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凶宅笔录

凶宅笔录

任语丁 著

完本免费

凶宅笔录是由作者任语丁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灵异小说,小说凶宅笔录全文讲述了我进了一家房屋中介所,那天晚上,一个穿旗袍的女人找上了我.......

78.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7/19

免费阅读
《凶宅笔录》是由任语丁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灵异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78.1万字,目前以更新完,凶宅笔录小说主要讲述了:我进了一家房屋中介所,那天晚上,一个穿旗袍的女人找上了我.......

免费阅读

有人横死的房子就叫凶宅,因为是横死,阳寿未尽,怨气难消,魂不入轮回。一旦住进这样的房子里,轻则全家倒霉,重则会有血光之灾。

以下是真实新闻报道:

报道一:我市发生凶杀案,新婚夫妇入住新居,第二天被人发现死在家中,新娘用菜刀砍死新郎,然后自杀。

原本恩爱的两个人为什么会挥刀相向?

报道二:我市某开发公司遭遇困局,新开发的楼盘中间有一座无主的老宅,机器接近老宅会莫名的熄火,人靠近老宅会莫名心慌,甚至昏迷,目前已经有十几名工人住院治疗。

开发商赚黑钱,这老宅子你还敢动吗?

报道三:房屋中介高价诚聘业务员,无学历要求,无心脏病史,无性经历。

这间中介公司招的真的是卖房子的吗?

我叫萧然,接下来讲的是关于凶宅的事。

仔细想想,我第一次接触凶宅的时候应该只有八岁,那间旧房子是父亲单位分的,听人说这里之前住了不少学生,后来莫名其妙起来一场火,那场火过后单位找人简单修了一下,然后当成福利房分给单位的职工。

这原本是好事,可惜,住进去的第一个晚上就出了事。

那天我很高兴,来来回回的帮着搬东西,因为累了,所以睡得很早,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就醒了。

我几乎没有起夜的习惯,那天晚上醒得有些蹊跷,可能是晚上多喝了几口饮料,一个人从房间里出来趿拉着拖鞋朝着厕所的方向走。

这里的筒子楼很破,厕所和厨房都是公用的,走廊里甚至连灯都没有,只有微弱的光亮透过一侧的玻璃从外面透进来。

嚓嚓嚓......

我沿着昏暗的走廊往前走,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我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心里嘀咕着,这是啥动静。

我继续往前走了几步,隐约的瞧见公用厨房的里面有一个影子晃了几下。

当时小,也没多想,上完厕所就回去睡了,睡了一会,突然觉得浑身发热,滚了几下把被子踢了,还是不行,越来越热,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团火包围。

“爹,娘。”

我睁开眼睛,当时嗓子干得厉害,我想出去喝水,那扇破旧的木门居然没有办法打开,我拼命的喊,用身体撞,门就是不开。

当时特别害怕,透过门缝,居然隐约的听到女人的惨叫声。

怎么办,怎么办?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发出这样凄惨的叫声,因为害怕,当时直接钻到床底下,两只手死死堵住耳朵,那个声音消失了,我从床底下探出头向外看,屋子里很黑,什么都没有。

突然,有一只手从后面抓住了我,当时拼命的往出爬,身体根本动不了,想喊出来,居然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当时以为这次死定了,那个东西抓住我拼命的往后拉。

第二天醒的时候居然是在床上,从床上跳下去,门一下子开了,昨晚的经历只是一个噩梦,这件事我没说,简单吃了一点早饭背着书包上学。

因为念的是子弟小学,就在我们住的筒子楼的后面,放了学一股脑的往回跑,上了楼,一阵饭菜的香气传来。

几个女人热热闹闹的在里面做饭,唯独最里面的那个位置没有人,我站在边上往里看,那就是昨晚看到的那个人站的位置,虽然当时很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是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就站在那。

娘喊我回去吃饭,吃饭的时候,我有些心不在焉,做作业的时候,隐约的听到娘和爹说公共厨房最里面的那个煤气嘴坏了,最好和单位的人说说给修修,人多不够用。

那天晚上,我又莫名其妙的醒了,推开门往外走,然后又听到了那阵奇怪的嚓嚓声,那明明就是勺子和铁锅摩擦发出的声音,我走过去,这一次看到的和我昨天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那个煤气嘴坏了,我偷偷的往里看,厨房里面完全是黑的,没有一点火光。

我没敢出声,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上完厕所往回走,那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还在,嚓嚓,嚓嚓,每一次声音传出的间隔几乎完全相同。

回到房间,我缩在床上不停的发抖,迷迷糊糊中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就想是什么东西被火烧焦了,还有一阵咔、咔、咔的响声,甚至夹杂着男人和女人的惨叫声,那一晚,我一宿没睡。

住进筒子楼的第三天,我开始发烧,高烧四十度不退,医生也是连连摇头,只是说先住院观察几天,实在不行就转院,几天下来还是不行,后来没有办法,娘带着我去求三婆。

那天不知道三婆和娘说了什么,第二天,我们就搬了家,烧也神奇般的退了,后来,筒子楼真的起了一次火。

那场火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点起来的,一个人在半夜偷偷用打火机点着了走廊里的纸箱子,幸运的是发现得早,只是烧了一些东西,没有烧死人。

