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成吉思汗血战天下

成吉思汗血战天下

蒋益文 著

完本免费

成吉思汗血战天下是由作者蒋益文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历史小说,小说成吉思汗血战天下全文讲述了成吉思汗手握凝血,一代战神横空出世,金朝的木驴钉死了部族的祖先,塔塔儿人的毒药谋害了生身的父亲,国恨家仇刻骨铭心,复仇的怒火熊熊燃烧。黄金家族一败涂地,众叛亲离。惩处叛逆杀死亲弟,部族仇杀死里逃生,借助东风结交安达建立联盟,崛起草原横行天下,血战四方。像灰尘一样消灭几十个敌国,像狼群一样夺走无数仇人的妻儿,像旋风一样卷走天下如山的财宝。

31.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5/02

免费阅读
《成吉思汗血战天下》是由蒋益文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历史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31.6万字,目前以更新完,成吉思汗血战天下小说主要讲述了:成吉思汗手握凝血,一代战神横空出世,金朝的木驴钉死了部族的祖先,塔塔儿人的毒药谋害了生身的父亲,国恨家仇刻骨铭心,复仇的怒火熊熊燃烧。黄金家族一败涂地,众叛亲离。惩处叛逆杀死亲弟,部族仇杀死里逃生,借助东风结交安达建立联盟,崛起草原横行天下,血战四方。像灰尘一样消灭几十个敌国,像狼群一样夺走无数仇人的妻儿,像旋风一样卷走天下如山的财宝。

免费阅读

蒙古族是中国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长期生活在蒙古高原上。蒙古族的直系祖先,是和鲜卑、契丹人属同一语系的室韦各部落。

隋唐时代,他们分布在契丹之北、鞑靼之西、突厥之东,约当今的洮儿河以北,东起嫩江、西至呼伦贝尔的广大地域。曾受突厥的统治,突厥人多称之为达怛鞑靼。

唐贞观年间,突厥势衰,室韦人归附于唐。继突厥而起的回鹘政权崩溃后,室韦-达怛人大批进入大漠南北。大约在9至11世纪,其中的一支蒙兀室韦,从望建河,今天的额尔古纳河下游之东逐渐西迁,到了斡难河,今天的鄂嫩河、克鲁伦河和土剌河,今天的图拉河三河的上源一带,分成尼鲁温蒙古,“出身纯洁”的蒙古人和迭儿列斤蒙古,一般的蒙古人两大支,合称为合木黑蒙古,全体蒙古人,其中包括许多大大小小的氏族、部落。

合木黑蒙古之外,当时在蒙古高原活动的,还有蔑儿乞、塔塔儿、克烈、乃蛮、斡亦剌等部。

雄鹰在蓝天白云之上飞翔,广阔无垠的蒙古高原,就像浩瀚无边的海洋,东起大兴安岭,西抵阿尔泰山,北自贝加尔湖,南临长城。纵横万里,地域宽广,草场宽广,牛马成群。

蒙古高原的中部,自东向西有一条戈壁地带,戈壁以北地区称漠北,以南地区称漠南。这里一片黄沙,千古荒凉。蒙古高原上,有纵横的山岳和起伏的丘陵,碗蜒曲折的河流和许多湖泊,有广阔无垠的草原,茂密的森林和大片的戈壁沙漠。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祖先就在这里繁衍生息,蒙古民族富有浓厚的神秘的色彩,蒙古历史是一部引人入胜的传奇。

蒙古高原,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在茫茫的大草原上,蒙古包像繁星一样布满了大地,炊烟袅袅,牛羊成群,人欢马叫,到处是一派热闹的影响。

在这热闹的场面却到处充满了杀机,蒙古各个部落了争夺牧场和草地,经常发动战争,相互征伐,刀光剑影,血溅沙场。

草原上,有一群身着蒙古服装的牧民,赶着牧群在草原上游荡,牧民们在草原上一边跳舞,一边歌唱:

星空旋转着,

众部落都反了,

不得安卧,

你争我夺为财货。

草地翻转了,

所有的部落都反了,

不得下榻。

你攻我打,

没有思念的时候,

只有彼此冲撞。

没有躲藏的地方,

尽是相互攻伐,

没有彼此爱慕,

尽是相互厮杀!

