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寒月宫

寒月宫

奈兮米西 著

完本免费

寒月宫是由作者奈兮米西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寒月宫全文讲述了寒月宫宫主凌商儿自两年前被宫内叛徒杜鹃下毒谋害,一病不起。自此,寒月宫的弟子一直为医治宫主的灵药而奔波,两年后,得到治疗后的宫主也好转起来。而寒月宫的各个弟子也获得了自己的幸福。

16.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7/19

免费阅读
《寒月宫》是由奈兮米西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16.2万字,目前以更新完,寒月宫小说主要讲述了:寒月宫宫主凌商儿自两年前被宫内叛徒杜鹃下毒谋害,一病不起。自此,寒月宫的弟子一直为医治宫主的灵药而奔波,两年后,得到治疗后的宫主也好转起来。而寒月宫的各个弟子也获得了自己的幸福。

免费阅读

明明是初秋,天气也还尚热,但是寒月宫里的姑娘们却都已经穿上了深秋才穿的衣裙。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寒月宫着实太高,总是比山下要冷上许多。那鸽子从山下飞来,也哆哆嗦嗦地受不了这温差。

姬索月见到鸽子,就索性捉了下来,打开信笺看了一下,随机去找宣薏,讲信笺给她。

“怎么信在你这里?”宣薏接过了信,好奇地问了一句。

“恰巧路过,就直接拿来了。你且看看吧,咱们寒月宫是不是也该去外头立立威风去了?”

宣薏看了那信,瞪了姬索月一眼,说道:“什么事情就立立威风。现在是寒月宫立威风的时候吗?你还是保护好宫主才是正经。这件事情,我会去问问凌楼主的。”

宣薏口中的凌楼主是寒月宫根蒂楼的楼主凌商儿。根蒂楼司情报,卫宫楼则是负责保护寒月宫及寒月宫弟子。此次岐黄楼的弟子们下山为楼主寻觅到了解毒的天山雪莲,却是有三个不明来历的人从中作梗。这般与寒月宫过不去,岂能随意处置!

传信回来的人是岐黄楼弟子木棉,为人很是心细,将那三人的特征描述详尽。凌商儿对着那些特征查找了一番,便查出了那三人的身份。

能有这般胆子的果真不是一般人。那三人是淮阳富有盛名的左家庄的少爷和小姐们。只是寒月宫自建立以来从未与左家庄有过摩擦,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这左家庄何故要这般为难寒月宫,要将宫主至于死地呢?

姬索月回到清漪楼后就不大对,整个人魂不守舍的。

虞小苔伸手在姬索月的眼前晃了晃,见她终于回过了神,才在一旁坐下,调侃道:“右护法,你身兼保护宫主的责任,怎么坐在这里,竟然连我来了都不知道?”

姬索月看了她一眼,反击道:“左护法,你也肩负着保护宫主的职责,怎的还来这儿调侃我啊?”

“得得得。”虞小苔立马认输,“从小我就说不过你。说说吧,遇到什么事情了?”

“我想下山。”

“下山?”虞小苔知道姬索月是个直性子,却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能把这么大的事情也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你走了,谁保护宫主啊?”

姬索月当即很不给面子地翻了一个白眼。

虞小苔是左护法,出身于岐黄楼,专门照顾中毒的宫主南宫漪。而姬索月是右护法,出身于卫宫楼,其职责就是贴身保护南宫漪。

不过,也没有到非她不可得地步。这里可是她们的地盘,加之卫宫楼的姐妹众多,也不是她一走就不行的。

“我会让楼主将绮雪带一队人在外头守着。你照顾好宫主便是了。”

虞小苔见她连后续的安排都想好了,自然是思索了好久的。她眸子一转,问道:“可是有子规的消息了?”

姬索月眸光闪烁,隐隐也有些泪光。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她应该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吧……”

一女二男。说不准那个女子就是子规呢?

在卫宫楼,宣薏正在敲定下山帮忙的人手,然后姬索月就来了。听了她的说法,宣薏告诉她:“不是子规,是左家庄的小姐左陶。”

“我们何时得罪了左家庄?”

“我也不知,正打算遣一个得力地去看看呢。”

“如此我便更要去了。”姬索月的心意更加地坚定,“既然我们与左家庄无冤无仇,那就肯定是有人从中作梗了。”

宣薏看着姬索月如此固执甚至是偏执地神情,叹息了一声,说道:“就按你说的办吧。不过若是那三人真的是左家庄的人,还是去找做庄主解决才是上策。毕竟寒月宫建立不过两年,根基不稳。”

“是,索月明白。”

姬索月是偏执的。因为在她的心里,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才导致南宫漪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有人要抢天山雪莲,她杀。当初毒害南宫漪的人,她更要杀。两年前她就当着所有寒月宫弟子的面赌咒发誓,子规只能死在她姬索月的手里!

