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山海一楼

山海一楼

山海一楼

三月微冷 著

完本免费

山海一楼是由作者三月微冷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科幻空间小说,小说山海一楼全文讲述了以山为经,以海为维,以一为始,以楼为介,故为山海一楼。东都城,里仁巷,一家名为“山海居”的店里有三个非人,女店主京墨无所不能,伙计蝉衣苍术插科打诨,在山海居内相爱相杀,煮酒喝茶,讲各种故事,述世间冷暖,品百味人生。山海居的三楼有着通往异界的12扇大门,门的后面又藏着怎样的秘密……带你走进恢宏诡秘的山海世界,一首十尾的何罗鱼,见之则大水的夫诸,昆仑仙山的青鸟,令人向往的不死国,奇异的贯匈国……写的是妖、神、鬼,也是人……

41.62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06

免费阅读
《山海一楼》是由三月微冷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科幻空间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41.62万字,目前以更新完,山海一楼小说主要讲述了:以山为经,以海为维,以一为始,以楼为介,故为山海一楼。东都城,里仁巷,一家名为“山海居”的店里有三个非人,女店主京墨无所不能,伙计蝉衣苍术插科打诨,在山海居内相爱相杀,煮酒喝茶,讲各种故事,述世间冷暖,品百味人生。山海居的三楼有着通往异界的12扇大门,门的后面又藏着怎样的秘密……带你走进恢宏诡秘的山海世界,一首十尾的何罗鱼,见之则大水的夫诸,昆仑仙山的青鸟,令人向往的不死国,奇异的贯匈国……写的是妖、神、鬼,也是人……

免费阅读

东都三月,柳絮纷飞。

京墨正倚着柜台拨弄着手中的算盘,盘点着前一个月的盈利,苍术拿着一根鸡毛掸子给古董弹着灰,暖阳斜照入室内,显得山海居内格外温暖祥和。

由远及近地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身姿挺拔,相貌俊美不过弱冠之龄的男子出现在山海居门前,瞧见京墨时,眼神一亮,道:“京墨,我这有件急事,想来找你帮帮忙!”

京墨把眼神从账本上移开,看向闻茂,笑道:“闻公子,何事让你如此惊慌,不妨坐下细细说来。”

闻茂喘匀了气,与京墨在里间的青玉案旁相对而坐,苍术将沏好茶水放在两人面前,悄悄地退了出去,闻茂浅酌一口,朝着京墨问道:“京墨,你可还记得二个月前你买给我一幅名为《三珠树》的画作?”

京墨想了想,笑道:“确有此事,怎么,闻公子是想再买一幅?”

闻茂闻言摇头,苦巴巴道:“这幅画现已让我家一团乱麻了,快别提再买一幅的话了,真是愁煞人也!”

京墨见他这样,不由疑惑:“闻公子何出此言?”

闻茂重重叹了口气,这才娓娓道来。

二个月前,闻茂来到山海居,一眼便瞧见挂在墙壁上的《三珠树》图,画中的三珠树像是柏树,但树叶全都是珍珠,远远望去整株树好似一颗彗星,十分壮观美丽,且画师的技艺十分精湛,把神树画的栩栩如生,让闻茂十分喜爱,花了100两银子买了下来,回到家也是喜气洋洋地,还特意把画挂在了书房的醒目位置。

不知怎地,被闻茂的妹妹闻莞看见了,央求着闻茂把画送给她,闻茂很是疼爱这个妹妹,虽不舍这幅画,但也还是把画送给了闻莞,闻莞拿了画很是欢喜,便把画挂在了她闺房之中。

这原也只是一件小事,闻茂心痛了几日也就忘了这件事,怪事就发生在送画的第二个月,闻莞每晚都能在梦中梦到三珠树,梦中的三珠树不如画中的那般鲜亮,树上的珍珠也变得黯淡无光,整棵树都散发着腐朽衰败的味道,让闻莞心中十分难受,吃吃不好,睡睡不踏实,日子久了,气色不好,人也病殃殃的,闻父闻母请了大夫,大夫说这是郁结于心,心病还须心药医,给开了药,但也没有什么效果。

闻莞怕父母担忧,胡编了个理由糊弄过去,只和闻茂说了实话,把梦说给闻茂听,闻茂认为这画是妖邪之物,不能留下,眼看妹妹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怕是要命不久矣!

把画丢出闻府,结果第二天画又跑回闻莞的闺房之中挂着,用火烧,用剪刀剪碎,第二天还是原封不动的到它原来的位置挂着,只是画中的树光芒叫之先前要暗淡一些,闻莞告诉闻茂,让他别再伤害神树了,因为闻茂这几天的行径,使得闻莞梦中神树愈加暗淡,仿若一个油尽灯枯的老人一般发出哀怨叹息的声音。

闻莞还告诉闻茂,若是神树死了,她也怕是活不成了。闻茂无法,只得来求京墨,看她是否能救三珠树和他妹妹。

闻茂生气道:“不知道莞菀被灌了什么迷魂汤,一心只想救三珠树,京墨,我觉得这事颇为诡异,莞菀是不是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京墨摇头:“我不知道,得先见到闻姑娘才能知道。”

闻茂道:“那我带你去我家中,看看舍妹。”

京墨点头,闻茂大喜过望,领着京墨就要走,这时,蝉衣拎着几盒糕点走了进来,嘴里嘀咕道:“人可真多,排了半个时辰的队,还好买到了桃酥饼,蔷薇糕和椰蓉白雪糕,嘻嘻。”抬头见京墨和闻茂要出门的样子,问道“:京墨,闻公子,你们这是准备去哪儿?”