就在所有人把矛头对准那个放火孩子一家的时候,那个孩子说了一番话,当时那些气呼呼的大人立刻像见了鬼一样尖叫着跑了。

那个孩子说,那场火是一个带眼睛的大哥哥和一个长头发的姐姐让他点的,如果不点就烧死这里所有的人。

我当时跟着娘回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就站在那个孩子的旁边,所以很清楚的听到他说的话。

我不由得让我想起那个每天晚上在厨房里面的那个影子,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孩子说完居然转过身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他的嘴里发出嚓嚓嚓的响声,我吓得浑身发抖,拉着娘往回走,因为那个声音和我做噩梦时听到的一模一样。

这件事很快传开,原来在我们这些人住进来之前,筒子楼里的那场大火烧死了两个学生,正好一男一女,最巧合的是,被烧死的男学生的带着眼镜,那个女学生的头发很长。

第二次经历是租房。

见过三婆以后,娘带着我在外婆家暂时住了一阵子。

外婆家房子小,开始还好,过了几个月,小舅带着怀孕的舅妈回来,房间开始住不开,娘带着我开始四处找房子,一要方便上学,二要便宜,正好附近有一间房出租,看了看比较合适,于是就租了下来。

这是那种南北格局的老房子,虽然破旧了一些,已经比原来住的筒子楼大出来不少,房东说原来住在这的是老两口,孩子给买了房子,所以就搬了出去。

新租的房子里家具,电器都有,几乎就是拎包入住,爹娘那晚有事出去,走的时候叮嘱我不能给人开门。

我写完了作业就去屋里看动画片,看着看着,突然觉得不对劲,当时是夏天,屋子里特别的冷,一阵阵的冷风往里吹。

屋子里的门和窗户都是关着的,我直接扯了一个被单盖在身上,还是不行,当时想出去喝口热水,推开门往外走的时候,另外一个房间里居然亮着灯。

灯亮着,难道是爹娘回来了,我走过去,隐约的听见里面传出一阵说话声。

声音很小,听不清楚。

我推开门的时候,里面的灯一下子灭了,屋子里没有人,只有放在放在边上的那把破旧的摇椅在黑暗中不停的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这时听到有人敲门,走过去打开门,门外站着两个完全陌生的人。

他们是原来住在这里的人,说是落了东西在这里,当时也没想太多,两个人进来,转了一圈,嘴里不停念着,东西放到哪了,怪了,怪了,然后就走了。

一连几天,每天晚上都是相同的情形,我把这件事和娘说了,娘开始不信,警告我小孩子不能说谎。

第二天晚上,娘留在家里,那个敲门声又出现了,我高兴的跑过去,因为我说的时候,娘认为我在说谎,门开了,外面根本没有人,当时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爹娘忙,很多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家,那对老夫妻几乎天天都来,我反而习惯了,只是不清楚他们到底在找什么东西,直到有一天,我在柜子里翻到了一张黑白照片。

这仗黑白照片压在箱子的下面,我拿起来,照片上的就是每天晚过来找东西的那两个人。

那一天晚上,他们又来了,我拿出照片,他们说就是这个,从他们脸上的表情,这张照片应该对他们很重要,不过要我烧给他们。

当时小,不懂那么多,就在门口把照片给烧了,从那以后,老两口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或许可以算上一次,第三次更加离奇。

就这样,在那间租的房子里住了五年,当时要上初中,娘又开始张罗着买房,那个时候房子还不算贵,很快房子就买下了。

住进新房子,爹娘就开始吵架,开始的时候还背着我,后来干脆不管了,几乎天天在吵。

在我的印象里,爹娘的感情一直很好,为什么住进新房子一切多变了。

爹学会了喝酒,没事就出去和人打麻将,最后发展到赌博,家里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要债的天天堵门。

因为单位不景气,爹选择下岗买断,买断分的钱还是不够还债,娘赌气带我回了外婆家,幸好遇到了三婆。

三婆,就是小时候给我看过相的那个老人,和我家是亲戚,满脸的皱纹,我对三婆印象很深,尤其是她脑门上那个特别吓人的肉瘤,就像是多长出来一只眼睛,听娘说完家里的事,三婆觉得不对劲,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性情大变。

三婆和我们一起回去,一进门,三婆拿出一个很旧的米斗,这种米斗现在已经很难找到,米斗里面放满了米,看着那些米不停的往下落,落到一半突然停了。

三婆让我们出去,当时里面发生了什么并不清楚,我和娘在外面等着,过去一个小时,三婆开了门让我们进去,然后在床底下翻出很多的纸牌还有麻将,当时让我们立刻找来铜盆把这些东西给烧了,最后烧了纸钱,这件事总算是过去。

我记得三婆走的时候说过,这间房子里死过人,是个赌鬼,应该是被人逼债,最后走投无路上吊死了,是横死。

那件事以后,爹不赌了,不过身体大不如前,家里欠了十几万的外债,高中毕业之后,我出去打工,压根没有想过,这辈子会和凶宅扯上关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凶宅笔录》为作者任语丁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