姬索月没有带弟子,只是一个人拿着画轴就下了山,与押送天山雪莲的弟子们回合。谁知道,她刚到那里,就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姬姑娘,乐儿姐姐被人抓走了。”

“可是那三兄妹?”

“不是,是一个叫洛云箫的男子。我们回来的时候在他家里留宿,谁知道她病倒的娘亲也需要这天山雪莲。他不能丢下重病的娘亲一个人去西域寻药,现在就盯上咱们了!我们念在他也是一片孝心,只是将他赶了回去,不敢下重手,谁知道如今,她竟然将乐儿姐姐给抓走了。”

说话的人是木棉。她也是担心姬索月会不知道事情的经过,这才罗里吧嗦地讲了一大堆。而姬索月的正经师妹,卫宫楼的管事师姐墨香只是横了姬索月一眼,说道:“你来了正好。我刚想到一个计策……”

姬索月听到这个计策,觉得甚好,又想起自己下山来的本意,就将画轴展开给她们看,询问道:“木棉所说的,可是这三个人?”

“是了!这画上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姬索月心下也有了计较,说道:“那便先救出喜儿,我再去淮阳一趟。”

“淮阳?姑娘去那儿做什么?”

“这三人是淮阳左家庄的。我们不好直接对付,自然找老的来。”

没过多久,就到了要去救乐儿的时候。她们押着天山雪莲出发,姬索月正想着自己现在也应该走的时候,就看见和画像上相差无几的三兄妹跟着一起去了。

姬索月皱了皱眉,然后迅速地跟上了他们。

姬索月的轻功很好,或者可以说寒月宫的人擅长轻功。尽管是在茂密的山林里,姬索月跟踪人,依然可以做到悄无声息。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在姬索月想要洒出迷魂粉让他们老实安分不要捣乱的时候,为首的那个少年就揽着弟弟妹妹躲开了姬索月的攻击,还打量了姬索月一番,笑问道:“姑娘可也是寒月宫的人?怎么前几天未曾见过姑娘?”

身手真是敏捷,不愧是左家庄的子弟。

姬索月心想着,然后就飞快地绕着他们三兄妹转了一个大圈。那三兄妹只觉得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左桢刚想提醒他们不要闻,赶紧闭气。可是他们都在下一刻昏厥,倒在了地上。

姬索月也不敢轻信他们,伸出脚在他们身上乱踩了一通,确定他们是真的晕了,再抽了藤条将他们捆在了树上。

墨香带着弟子们押送天山雪莲到了洛云箫要求见面的地方。那里只有一个小破屋;墨香下令,弟子们就将那小破屋给包围了起来。

没一会儿,小破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洛云箫挟持着乐儿走了出来。

“快把天山雪莲给我!”

墨香眼神示意了一下弟子,她们就将推车腿到了洛云箫的面前,还将箱子的盖子打开再离开。墨香说::“现在你应该满意了吧?”

洛云箫仔细地观察了包围她的寒月宫弟子们的位置,继续选择挟持着乐儿,带着她靠近天山雪莲,然后拿着雪莲扔下了乐儿,逃得飞快。

乐儿的脖子上见了血,墨香拿了金疮药给她,就再无其他。乐儿却是一个心急的主,立刻问道:“墨香姑娘,宫主还等着我们救命呢!这要怎么办?”

墨香淡漠地转身,说道:“什么怎么办?我自由安排!”

而另外一边。洛云箫拿到了天山雪莲,自然是十分高兴的,立刻就回了家。追知道,屋里无屋外都没有他母亲的身影。而桌子上,也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他写给墨香她们的原话。现在被反送回来,很是讽刺。

洛云箫关心则乱,急急忙忙地就又拿着天山雪莲去找墨香她们。

但是,其实他母亲此时就和姬索月一起躲在暗处。这山上只有一条路,如果他母亲现在真的在墨香那儿,那他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会遇见他母亲和劫走母亲的姬索月才对。可惜,他太担心,所以不曾想到。

姬索月看着那离了冰块的保护,在高温下慢慢开始异变的天山雪莲,心中有说不出的心疼。抓着洛家母亲的手就愈发地重。

洛家母亲吃痛,却也没有吭一声,只是虚弱地对姬索月说:“云箫也是一片孝心,还请姑娘可以网开一面。”

姬索月看着洛家母亲,笑道:“那伯母可否也告诉你家的孝顺儿子一声,对我们姐妹几个,也网开一面呢?”

“姑娘!”洛家母亲顿时就慌了。

她过了大半辈子了,一眼就看出这位姑娘与之前的那些不一样。虽然那个墨香姑娘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却也不曾像这位姑娘一样,随时就透露着杀气。而且照她刚才说的话,怕是不会放过洛云箫了。

洛家母亲的感觉很对。但是姬索月也并不是杀人成性。她的原因很简单,只是怕麻烦罢了,所以,才会选择一个最最干净利落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下一页

版权说明

《寒月宫》为作者奈兮米西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