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穿越鬼灭日常

穿越鬼灭日常

俯瞰江山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鬼灭日常是由作者俯瞰江山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二次元小说,小说穿越鬼灭日常全文讲述了穿越到鬼灭之刃的世界,获得高超剑法,走向人生巅峰。叮,系统开启声:“这是?武侠图谱!”叮!“这是?魔法图谱!”叮!“这是?修真图谱!”叮!“这是?神级图谱!”鬼灭之刃世界中混入其他势力,战力天花板不再是鬼舞辻无惨,更多的阴谋正等着他,更为强大的存在正对这个世界虎视眈眈。“甘露寺小姐,就让我来守护你。”靠着变异的系统,他一路朝前……

32.5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17

免费阅读
《穿越鬼灭日常》是由俯瞰江山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二次元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32.56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穿越鬼灭日常小说主要讲述了:穿越到鬼灭之刃的世界,获得高超剑法,走向人生巅峰。叮,系统开启声:“这是?武侠图谱!”叮!“这是?魔法图谱!”叮!“这是?修真图谱!”叮!“这是?神级图谱!”鬼灭之刃世界中混入其他势力,战力天花板不再是鬼舞辻无惨,更多的阴谋正等着他,更为强大的存在正对这个世界虎视眈眈。“甘露寺小姐,就让我来守护你。”靠着变异的系统,他一路朝前……

免费阅读

黑暗之中,宛如混沌之境,目不能视物,一切都仿佛沉浸在混沌未开之时,一道疲惫略显苍老的声音在黑暗中骤然响起:“你又在搞什么?”

年轻的声音洋溢着活力与生机,兴致勃勃地说:“在做一个试验。”

“你可不要胡搞,以免造成更大的混乱。”苍老的声音苦口婆心地教诲。

年轻的声音不为所动:“这个星球的生命很脆弱,无论是力量还是精神力,都是最低级别,用他们来做实验正好,如果给实验体一个系统,大概可以印证我的猜测,给我们带来更多有用的信息,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你这孩子!!”黑暗中,苍老的声音很是无奈。

“如果可以,我想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黑暗中突然出现一道清晰的画面,一双年轻白皙的手将画面拉开,画面中显示着高楼大厦,蜿蜒的立交桥贯通东西南北,立交桥上车来车往,道路两旁行人络绎不绝,每一寸土地上都充盈着现代化气息。

年轻的手轻轻一挥,画卷内的时间快速流逝,傍晚已至,华灯初放,不夜城灯火辉煌,钢铁森林里没有鸟啼,没有虫鸣,只有人群的嬉闹,电子音响歇斯底里地呐喊,耀眼的五彩灯光驱散了黑夜,恍然昼夜难辨。

城市不断被放大,喧哗热闹的不夜城外,偏安一偶之处,一条幽静破旧的小巷,巷子深处,被黑暗笼罩下静静的矗立着一座小破楼,在淡淡的月光下,映照着斑驳的墙体,大量的瓷砖自动脱落,靠近厨房的窗户下,结着厚厚的黑色烟油。

五层小破楼,第三层最左边的小窗户里,有一盏昏暗的灯正亮着,橘黄色的光在汹涌的黑暗中若隐若现。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年轻人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电脑屏幕散发着惨白的光,映照着他瘦黄的面孔。

他左手抓着零食,右手时而点着鼠标,时而从零食袋里抓出一大把薯片,塞进嘴里,大嚼特嚼,满意地眯起眼睛。

“就是他了。”黑暗中,年轻的声音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

“你可知这样做的后果?”苍老的声音显得更加疲惫,但他并未阻止。

“我当然知道,但是为了我们的计划,我别无选择。”

悠悠的叹息声在黑暗中回荡,久久不散。

张协几乎把脸贴在电脑屏幕上,屏幕闪烁着微光,是最近更新的动漫,鬼灭之刃。

刚看完第一篇,张协就已深深的迷上了这部动漫的剧情,废寝忘食地往下看,看到精彩之处,忍不住拍案叫绝,看到感动之处,他泪流满脸,特别是看到无限列车篇,他感到鼻子酸酸的,心头猫抓般难受。

“杏寿郎太可惜了,”张协叹了口气,又抓了大把零食塞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嘟囔,“大哥很厉害的,都快踏入至高领域了,可惜在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对手。”

