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暴君的宠妃

暴君的宠妃

暴君的宠妃

家奕 著

完本免费

暴君的宠妃是由作者家奕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暴君的宠妃全文讲述了他是君,她是臣。他是叔,她是‘侄’。他爱她,如痴如醉。她畏他,宁可仕途到头也想远离。他冷戾、决绝,百姓谈及色变。可她儒雅、亲和,深受百姓爱戴。从她踏入朝堂之时,他就怀疑她的男儿身份。他用尽千方百计想揭穿她的身份,她却招招脱险。为掩饰身份,她不得不‘娶’妻‘生’子,和女子演尽假凤虚凰,陷入深宅后院的斗争中。可即便如此,也不能消除王的猜忌。大遂二三一年,祸从天降,她从一朝亲王沦为阶下囚,罪证确凿,坐实叛国大罪。事即,王府上下三百余人葬身火海。出逃之际,她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她重获新生,睁开的第一眼竟在君王的龙榻上,身上所有男儿伪装尽除,而与她同榻而眠的男人竟是君王,亦是她的亲皇叔!她逃,他却更快勾她入怀,低喃:“爱妃,孤王等你入怀已整整三载,还想逃吗?”“王……”她终在罪孽与感情中越陷越深。皇妃新立,宠冠后宫。&nbs

38.37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13

免费阅读
《暴君的宠妃》是由家奕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38.37万字,目前以更新完,暴君的宠妃小说主要讲述了:他是君,她是臣。他是叔,她是‘侄’。他爱她,如痴如醉。她畏他,宁可仕途到头也想远离。他冷戾、决绝,百姓谈及色变。可她儒雅、亲和,深受百姓爱戴。从她踏入朝堂之时,他就怀疑她的男儿身份。他用尽千方百计想揭穿她的身份,她却招招脱险。为掩饰身份,她不得不‘娶’妻‘生’子,和女子演尽假凤虚凰,陷入深宅后院的斗争中。可即便如此,也不能消除王的猜忌。大遂二三一年,祸从天降,她从一朝亲王沦为阶下囚,罪证确凿,坐实叛国大罪。事即,王府上下三百余人葬身火海。出逃之际,她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她重获新生,睁开的第一眼竟在君王的龙榻上,身上所有男儿伪装尽除,而与她同榻而眠的男人竟是君王,亦是她的亲皇叔!她逃,他却更快勾她入怀,低喃:“爱妃,孤王等你入怀已整整三载,还想逃吗?”“王……”她终在罪孽与感情中越陷越深。皇妃新立,宠冠后宫。&nbs

免费阅读

夜色已深,宽敞的书房内依然亮如白昼,盛夕钰一拢白衣,玄纹云袖,坐于檀木案几前,他眼脸低垂,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令一张翩若惊鸿的脸隐没在大片暗影中。

“主子,北苑的小主子又闹脾气了,素颜传话来说梅主子今儿一天都没进食,主子您看……”管家福伯叩门而入,声音虽低缓,却依然碎了一室的安静。年迈的老人小心地观察着主子的颜色,候着主子的令。

“今儿都未进食,如何现在才来报?”绝美的男子依然是眉眼低垂,声音清冷,犹似二月泉水磬石,煞是好听。

福伯一听,脸色大变,当即衣袍一撩,叩首请罪:“老奴该死,珠翠姑娘今日传话多次,只是老奴见主子带着疲累回府,便自作主张,将此事压后,请主子将罪!”

“罢了,吩咐厨房做些清淡怡口的粥食送去北苑。”合上卷轴,终于抬眼正视跪地的福伯。眸光溢彩,潋滟流转,惊艳了一室静物。

“老奴遵命!”福伯起身便亲自往厨房去,北苑的小主子是王爷身边最久亦是最亲近之人,众多小主子中,王爷最宠的就是北苑这个。所以,即便是福伯,也不敢怠慢。

福伯走后盛夕钰再次翻开卷轴,良久却不见翻动,许是心思远去。良久,他放下卷轴,素手轻抚额眉,抚平那一抹眉峰之壑。

夜凉如水,移至窗前,抬首望月。前一世活得糊涂,这一世却活得可笑。本是女娇娥,却着了男儿装,这里,终有道不尽的血泪与心酸。

十七年了,何时才是尽头?