在蒙古与其他部落刚刚发生的战争中,蒙古部落被打得落花流水,惨败后逃窜四方,只有两男两女幸免于屠杀,他们逃到人迹罕至的地方,那个地方叫额尔古纳.昆,一座险峻的山岭,山清水秀风光秀美。

额尔古纳.昆,群山环抱,中间草场丰美,只有一条历尽艰险才可达其间的羊肠小道,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路径和那里相通。这里地处偏僻,远离其他的部落,他们在此避免了骚扰和抢掠,平安地生活了下来。

随着岁月的流逝,蒙古人口不断繁衍,部族逐渐扩大,狭小的山谷,再也无法容纳庞大的部族。

部落里的孛儿帖赤,“苍色的狼”,他的妻子豁埃马兰勒,“雪白的鹿”,带领部族寻找矿山,开采矿石,冶炼钢铁,打造铁器,开山修路,把庞大的部族带到了广阔的平原上。

大约在840年以后,蒙古部族西迁到怯绿连河,今天的蒙古国克鲁伦河、斡难河,今天的蒙古国的鄂嫩河、土兀剌,今天蒙古国的土拉河的发源地不儿罕山,也就是今天蒙古国的大肯特山一带,居住了下来。

那对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夫妇,在额尔古纳.昆居住了许多年,不断生息繁衍,随着岁月流逝,不知过了多少年,由于人口的不断增多,蒙古帐篷日渐增多,就像满天的繁星,布满了牧场,过去宽阔的草地逐渐变得狭窄,部落里的居民们都感到难以容住,部落里的乞颜首领,召集部众就商量走出山谷,去开辟新的地盘,扩大部族的生存空间。

阅历丰富,足智多谋的部落首领孛儿帖赤,“苍色的狼”,和他的妻子豁埃马兰勒,“雪白的鹿”,带领部落里的工匠,在附近的草场里找到了铁矿,欣喜若狂,召集工匠开始在这里冶炼钢铁,制造各种用具和兵器。这里没有燃料,他们就从森林里砍伐了许多木柴,挖出了地下的煤炭。他们宰杀了七十头牛马,用整张畜皮制成七十个风箱。

完成一切筹备工作,他们就在矿山脚下,用七十个风箱一齐煽起熊熊火焰,工匠们轮流着,燃起大火,夜以继日地工作,一直到把整座大山烧烧烫,让他像冰山一样熔化。部族工匠们冶炼出了大量的钢铁,打造出了无数开凿山石的工具,整个部落里男女老幼齐上阵,开始齐心协力,男女老少齐上阵,顶冒雨连续苦战,终于开辟出一条平坦的大道,打通了与外界的通道。

熔山开路的情景长久地留在蒙古人的记忆中,蒙古民族为了表示祖先解放民族的感激之情,成吉思汗家族保持着在除夕之夜,以风箱煽火烧铁,把烧红的铁放到砧子上用锤子击打的习俗。

出山的道路打通以后,孛儿帖赤,“苍色的狼”,和他的妻子豁埃马兰勒,“雪白的鹿”,率领部族,带着牧民们的骆驼、牛马和羊群,和从山谷走出来,来到了广阔的原野上,打开了全新的天地。

从狭小的空间,来到了广阔无垠的草原上,群鱼入海,飞鸟投林,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一个强悍的部落逐渐形成。

茫茫的高原上,昔日强大的游牧牧民族如突厥、回髀已经接连衰落下去了,高原处于无霸主状态,室韦人几乎可以放心大胆地寻占新的生存空间。正在这时,其他室韦,鞑靼人也趁机或向西或向南扩展着势力。

起源于额尔古纳.昆氏族的蒙古人,成吉思汗的部落和祖先,都是孛儿帖赤豁埃马兰勒,苍色的狼和雪白的鹿的子孙。

当时他们已经居住在斡难河,今天的蒙古鄂嫩河,怯绿连间,今天的蒙古克鲁伦河,土兀剌河,今天的蒙古土拉河三河源头的不儿罕山,今天蒙古国的乌兰巴托东南肯持山地区。

蒙古人经过数十代的种族延续,在成吉思汗的祖先中终于诞生了一位旷世英雄,就是朵奔篾儿干。他经常曾经跟随他的哥哥都哇锁豁儿,离开营地,出外到很远的草场放牧。有一天他们到了不儿罕山,只见那丛林夹道,古木参天,隐隐约约地将大山笼罩住了。

都哇锁豁儿就对朵奔篾儿干说:“兄弟!你看前面的大山,比咱们居住的地方,哪里更好?”