听说无限列车篇之后,漫画剧情正式进入高潮,一直高潮一直爽,各大上弦粉墨登场,单是一上弦之三犄窝座,让张协深刻的认识到上弦的强大名副其实,他将网页往下拉了拉,一百多篇,要想看完还早着呢,貌似作者还在更新。

一袋零食见底,他又随手抓起另一袋,顺手撕开了包装,将手伸进去,此刻一篇看完,准备进入下一篇,他放弃了袋子里的零食,迫不及待地将手抽出来,点击鼠标。

“炭治郎真坚强,面对那么强大的敌人,也毫无惧色,看着他一路成长起来,从吃力应战下弦之五,到能斩杀下弦之一,进步神速,开挂的吧,”张协挠了挠头发,吸了口可乐。

“唔,我都开始喜欢上炭治郎了,要是现实中有这么温柔,这么阳光的少年,我一定要跟他做朋友,”张协一口吸干了可乐,将可乐罐子随手扔在桌上,空罐子撞击在桌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咕噜噜滚到一边。

“后面会怎么样?主角大概打不过犄窝座吧,”张协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嘟囔着,“谁会来救炭治郎呢?难道炭治郎要爆发了?”

画面定格在跳转的界面,不动了,张协胡乱地敲击鼠标,画面依然只显现出一半,他一摔鼠标,没好气地说:“该死的网速,又出问题了。”

张协又尝试了几次,画面好似要跟他杠上,一直不动,他恼怒地将鼠标往桌上一扔,身子往后重重一仰,摊在靠椅上:“老天爷不给活路,看到精彩的地方,竟然断网了。”

但作为标准宅男,怎能没点专属于宅男的技术,捣鼓电脑这种小事儿自然不在话下,他从椅子上腾地一下站起来,猫着腰,往桌子底下钻,一股股眼花缭乱的线路让他不停挠着头发,记得当初装电脑的时候,只顾着让电脑能启动,没有心思排列线路,现在再看,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好将机箱拖出来。

从机箱后面,拖出长长的一摞线,张协粗略的看了看,有链接键盘的,有连接鼠标的,还有连接音箱的,那条又粗又长的是电源,电源旁边的是显示器连接线,张协将这些密密麻麻的线路扒开,终于找到网线的位置,那条又粗又扁的家伙一定就是网线,张协微微用力,往下扯了扯,连接网络的位置有了动静,张协暗喜,不由加大力度,突然一道电光闪过,张协手指微麻,转而一股强烈的触电感让张协晕厥。

在晕倒前一秒,张协的心头在呐喊:“坑爹啊,拖拖网线怎么可能触电!!!”

最后一刻,他脑海里的盘桓的念头是鬼灭之刃没有追完,炭治郎的结局到底是什么?

轰,张协的面前突然出现一道白光,形成旋涡状,从内产生巨大吸力,将张协吸入,同张协一道进入白光中的,还有数道扭曲的虚影。

黑暗中,年轻的声音透着焦急:“不好,有其他世界的偷渡者!”

苍老的声音立刻响起:“偷渡者?能定位吗?”

“不能,它们扭曲了时间。”

黑暗里苍老的声音倒吸一口凉气:“闯大祸了!”

“怎么办?这些偷渡者的实力都非常强大,我投放实验体的世界无法抵抗。”年轻的声音越来越焦急。

“此事切不可向外人提起,看来老夫得走一趟了。”苍老的声音微微叹息。

“可是,”年轻的声音有些迟疑,“您的话,很容易被上面的人察觉,那可是重罪,您和我都承受不起啊。”

黑暗中,只有叹息声在回荡悠长。

清幽的月光照在张协脸上,带着一丝寒意,他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陌生的地方,耳边响起叽叽喳喳的喧哗声,他循着声音看去,面前是一张白色的病床,一位少年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神态疲乏,他拥有着褐红色头发,以及同样颜色的眼眸,带着花牌耳饰,额头上有一块疤痕。

一位带着猪头头套的人,在那张病床上蹦蹦跳跳,发出嘶哑的吼声,旁边站着几位女孩,其中一位较小的女孩,不停地拉扯猪头人,但猪头人充耳不闻。

这场面很熟悉,张协突然想起,这不正是鬼灭之刃那部漫画的场景吗?张协依稀记得,自己是21世纪的三好青年,本在家里看着漫画吃零食,突然断网,在修理网络的时候,感到一阵麻痹,醒来就到了这里。