京墨答道:“去闻府,你可要一起去?”

蝉衣很开心的点点头,把手中的糕点放在柜台上,朝着里间喊道:“苍术,我和京墨去趟闻府,点心我买回来了,放在柜台上,要吃自取,我先走啦!”

苍术在里间“嗯”了一声,也不知蝉衣有没有听见。

三人很快走出里仁巷,巷口停着一辆马车,三人上了马车,一盏茶时间后,马车停在闻府门口,家丁打开门让三人进去。

闻茂领着两人到闻莞房门前,就有侍女传报,不一会儿,侍女便扶着一个青衣女子出来,女子十五六岁模样,容貌清丽,风姿绰约,但娥眉轻蹙,一脸病容。

三人见礼,坐在桌旁,闻莞让侍女把墙上的《三珠树》图取下来,平铺在桌上,蝉衣见三珠树的珍珠光芒暗淡,使得整幅画看起来有些沉旧感。

闻莞温婉柔和的声音响起:“京墨姑娘,我在家常听兄长说起你会一些玄门法术,你看,可有办法救救这神树?”

京墨调侃道:“闻姑娘,闻公子还认为这是邪祟之物,恨不得要远远的将画丢出去才好,怎的想让我救这棵树?”

闻莞苍白的面色中浮现一抹红晕,不好意思道:“兄长也是为我好,但我日日梦见神树,看着它一天比一天憔悴,似是已无多日的老人一般,我却无能为力,以致我郁结于心,且神树虽要衰败却仍有种柔和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亲近,我想,它一定不是兄长所说的邪祟之物,应该是棵福泽世人的树,它此举是想让我救救它,它一日不好,我便一日寝食难安。”

蝉衣手指轻拂画“可这三珠树应该只存在于传说中吧,毕竟,从来没有听过有人见过呢!”

闻茂闻言附和道:“是啊,莞菀,这到哪里去找神树啊,这不是为难京墨姑娘吗,就算侥幸找到了,也不知怎么救啊!”

闻莞听后,垂眸不语,只抚摸着画中的树。

“灿灿三珠树,寄生赤水阴,传说三珠树生长在赤水岸边。”京墨看着闻莞,眸底一片幽深,看不清情绪。

闻莞抬头,看向京墨,恳求道“京墨姑娘,敢问赤水在哪儿?”

京墨笑道“莫不是闻姑娘是想去赤水岸找三珠树?”见闻莞点头,闻茂急道:“莞菀,你在说什么胡话,赤水这地方我听都没听过你就为这虚无缥缈的一棵树,就要抛弃父亲母亲和哥哥了吗?退一万步说,就算知道路,此去山高水远的,你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哪里能吃得外面那些苦!?”

闻莞站在一旁不作声,固执的看着京墨。

京墨无奈:“闻姑娘,赤水与东都可是隔着千山万水,路上艰难险阻,你现在身体也无法支撑长途跋涉,所以……”未尽之语在座皆以明了。

而蝉衣则在想,她也活了几百年,怎么就没听过赤水这个地方,莫不是京墨在唬人!?

闻茂递了个“你真上道”的眼神给京墨,京墨不做理会。

经过一番劝说及讨价还价后,闻莞和闻茂出了五千两金子请求京墨救三珠树,京墨为了那黄灿灿闪花人眼的金子,同意了,临走前,带走了那幅《三珠树》图。

里仁巷,山海居

京墨与蝉衣两人施施然走进来,蝉衣语带好奇地问京墨:“我们真的要去赤水岸边找所谓的三珠树?”

京墨笑着点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既已答应闻姑娘和闻公子,自然是要做到的。”

蝉衣撇嘴,翻了个白眼,对此不置可否,毕竟,京墨对于给她和苍术涨工钱地事儿上是从来没有兑现过诺言的。

苍术拿着书从里间走出,见两人回来,很是高兴:“你们可回来了,一人看店着实无趣了些,还好前几日在书铺中买了几本《坊间传奇读本》,这才好打发了时间。”说着,摇了摇手中的书卷。

蝉衣透过水墨画屏风看到青玉案上摆着一些糕点,急忙走过去,坐着拿起青瓷荷叶盘里的椰蓉白雪糕吃起来,软软糯糯的口感加上椰蓉丝丝香甜,十分美味,使得蝉衣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边吃边和苍术说:“那你马上可有事做了,我们可能要出一趟远门,短时间怕是回不来!”