朵奔篾儿干回答:“这座山真美,比我们居住的地方好得多了。我们为什么不趁着现在的闲暇时机,去逛一会儿呢?”都哇锁豁儿甩了下手中的马鞭,说:“好,我们现在逛逛吧!”他们兄弟俩跳下马背,手挽手,一起往前走去。

他们兴致勃勃地过了一重山,又过一重山,在苍茫的大草原行走了很远。来到了一处非常险峻陡峭的地方,他们非常好奇,越玩越开心,登上高山,眺望远处,继续向上攀登。他们攀援着树木,扳附着藤蔓,像猴子一样攀登而上。费了好多气力,终于到达了山巅。

兄弟两人,拣了一块平坦的磐石,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他们四处了望,看见四周的草原宽广无边,烟云缭绕,群峰回环,景色迷人,仿佛是别有天地。

他们站在高山峰顶,极目眺望,俯视茫茫无际的大草原,发现那里有两条河流,像彩带一样萦绕在群山之间,江河支流错杂,水波荡漾,映照着沿岸的山林景色,更让人觉得绚丽无比。像一幅美丽的画图,让他们心旷神怡。

朵奔篾儿干看了好久,忽然高兴得跳了起来,对哥哥喊道:“哥哥,这座大山雄伟壮观,真是好看极了!咱们为何不如迁居到这里来,我想这件事还要请你当哥哥的最后作决定呢!”

他说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听见哥哥回答,朵奔篾儿干不觉得烦躁起来,又叫了几声哥哥,这时才听见哥哥回答了一句话:“你不要忙!等我看清楚了再和你说话。”

朵奔篾儿干问他说:“你在看什么,有那么着迷?”都哇锁豁儿对他的弟弟说:“你没有看见山下有一群行人吗?”朵奔篾儿干说:“什么行人不行人的,管他们做什么?”

都哇锁豁儿回答说:“在那队行人里面,有一个好女人呢,激起了心中压制了很久的欲火,难道你说不想看看,饱饱眼福?”朵奔篾儿干听完话,就对他的哥哥说:“哥哥真是想女人想疯了!莫非你想把那个女人弄来作老婆?”

都哇锁豁儿说道:“现在还不能这样说,我已经有了老婆了,那个女人如果还没有嫁过人,我就去和她提亲,把她弄来配你不是很好的一对吗?”

朵奔篾儿干回答说:“你知道我的眼睛无用,在这里远远看去,只有几个人影,你怎么能够辨别得出那个女人究竟长得动人还是不动人?”

都哇锁豁儿回答说:“我说她长得勾人就长得勾人,你如果不相信,你就亲自过去看一看,就一切都明白了!”

朵奔篾儿干那时正是青春年少,听说有漂亮的女人就来了兴趣。他听说有个美女出现在眼前,真是求之不得,就禁不住飞快地跑下山去了看过究竟。

他们兄弟俩差别很大,都哇锁豁儿是一个视力很好的千里眼,就像草原的雄鹰一样明亮无比。朵奔篾儿干却只有一只好眼睛,视力糟透了,只能看大略几里以外朦朦胧胧的景物,对队伍里女人却无法看清楚,部落里的人也叫他一只眼,独眼龙。

朵奔篾儿知道弟弟的视力极好,能看见到别人所无法看清的景物,就叫他的弟弟赶快前去探望,看看是不是真实的,他自己也跟在后面,慢慢地从山上走了下来,想看看美女有多么勾人,能不抢来做自己的新娘。

那天秋高气爽风和日丽,正当青春年少情欲冲动的朵奔篾儿干和哥哥都哇锁豁儿,在山上游玩的时候,远远的看见有一群人驱赶着五辆艳丽的马车,护送着一个勾人的美女在草原路过,他们激动得心都从胸膛中跳出来了,恨不得立即与那个美人共度良宵。