这坑逼的穿越方式,让张协一阵扶额,修理网线也能触电这种诡异之事,若是在外面去说,一定会惹来哄堂大笑,但偏偏这般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在他身上。

张协摸了摸身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很标准的身材,还有小几块结识的肌肉,哪里还是以前那竹竿一样弱不禁风的身体,他惊悚的发现,自己魂穿到了另一人身上。

张协不敢相信自己穿越了,他闭上眼,又睁开,希望再次睁开的时候,自己仍蜷缩在家中电脑前,眼前不过是一场梦而异,可当他睁开眼时,尹之助的猪头仍然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那粗犷嘶哑的吼声着实难听,令他恨不得捂住耳朵。

“不对,一定是闭眼的方式不对。”张协咬了咬牙,再次闭上眼,他放空了心思,屏住了呼吸,等了好一会儿,直到四周都安静下来,他暗想,这次一定没问题了,心里默数123,猛然睁开眼。

硕大的猪头横在他眼前,正和他大眼瞪小眼,野猪头上圆溜溜的大眼睛唬的张协从床上蹦起来,他立刻与那只猪保持距离。

“感觉你好弱,”野猪头托着下巴,硕大的野猪头套歪着,他若有所思。

张协白了那厮一眼,自动屏蔽了对方的话,他对这家伙还算了解,情商低到爆,和这样的家伙走得近了,恐怕会被气的少活好多年。

见张协不说话,野猪头尹之助也不多说,从鼻孔里喷出两股气流,嗖的一下又跳上了炭治郎的床。

“猪突猛进!猪突猛进!”尹之助举臂高呼。

张协自动屏蔽了噪音般的吼声,他再次闭上眼睛,心里默念,老天爷不会跟自己开这种玩笑吧,虽然他很羡慕那些穿越者,获得金手指,横行异界,但那也只是羡慕而已,正如叶公好龙,等这种事情真正降临到他头顶上时,他拼命的想要回去。

“不行,老天爷,不能跟我开这种玩笑,我宁愿用我全部的零食换我回去,”他嘀咕着,又觉得压上的东西不够分量,于是又说:“还有全部的可乐。”

事实上,不管张协重复了多少次睁眼闭眼,闭眼睁眼,他都身在鬼灭之刃漫画的世界里,躺在蝶屋内,躺在炭治郎身边。

张协认命了,最后一次睁开眼睛,他就不再刻意的闭上,他环顾四周,这里的场景很熟悉,是专供伤员疗伤的蝶屋,记得是虫柱蝴蝶忍管辖的地方。

他往自己身上打量,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鬼杀队队服,他松了口气,原来自己是鬼杀队员,心头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不管怎么说,身为鬼杀队,在恶鬼横行的世界,总归有抗衡的资本。

这具身体这么年轻,还充满了活力,甚至他能感觉到令人着迷的力量,他握了握拳头,暗想:我一定是非常强大的鬼杀剑士,说不定,还是柱级。

想到这里,张协心情稍微晴朗,看来美好的生活正朝着自己招手,记得漫画里,水柱富冈义勇一招秒掉了下弦之五,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十二鬼月,张协好奇的摸摸这里,敲敲那里,对自己现在的身体非常满意。

这么结识的肌肉,在前世的世界里,只能在专业健身的人身上看见,没想到现在自己也拥有了这般傲人的身材,他捏了捏肌肉,硬邦邦的,像石头。

正思索间,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汹涌而来。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张协,全名张协信一郎,张协微微点头,相同名字要方便许多,是鬼杀队最低阶级的队员,粗略估算时间,大概比炭治郎早一年加入鬼杀队,不会使用呼吸法,但力气比较大,因此战斗中常常受伤,这间专供队员疗伤的蝶屋,是他最常光顾的地方。

张协恨不得掐死自己,还以为自己是柱级剑士,再不济,也该是一个非常强劲的剑士,没想到竟然只是一个不会呼吸法的废物,还被小鬼击伤。

被那种不入流的小鬼击伤,而且还不止一次。

张协又想回去了,想那个远在空间之外的家,虽然家徒四壁,虽然小楼破旧,虽然房租快要到期,他甚至快交不起房租,虽然那里只有他一人,陪伴他的只有孤独,但至少没有恶鬼,没有杀戮,没有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一个不会呼吸法的杀鬼剑士,又无法像不死川玄弥一样吃掉恶鬼增加自己的力量,在这个世界将寸步难行,甚至活命都成奢望。

