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王爷,娘娘又闯祸了

王爷,娘娘又闯祸了

七宝流苏 著

连载中免费

王爷,娘娘又闯祸了是由作者七宝流苏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穿越小说,小说王爷,娘娘又闯祸了全文讲述了穿越成不受宠且被人嫌弃的嫡女?不!这一定是自己拿错剧本了!沈如愿一边吊打身边的奇葩绿茶,一边费尽心思跟厌恶自己的三皇子解除婚约。但……突然凑上来的顾行舟是怎么回事?她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顾行舟!”沈知愿被男人压在墙上,小脸通红,“男女有别!”男人微扬嘴角,“那就做我的女人。”

7.2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05

免费阅读
《王爷,娘娘又闯祸了》是由七宝流苏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穿越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7.24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王爷,娘娘又闯祸了小说主要讲述了:穿越成不受宠且被人嫌弃的嫡女?不!这一定是自己拿错剧本了!沈如愿一边吊打身边的奇葩绿茶,一边费尽心思跟厌恶自己的三皇子解除婚约。但……突然凑上来的顾行舟是怎么回事?她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顾行舟!”沈知愿被男人压在墙上,小脸通红,“男女有别!”男人微扬嘴角,“那就做我的女人。”

免费阅读

料峭寒冬,刺骨的北风蜷着寒意刮在身上,仿佛小碎刀割进了骨头里。

城外一处较为偏僻的池塘外围着两名体型高大的壮汉,其中一人看着扑腾了片刻便平静下来的湖面,缩着肩膀淬了口痰道:“人死了,咱走。”

这么冷的天,别说一个体质娇弱的女子,就是头牛掉进去也冻得难以挣扎,没会儿准咽气。

沈知愿刚恢复一丝神智,尚未睁眼,就被那狂涌而来无尽的寒意冷的狠狠一哆嗦,倒吸一口凉气,却蓦的吃了一肚子冷水。

“唔?唔!”她在水里?!

沈知愿愕然的眨眨眼,感觉到自己还在下沉,来不及多想,趁着四肢还没有冻得麻木拼了命的往岸边游去!

她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大卡车轮胎碾压在身上的剧痛还清晰的仿如昨日,怎么会……

庆幸的是池塘水并不深,沈知愿带着满腔疑问气喘吁吁游至岸边,手脚并用使上吃奶的劲终于爬了上去。

沈知愿瘫软在地上,睁圆了眼瞪着灰蒙蒙的天,半响,才郁闷的接受‘她’因赐婚给了三皇子,被三皇子约见城外池塘,最后被打昏扔下去的狗血事实!

沈知愿有些哭笑不得,小脸扯出了一个僵硬古怪的表情。

看来她上一世真的已经死的体无完肤,才意外附身到了这个刚被淹死的人身上。

不过……原来这世上还会有如此天真之人。

原主也叫沈知愿,自幼养在乡下外祖母家,即便十三岁被接回伯爵府登上那嫡女之位,她那大大咧咧的动作及粗鄙的行为,皆让京门权贵嗤之以鼻。

金凤凰养在鸡窝里,迟早也会变成草鸡。

三皇子贵为天之骄子,看不上她懦弱愚笨也属情理之中,因为此事还再三要挟过她主动请柬退婚,其表情之阴冷,言语之狠辣,显然对她不怀好意,这傻姑娘竟还毫无防备的受邀独自前来这种偏僻的地方。

“真是#*&……”沈知愿为此具身体原身的悲惨遭遇轻轻叹了口气,谁知牵引了身体某根筋,猛地咳嗽一声。

“咳咳!”回神后方觉四肢百骸被冷水侵蚀了一阵,知觉正在逐渐的消失。

沈知愿哆嗦了一下,赶紧坐定给自己把上一下脉,心道不好。

这荒郊野外,身体又受了寒,再这样下去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怎么办呢……”沈知愿冻的牙齿都在止不住的打颤,赶紧环着身子,搓着双手取暖,秀眉皱成了一个川字,四处看了看,既不可能徒步走回去,也不能坐在这里等死吧。

正在想方设法之际,一个赶马的婶儿忽然由远及近的出现在她的视线内。

沈知愿瞬间大喜望外,眸光亮了又亮,有救了!

沈知愿连忙撑起身拦住了婶儿,好在这婶儿也是个心地善良之人,冰天雪地里看她一个小姑娘冻得脸色发白直发抖二话不说就让她上了马车。

沈知愿东摸西找,摸出了一锭银两,递给婶儿小脸惨白的冲她笑了笑,柔声道:“婶儿,麻烦你送我去伯爵府,这是给您的银两。”

“这有什么,里头有一张棉被,妹子快些裹上免得冻坏了。”婶儿豪爽一笑,也不矫揉造作的接了过来。车里来了个病号,便架着马车飞快往城里赶。

沈知愿将自己裹成厚厚的一团缩在角落里,须臾才感觉到身体渐渐的回温,如释重负的长呼出一口气。

想不到她还能再活下来,这次谁也别想轻易折了她这朵根正苗红的小鲜花!

沈知愿眸光坚定的握了握拳,又思及那三皇子,皱眉,额心隐隐一痛。

这三皇子既然敢动手,就说明他对她伯爵府嫡女的身份没有顾忌,要是知道她这次平安无事的回了去,岂不是会再次痛下杀手?