朵奔篾儿干心急火燎地一口气跑到了山下,果然看到前面来了一群老百姓,队伍中有一装饰辆艳丽的车子,里面坐着一位穿戴整齐,婷婷玉立的大美人。圆圆的像月光一样皎洁,明亮的眼睛像湖水一样清澈明亮。朵奔篾儿从来没有看见过那样的大美人,认为真是天仙来了,心嘣嘣地跳动,神魂颠倒。

朵奔篾儿干看见美人,魂不守舍。那美人好像已有所察觉,也睁着明亮的双眼。

这时她才发现,他也长得非常英俊,也禁不住和他暗送秋波,色色地对朵奔篾儿干连看了几眼。他们既像是在吊膀子,又像是在拉皮条,那些在场的人都看出这位美人,的确动人,美貌非凡,让别人着迷。

朵奔篾儿干竟看得发呆,魂魄早已经被那小美人勾引过去了,站在那里久久不动,直到等到队伍里的美人到了他的面前,他还在目不转睛,色色地一个劲儿地痴望着。突然传来啪的一声,朵奔篾儿觉得背后被谁用力地拍了一掌,这时才回过神来,扭转身子,发现拍打他的不是别人,原来是他的哥哥都哇锁豁儿,笑嘻嘻地站在他的背后。

朵奔篾儿干对他的搅和很不满意,也来去仔细询问他什么,又转身去色色看着那个美人,这时他又听见背后有人大声地对他说道:“你真是一个呆子,只知道一味地胡思乱想!看见美女就想弄上手,为何不去问明白她的来历?”朵奔篾儿干听了这话,才如梦初醒,从痴迷中醒悟过来,连忙跑上前去,向那些人行了一个礼,问他们说:“你们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

队伍中有一老者满脸皱纹,神情庄重,也向他回了一个礼,回答他说:“我们是豁里剌儿台蔑儿干一家人,也就是巴儿忽真草原上的主人,那里的领主。”朵奔篾儿干问他:“这位年轻的女人是你的什么人?”

那位老者笑了笑,回答他说:“她是我的外孙女儿。”朵奔篾儿干又问:“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外孙女儿又叫什么名字?”那老者回答:“我的名字叫巴尔忽歹篾尔干。我只生养了一个女儿,名字叫巴儿忽真豁呵,嫁给了豁里秃马敦当老婆。”

朵奔篾儿干听了这话,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说:“真是晦气!真是晦气!”随即转过身对都哇锁豁儿说:“这件事看来是做不成了,我们还是回去罢!”朵奔篾儿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失望。

都哇锁豁儿对他坏笑了一下,说道:“你连听都没有听清楚,为何就说这件事不能办成?真是蠢货!”朵奔篾儿干回答:“我只记得他说的名字,叫做什么巴儿豁儿,其余我就记不了许多,他们他的女儿的确是曾经嫁过人了。”

都哇锁豁儿说:“你尽是瞎说!他说的是他女儿,并不是他的外孙女儿!”朵奔篾儿干想了一想,才如梦初醒,觉得哥哥的说得很正确。就说:“哥哥眼睛和耳朵都好使,还是请阿哥亲自问他一下好了。”

都哇锁豁儿打起精神,大踏步地走上前去,弯下腰向老者行了礼,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慢慢地问明了他们的详细情况,才知道那位勾人美人的名字,叫作阿阑豁阿。在他们的交谈中,老者也详细叙述他们的来历。

这里是在豁里秃马敦草原,首领对部族里的民众非常苛刻,禁止捕捉貂鼠等动物,他们无可奈何,为了生存就投奔到这里来了。都哇锁豁儿道:“这座山已经有了主人了吗?”那们老者回答:“有了主人了,这山的主人叫作哂赤伯颜。”

都哇锁豁儿听了,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别的事我们就不想管了。只是不知你的外孙女儿是不是已经嫁人了?”老者回答说没有。都哇锁豁儿就趁机为弟弟向老者求亲。老者简略地问了一下两兄弟的家族姓氏,家居哪里,就跑过去,对他的外孙女儿耳语了起来,大概是说明情况。

这时候的朵奔篾儿干,眼睁睁地望着美人儿,希望她能立刻答应婚事,哪里知道这位大美人偏偏低着头,不说一句话。后来只得和老者说了几句话,那大美人竟然满脸泛起桃花般的红云,更让他觉得娇艳非常,楚楚动人,心里暗暗下决心非要弄到手不可。

