提早下班。他先上超市买了苏玲爱吃的菜,再赶到幼儿园接回儿子,心里头计算着苏玲快到家的时间,便着手开始准备晚餐。夫妻俩分开已有一个多星期了,俗语说得好,小别胜新婚,欧建平同样也期待着苏玲回家。

欧建平和苏玲是高中同学,当年欧建平考上了省体育学院,大学毕业后通过亲戚的关系被分配到市里一家职业高中当体育老师。苏玲上了贸易专科,毕业后应聘到一家中外合资企业里当业务员,经常要出差,累是累了点,但收入还不错。

欧建平和苏玲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又是高中同学,一来二去、你来我往便走到一起,从恋爱,结婚生子到今日这个美美满满的小家庭也有七个年头,小夫妻俩情真意切、恩爱有加,婚后的第二年,儿子欧歌来到了这个世界,更是给这个小家庭增添了无限的欢乐与幸福。

苏玲今年刚满三十岁,是个心地善良、秀外慧中的女子。初见她时,不会给人留下什么特别深的印象。一头乌黑的短发,白白净净的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微笑,这也许是当了几年业务员养成的习惯,逢人七分笑,见面三分熟。

苏玲是个业务员,经常为了替企业推销产品,天南地北四处奔波,出差十天半个月是常有的事。好在欧建平通情达理,上班兼带孩子毫无怨言。儿子从小也特别的粘他,对妈***依恋反而淡了许多。苏玲感受得到儿子对自己的淡漠,夜深人静时,一股难言的酸楚总会悄悄爬上心头,她多么想陪伴在儿子的身旁,更不愿错过儿子成长的童年时光。无奈的是,工作上的需要令她不得不放弃陪伴儿子的生活。

厨房内的欧建平心情愉悦的忙碌着,眼睛隔会儿就瞄下柜子上的小闹钟。他心里盘算着时间,大概八点半左右,老婆就可以到家了。一想到这,欧建平就像大冬天里喝进一大口热茶,从头暖到脚。

七点零五分,就在苏玲所乘的大巴车滚落下山崖的同一时间,欧建平手里的碟子竟莫名其妙的滑落到了地上,‘咣当’一声、碎了一地。欧建平的心像被针猛的扎了一下,一阵莫名的刺痛。他倒吸了一口气,茫然无措的盯着地上的碎片懵住了。

儿子在客厅里听到盘子掉落的响声,跑了过来,看了看地上的碎片,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疑惑不解的望着父亲。

欧建平看了一眼儿子,自知失态,连忙故作轻松道:“没事,是爸爸手滑没拿好,不小心掉地上了,你玩去吧。”他边说着边拿起旁边的扫把畚篼,扫起碎片。

欧建平的内心突然涌进一丝莫名其妙的焦虑,双眸惊恐不安的盯着柜上的小闹钟沉思了半响。陡然间,他猛地扔掉手里的扫把和畚篼,冲刺般的扑向桌子,抓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苏玲的电话。

悬崖下,苏玲浑身是血的趴在一个胖女人身边,身子一动也不动,衣兜里的手机铃声一直响个不停,在空旷寂静的山崖间非常的刺耳。整个山谷,是那么的寂寞和阴森,一股股冷飕飕的阴风在山谷里盘旋着,原本不怎么明亮的月光洒在这些七零八落的杂什上,竟泛起了片片磷光。

待在客厅里的欧建平不停的拨打苏玲的电话,但电话那头给他的始终只有一个回答:“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欧建平越发的坐立不安,指针已经指向了九点半,苏玲不接电话也不见踪影。

欧建平整个人几乎陷入了崩溃的状态,他来回不停的在客厅里走动,像头猛兽突然间被困进牢笼里,是那样的焦灼和狂躁不安。儿子因为明天要上学,不到九点就被他赶到床上去睡觉了。

此时此刻的山涯间,凌乱的散落着衣物,鞋子,行李包,吃的,喝的···,还有横七竖八的尸体以及散架的车体。所有的这些,在漆黑的夜幕下显得是那么的阴森恐怖,气氛异常的诡异。

漆黑的夜幕下,只有微弱的月光漂浮在树木的空隙间,斑驳的树影轻轻的摇曳着。已经进入深秋,一阵阵清凉的冷风,在山脊、树木间来回穿梭、盘旋,草丛中几只不知名的虫儿忽高忽低的鸣叫着,更增添了几分凄凉。

一阵阴风吹过,山崖间,趴在地上的阴魂慢慢的挪动,从躯体上剥离出来,再慢慢地爬起来,像一片片被风从地上刮起来的皮影,一具又一具·····。

远处,手执手镣脚铐、哭丧棒的黑白无常一溜烟飘了过来,一眨眼便来到跟前。黑白无常,俗称无常二爷,是人死时专门勾摄魂魄的黑暗使者。

只见黑无常双手向上一扬,半空中顷刻间幻化出几十条勾魂锁链,不偏不倚的落在众阴魂的脖子上。?

此二神面无表情、也不言语,身子就这么轻轻一转,飘然而去,而阴魂们则有条不紊的紧跟其后。这些阴魂们一具具脸色苍白、表情木讷、两眼空洞无神、身体僵硬如柱,像风一样往前飘去····。

苏玲也不知在地上躺了多久,她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感觉身上轻飘飘的,像一片随时被秋风轻而易举就能吹走的树叶。

她放眼四周,四周空旷无人。一时之间,她竟想不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直到看见满地的碎物杂什以及横七竖八的尸体,才慢慢回想起车祸的情景。她左顾右盼,发现不远处有一群背影在渐渐远去,她不假思索地连忙跨步追上前去。一眨眼,苏玲已然飘在了这些阴魂的后面,跟随着黑白无常进入阴界······。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走在地狱边缘》为作者康宁心语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