沈知愿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陷入沉思。

反正她也不愿嫁给那手段歹毒的人,不如回到伯爵府,想办法退了婚。

沈知愿打定主意,搓了搓发痒的鼻子,便放软了身子打算趁此机会闭目养神。

伯爵府里可是有不少等着看她好戏奚落的人,不好好休息一会,待会如何有精力应对?

就在此时,窗外的帘子像是被一阵猛风倏的刮了起来,迟迟不落,风声猎猎作响的吹在她面门上,冻得她呲牙咧嘴狠狠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阿秋!!”

待她苦着脸揉着鼻抬起头来时,对上一双如寒潭般幽冷深邃的眸,正微抿着唇,意味不明与她对视。

沈知愿猛地一愣,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钻进了马车里,毫无声息!

穿着一身墨袍,左肩膀处插着一只箭矢,因受了伤气息有些沉重。他微垂眼,眼神一瞬不瞬牢牢锁定着沈知愿……的唇,眸中划过一丝凶机。

仿佛只要她敢开口喊叫,就休怪他不客气。

沈知愿愣了一瞬,眸光惊艳的闪了闪。

男人的容颜生的刀削斧刻般完美无可挑剔,轮廓深邃,眼睫密而狭长,淡淡一瞥,宛如天人。

沈知愿咽了口唾沫,看懂他的意思,便乖巧的点了点头,裹着一团厚重的棉被如同粽子一般安静的往后挪了半步,大方的给他让出了一些位置。

看着他,嗓音软软的问道:“你怎么了?”

那人冷淡的瞥了她一眼,小姑娘眼睛清澈无害,他静了几秒,便沿着车壁坐了下来。

见他没有回答的意思,沈知愿鬼鬼祟祟的探头看向他插着箭矢的位置,箭插得不深,流了点血止住便好。

那人侧身挡住她探视的目光,递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那眸似乎比寒天腊月里的温度还要冷上几分。

沈知愿撇撇嘴,轻哼一声,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语气说道:“箭上有毒,半日内不解毒,毒素便会流入心脉,十两黄金我便救你,不然你就等死吧。”

那人身子微僵,眸中露出些许探究意味。竟还有一眼能看透他伤势的女子,新奇。

沈知愿对自己十分自信,说完便扭转过头不看他,双手环胸,一副没十两黄金休想她解毒的模样。

她觉得自己现在处境真是太难了,爹不疼继母更是恶毒,必须有点钱傍身才行,这样也好慢慢想办法对付三皇子,然后退婚。

沈知愿算盘打的啪啪作响,男人却靠在车壁上,胸膛随着沉重的呼吸微微起伏,锁眉视线幽深的凝着她,不语。

“你是哑巴么?”沈知愿欲翻白眼考虑到形象又生生转了回来,“十两黄金换一条命,难道不值?”

看他穿着奢华应该也不缺钱财才是。

男人随手扯下腰间玉佩扔给她,沉声道:“没带银子。”

沈知愿手忙脚乱接住玉佩,瞪了他一眼,随后拿在手里仔细的钻研打量。

这玉佩玉质通透,想来也较为值钱。

“妹子,我咋子听到有男人的声音?”婶儿狐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哪有,约莫是风太大,你听差了。”沈知愿笑眯眯的把玉佩收进腰包里,小贪财包的模样引得男人投来一道嗤笑的目光。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沈知愿顿时觉得腰不酸腿也不疼了,坐起来,伸手解下头上的发簪,放在婶儿特意为她准备取暖的火烛上来回炙烤了几遍。

男人定定瞧着她的动作,接着便见长得柔弱无害的小姑娘持着簪子靠近,咧嘴冲他森森然一笑,“快,脱衣服。”

“…不必。”话落,他徒手将肩膀处的衣物撕开一个裂口,露出伤势。

他以为,就算此女子略懂些玄黄之术,也只是泛泛而已。

哪知沈知愿嬉笑的脸色逐渐变得认真,簪子稳重迅速的在他伤势旁划了三刀,随后头也不抬的撕下自己的裙角递到他嘴边,“咬着,免得叫出声。”

男人脸色一黑,颇有种咬牙切齿之意:“不必!”

沈知愿用一种是条好汉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沉吟道:“我现在把箭拔下来。”

再没有麻药的情况下,拔箭之痛非常人所能忍,谁料这位好汉硬是吭都不吭,生生扛了下来。

沈知愿赞赏的点点头,点了他几处大穴以免毒素更进一步流入体内,随后用了一段特殊的手法,井然有序的将毒还有脓血从伤口处逼了出来。

“不用看我,这手法,祖传,你看了也学不来。”沈知愿不用抬头就知道那人冷的跟冰渣子一样的眼睛在看着她,得意的哼哧一声。

有意思。

“这毒再晚一会,你必死无疑,现在我把毒血给你清了,止了血,回去后你去药铺抓些还阳草、青灵芝、洛书花熬药,早晚服用,不出半月身体就能恢复如初了。”

顾行舟淡淡颔首,能清晰感知到身体轻松了许多,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启唇,“多谢。”

话落,人已消失在窗户外,余窗外一串珠帘同沈知愿一样惊叹的相互撞动,发出珠落玉盘般的清脆声响。

少侠好功夫!

“妹子,咱们快到伯爵府了。”婶儿在外提醒道。

沈知愿拍拍手,纯良无害的双眸淡淡划过一丝冷意。

继母刁难虐待,继妹恶毒讥讽,说是伯爵侯府,其实便是个虎穴之地。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王爷,娘娘又闯祸了》为作者七宝流苏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