罢、罢、罢!

何须强求?

踩着青石路,刚进北苑便听见摔碗呵斥的声音,低哑的骂声不似平日温婉,甚至有些歇斯底里,怒极之声入耳:“都是一群畜生,都给我滚,我就是死了也不用他来操心?我比不得西苑的大度,比不得东苑的手巧,他就是嫌弃我,不如让我去了干净……”

这音未落便听得屋里的丫鬟婆子甚至还有管家福伯的声音,皆在急急劝阻:“梅主子,王爷自是最心疼您,别院的就是瞧着您得宠眼红了,那些个嚼口舌的小蹄子让王爷查出来定不轻饶,您何故因这些个小事跟自己怄气,跟王爷怄气呢?”

“……”

盛夕钰听至此便明了几分,心底感叹,这后院换做哪个朝代都是个是非地,有女人就有斗争,不想,男人争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何事又扰了你,连身子也不顾?福伯你再去传些吃的来,你们将这厅中收拾了。”北堂夕钰好似随着夜风迈步而入,厅中光辉的映衬下他越发显得姑射神人,绝世独立。

“参见王爷,王爷金安!”

盛夕钰无视请安的婢子奴才,眉眼直看向那独自泣于贵妃椅上的绝美男子,榻上的男子一袭红衣着身,本是妖娆之色,在他身上却愣生有股高洁之气。盛夕钰缓步走近,轻语道:“再是生气,也不能拿自己身子出气,你这是成心要本王不安?”

“王爷日理万机,还不忘梅生这等蝼蚁贱民,梅生自是不敢当。王爷若硬说因梅生而心生不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梅生认了便是。若是爷想着法子让梅生离开,梅生也不是非赖着不走之人,只要王爷开口,梅生明日便走,不劳王爷费心。”梅生轻声哽咽,底声抽泣,一双狭长的含情凤目泪眼欲滴,青丝尽散,垂落在身前尽显妩媚娇柔。

蛊王盛夕钰好男风,这在天遂不是秘密,府中四大美男一个美过一个,比之燕国伶人还胜几分。曾经有人戏称,天下美男,除去燕国伶人外,皆被收进了天遂蛊王府。而当今王上对其不仅不制止,反倒大力促成,据传,蛊王府伶人美男大部分都为王上所赐。

“你说你这话可对本王公平?难道日后心里因人添了堵都要赖上本王,恼上本王不成?”盛夕钰一撩锦衣长袍,倾身坐于榻前,这话落之时转身朝屋内众人挥手,示意退下,随后再转向梅生道:“莫再生气,这气可当真不值得。若不,明儿本王便将恼了你的婢子奴才撵出王府,可好?”

梅生听了此话当即一顿,渐渐停下啜泣声,良久方才转过哭得红红的狭长双目,眸含春光迎上盛夕钰的眼神,哽咽之音依然清晰:“爷此话当真?”

“当真!”

“若是如此,此事便是全由梅生做主,爷不得参与?”

“自然!”

“既然爷答应了梅生,到了明日,可不得推脱此事!”梅生双目清冷道。

“是,全全依你!”盛夕钰依然应下。

“爷……”梅生双颊飞速窜上艳丽绯色,一双狭长水眸脉脉含情直望向盛夕钰。爷心中是有他的,若非如此,怎会这般将他纵容?思及此,梅生修长双臂柔若无骨地直攀上盛夕钰肩颈,娇艳红唇渐渐靠近。

然,就在唇瓣相贴之时,盛夕钰竟无声将梅生推开,看他面有异样,当即起身匆忙丢下一句“本王还有公务要忙,你先歇了吧,本王明日再来!”

梅生眉眼轻抬,他们似乎从来都是发之情,止乎礼。都说王爷心里的那人就是梅生,然而梅生自己却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爱意。

王爷对他当然好,却也只是好。

“爷……”梅生轻咬红唇,眸光闪动,雾气渐起。

然盛夕钰却快步踏出梅园,似在逃避。

梅生快步追去,不慎绊倒在门槛,素手轻扬,泪眼欲泣:“爷心里当真不曾有梅生么?”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暴君的宠妃》为作者家奕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