记忆中,他这次遇见了一只非常奇怪的鬼,具有隐蔽身形的能力,短暂的交手之后,就败下阵来,被重创,幸好有其他队员赶来,才留了一条命。

张协不禁苦笑,就连这种不入流的恶鬼都能重创自己,自己太弱小了,也不知前身为何要当这个鬼杀剑士,张协搜寻不到关于这一段的记忆,好似对方刻意掩藏了起来,每当他想要去搜寻这段记忆,回馈他的只有无尽的酸楚和痛苦。

看来前身也是个有故事的人,感受到那份痛苦和仿徨,张协停止了探索,受到前身情绪的感染,他的眼角也湿润了。

在被救回来后,这位队员还是不治身亡,被自己捡了个漏。

他按照漫画里显现等级的方式,用力握紧拳头,在拳头背面显现出葵字,最下级葵级剑士。

果然,最下级,炭治郎等人才加入鬼杀队没多久,就得到了晋升,虽然不知道他们现在的级别,但张协的前身加入鬼杀队比炭治郎等人足足要早一年,整整一年的时间,他的等级竟然丝毫没有动静。

就算再废材的剑士,也该完成一些小任务,获得晋升吧,张协想不通前身都在干些什么,那些记忆的碎片太凌乱了,要想从中找到更多有用的信息非常费劲,他简单的浏览了一遍,就放弃了。

无法学会呼吸法,单用这血肉之躯,如何抵挡得住恶鬼的攻击,正当张协懊恼之际,他的脑海里响起一道声音,“开启武侠图谱,获取基础武技‘独孤九剑’,获取基础武器‘日轮刀’。”

这就是金手指吗?张协欣喜之下,意念一动,独孤九剑的秘籍便在大脑里自动翻阅,复杂多变的身法和剑技飞快的融入大脑,很快,独孤九剑的秘籍被阅读完毕,张协深入掌握了剑技要点。

猪头人尹之助在床上视若无人的蹦跳的时候,拉扯他的女童小清不知从哪里翻出一本画册,说:“尹之助大人很不同寻常啊,忍大人也说了。”

小清指了指书上的图案,“这是一种叫蜜獾的外国鼬鼠,厚厚的皮毛就是他的铠甲,被狮子咬了也不要紧哦,也不会中毒,可以吃毒蛇,忍大人说尹之助先生就跟这个蜜獾一样。”

张协歪着头去看,那书上画的不就是传说中的平头哥嘛,不是在干架就是在去干架的路上,狮子老虎尚敢一搏,但这玩意又小又没肉,痛觉神经迟钝,打起架来属于拼命三郎,一般情况,狮子老虎不会主动攻击它,毕竟为这么个玩意儿受伤,不划算嘛。

小菜穗忙着拉尹之助下床,没好气的说:“是因为思考他的事情太麻烦了吧?”

尹之助一仰头,自得地说:“意思就是我是不死之身啦!”

小菜穗一脸鄙夷的说:“不对吧,你傻吗?”

尹之助气不过,便去拉扯小菜穗,被小葵何止:“你不容易中毒,但是药也很难起效,忍大人也说过的吧,你老是忘记!!”

之后重伤的少年炭治郎又睡着了,大家怕惊扰到他,都默不作声了。

张协在一周的时间里,结合前世所看漫画,更深入了解了鬼灭之刃的世界,这里有恶鬼吃人的传言,当然,已被证实,太阳落下时分,恶鬼便会出现,游走于大街小巷,捕食人类。

鬼杀队专门杀灭恶鬼,是通过藤袭山选拔出来的剑士,通过乌鸦交流,分甲乙丙丁戊庚辛壬葵几个等级,在此之上便是柱级,而今柱级仅剩8名,炎柱杏寿郎在无限列车事件中丧命,张协甚觉可惜,之外有后勤部隐,有锻刀人,构成整个鬼灭队体系。