苍术放下书卷,好奇道:“去哪儿!?”

蝉衣笑嘻嘻道:“赤水岸边。”

“去那里做什么?好像没听过这个地方啊!”苍术不解。

蝉衣放下糕点,捧起一旁雨前茶,喝了一口,才道:“你也没听过啊,我还以为是我贪玩才不知道呢!”遂把在闻府发生的事事无巨细全告诉了苍术后又像想起什么:“都没听过的地方,那我们怎么去?”

京墨答道:“从三楼走。”

平日里山海居一般只能看到二楼,而三楼,是整个山海居内最为神秘的地方!

刚踏上前往三楼的楼梯,蝉衣就觉得好像踩在云朵上一般,软绵绵的,与二楼实木楼梯的触感完全不同,待到走到楼梯的尽头,踏上三楼,便可见12扇雕刻着奇怪繁杂图案的红木大门,门并未打开,却透着一股远古洪荒时代的诡秘幽深,这是蝉衣第一次到达山海居内所谓的三楼,平日里三楼的楼梯是不存在的!

但见京墨直接走到第四扇门前,门上雕刻着海浪,浪花翻涌间有个长着鸟的喙和翅膀,却还是长着一张人脸的奇怪物种。

苍术见了不由好奇:“这是什么?”

京墨看着门上雕刻的物种缓缓道:“这是讙国人,传说是尧的儿子丹朱因不满尧将天子之位让给舜,便联合三苗起兵反叛,被镇压后投海而死,魂魄化为朱鸟,他的儿子被封在南海的讙朱国,而这讙朱国就是讙头国,讙头国的人,都长着鸟的喙和翅膀,脸却是人脸的样子,就是雕刻的这个样子。”

“那我们是……是要进去么!?”蝉衣总觉得心里毛毛的,有点害怕。

京墨转头望着蝉衣笑道:“你若是怕了,也可以等我们回来。”

蝉衣立刻拒绝:“不要,我一个看店也很无聊。”而且她是有点想去的,心里既忐忑又向往,怎么可以不去!?

京墨见她大门这样又笑了笑,伸手推了下大门,缓缓打开,蝉衣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手紧紧攥着苍术的衣袖,苍术看起来不过弱冠之年,身着月白色长袍,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身姿清瘦挺拔,朗朗如日月之入怀,步履轻缓,仿如芝兰玉树。

蝉衣只觉得突然眼前一黑,眨巴了下眼睛,还是一片漆黑,三人脚下是一片平坦的土地,环顾四周,全是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京墨手中倏然出现一盏青灯,照向四周,但见周遭皆是一片虚无。

蝉衣咽了咽口水,心中想着这和自己想象中的差别也太大了吧,什么都没有,她都做好看大漠驼铃,边城暮雨的准备了。

“京墨……这怎么什么都没有啊,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蝉衣不安道。

苍术整理衣服道:“蝉衣,你好歹也是修炼几百年的狐狸,怎么胆子还这么小,对了,下次拉我衣袖记得拉轻点,把我衣服都弄皱了,攒一个月工钱买的呢,如果可以,也别拉着我!”脸上心疼的小模样……

蝉衣:“……”好气哦!白瞎了好模样!

京墨没说话,提着青灯朝着一个方向走着,苍术和蝉衣见了也不再斗嘴了,连忙紧随其后。

黎明初晓,微露晨光,三人才在刻着奇怪文字的巍峨城楼前站定。

蝉衣指着奇怪文字不解地问:“那是什么字!?”

苍术思索片刻不确定道:“这应该是上古时期才有的文字,写的……好像是讙朱……”转头看向京墨,见京墨点头,又问:“我们是真的来到上古时期!!!?”

京墨笑着颔首,蝉衣惊呼:“我们是真的到达上古时期了。”语气中带着几分雀跃。

京墨笑问:“你怎么这么高兴?”

蝉衣负手而立,面带自豪:“我们九尾狐族在上古时期那可是繁盛的种族,族书中有云,九尾狐族后来修炼有成的前辈们最后可都修炼成仙,留在了虚无缥缈的昆仑仙山,我自然想看看当时青丘是何等模样!”

苍术上下打量蝉衣,少女十七八岁模样,着水蓝色衣裙,身姿窈窕,眸若秋水,眉目如画,自有一股轻灵之气,中上之资,但算不上绝色,好奇问道:“我听人说,九尾狐族的一旦化为人形,女子皆是国色天香,绝代风华,男子则是美如冠玉,龙章凤姿,怎么你就……”

“你……”蝉衣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不理苍术。

苍术见蝉衣这样,更加乐不可支,京墨笑着看他们打闹,乐的在一旁看戏。过了好一会儿,蝉衣才问道:“京墨,我们是要入城吗?”

京墨看向城门:“自是要入城的,穿过这座城再往东北方走,便可到达赤水,找到三珠树,但具体是什么情形,我也未曾见过。”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山海一楼》为作者三月微冷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