要想成为鬼杀队剑士,必须通过剑士培育人教导,再通过最终选拔,方能成为真正的鬼杀剑士。

没想到刚来就见到漫画的主角炭治郎,和炭治郎在同一个病房,张协内心非常激动,早在看漫画的时候,他就对这个温柔善良又坚强的主角非常有好感,如今对方的病床就在他旁边,他侧过头,就能看见那张乖巧可爱的脸蛋,目光忍不住在那标志性的褐色伤疤上多看了两眼。

活生生的炭治郎就在面前,岂有不搭话的道理?张协往床边挪了挪,距离炭治郎的病床更近了些,对方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让张协亲不自禁的摸了摸身后,才想起来这个世界没有薯片和可乐,他悻悻地缩回手,但又往炭治郎的方向移了移。

距离炭治郎很近的时候,张协更能感受到从炭治郎身上散发出来如同阳光般的温暖,他与炭治郎交谈的愿望更强烈了,初临异界,比起漫画中角色更具优势的方面,在于张协知道更多信息,跳出剧情之外的信息,比如,他知道炭治郎是主角,跟着主角混一定没错。

张协尝试着轻唤一声:“炭治郎?”

炭治郎立刻转过头,看向张协,惊讶地问:“你认识我吗?”

张协点点头说:“我比你们早一年加入鬼杀队,以后可以组个队哟,我叫张协。”

炭治郎立刻肃然起敬:“原来是前辈,好呀。”

小菜穗鄙夷地说:“是那个被小鬼打败的大哥哥呀,现在还是葵级吧?”

张协想把这个叫小菜穗的女童扔出去,他强露出个笑容来:“阶级不重要,重要的是经验,我比你们有经验。”

炭治郎说:“没关系,我们可以组队接任务。”他又关切地问,“张协大哥,你这样歪着头,脖子不僵吗?你可以不用看着我说话,没关系的。”

张协现在的姿势极度扭曲,头搁在床沿上,身子往炭治郎的方向倾斜,他费力的保持身体平衡,一不留意,就会摔下床,听了炭治郎的话,他才微微翻身平躺,暗想: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张协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前身战斗的经历,他讲故事颇有心得,本是败绩,在他口中好似为了大义,为了大局,败得不可耻,败得光明正大。

与炭治郎交谈,比想象中轻松,张协说话,炭治郎认真地听,没有过多质疑,等张协说完,他才轻轻点头,表示赞同。

蝶屋里都是小孩儿,尹之助年龄最大,不过十五岁。

两世为人的张协,前世十九岁,今生十六岁,前世的经验结合今生的记忆,通过有声有色的描绘,逼格满满。

小菜穗撇了撇嘴,不再多说。

猪头人尹之助振臂高呼:“猪突猛进!猪突猛进!”他转而看向张协,从鼻孔里喷出两股气流,“我要和你打架!!”

张协翻了个白眼,这猪头,真会坏事儿,他自动屏蔽掉尹之助,转而笑呵呵地看向炭治郎。

炭治郎制止了尹之助,他说:“张协大哥伤还没好。”

尹之助呼哧呼哧的叫嚷:“谁是大哥?谁是大哥?我可是尹之助大人!”他受到张协故事的影响,此刻热血沸腾,恨不得就地来几个后空翻。

又是下腰,又是伸腿,又是拉肩,仍不尽兴,刷的一下拔出双刀,胡乱挥舞起来。

尹之助是双刀流,张协记得漫画中仅有两位双刀流剑士,音柱宇髄天元和嘴平伊之助,双刀流非常帅气,战斗风格多变,但极难驾驭。

张协记得尹之助还自创了呼吸法,兽之呼吸,真是个天才,当他的目光落在那两把日轮刀上时,赞许的表情凝固了。

两把日轮刀像狗啃一般坑坑洼洼。

这厮的审美观与众不同。

张协不理会那猪头人,他自顾检查了一下身体,看来受的伤比想象中还要重,但自从领会了独孤九剑剑法后,小腹部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团暖流,心意一动,暖流也跟着流淌,所过之处是说不出的舒畅。

张协控制着暖流流遍全身,之前的剧痛感立刻缓解不少,他清晰的感受到,暖流在滋养着伤口,而伤口正在以可喜的速度愈合。

张协再次调出武侠图谱,只有左上角一个小图标被点亮,下面有一排小字,张协仔细阅读,明白过来,每开启一个图谱,就会获得相应的一层内力。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穿越鬼灭日常》为作者俯瞰江山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