此时此刻,朵奔篾儿干真是心如火燎,非常着急,站一边不住地回口水。最后他才看见到这位大美人的点了点头,好像是同意的样子。朵奔篾儿干脸上绽开了花,喜出望外,不等老者过来说明,就急忙跑到老者面前,弯下腰去急不可待地向老者行礼,没想到被他的哥哥伸手来,把他拦住了。

朵奔篾儿干只得后退了几步,满脸的不快活,心中抱怨着阿哥多事。后来经过老者和都哇锁豁儿的说明,得到允许后,才由都哇锁豁儿叫过朵奔篾儿干,正式拜见老者,行了大礼。他们接着就订明了迎亲的日期后,才告别分手。朵奔篾儿站草原的山冈上,痴迷地看着那群牧民簇拥着小美人离去。

朵奔篾儿干顺着来路返回到驻地,他在途中一边走,一边问哥哥说:“他既然肯把那么好的女儿嫁给我,为什么不今天交给我们带回去,还要故意拖延很久的日子?真让我受不了。”

都哇锁豁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你真是叫化子等不得稀饭冷,一个急性的人物,把男人的面子丢尽了。”都哇锁豁儿又对他说:“你不是强盗,难道还要抢劫美人不成?”朵奔篾儿干这时才知道自己的过失,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

过了几天,都哇锁豁儿挑选出两张鹿皮,两张豹皮,两张狐皮,几张鼠獭皮,统统装进了马车中,命令朵奔篾儿干换上喜庆的服装,率领着家人奴仆推着车辆,到不儿罕山去迎接新娘。

迎亲队伍从早上起程,在茫茫大草原上行走了一天,直到傍晚才将漂亮的新娘迎娶到家。在营地里,新婚夫妇对着苍天行过夫妻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就迫不及待地相互拥抱着进入了新房。新婚之夜,春风放胆来梳柳,夜雨瞒人去润花。小两口恩恩爱爱,尽性地做了一回,淋漓尽致,爽快极了。

结婚后不久他们就生下了第一个是男孩,生育的第二个也是男孩,第一个儿子取名为布儿古讷特,第二个儿子取名为伯古讷特。两个儿子还没有长大成人,朵奔篾儿干的兄长都哇锁豁儿却一病不起,不久就蹬了腿,辞别了人世,魂归长生天去了。

都哇锁豁儿和他的妻子一共生育了四个儿子,他们都倔强得很,对朵奔篾儿干充满敌意,不把那朵奔篾儿干当亲叔叔看待。朵奔篾儿干为此义愤填膺,带着一个妻子和两个儿子,到了大哥墓前痛哭了一场,以后就不在不儿罕山居住了,远走高飞了。

朵奔篾儿干来到远方,建立起营地,白天打猎,夜晚回到家,陪伴妻子和儿子,生活过得也还快活自由,无拘无束。但是老天并没有成全他。没有过几年,朵奔篾儿干受了感冒,浑身酥软无力,卧床不起,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死去了。

临终的时候,朵奔篾儿干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不停地喘着粗气,面对着娇美的妻子和心爱的儿子,依依不舍,痛苦万分地永别了他们,又把那些身后的事情,嘱托给了他的姐妹夫玛哈赉。他长叹了一声,痛苦地离开了人世。

朵奔篾儿干死后,阿阑豁阿青春年少,丧失了配偶,寂寞的日子让她难以煎熬,每当夜深人静,她总是免不得独坐神伤,唏嘘悲叹,岁月难熬。每天晚上只身独眠,孤月当空,被盖冰凉,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幸亏妹夫玛哈赉是过来人,对男女之事有着深切的体验,心领神会,对她嘘寒问暖,体贴入微,时常来往,所有的一切家庭事务,全部由他代理筹办。那样寡妇阿阑豁阿也没有体验到多少生活的艰难困苦,她也是聪明人,心领神会得过且过,自然也觉得非常开心,忘记了寡妇的寂寞和烦恼,女人的头脑总比男人的头脑多一根葱,不由得破涕为笑,转忧为喜了。

转眼间又过了一年,守寡的阿阑豁阿没有男人,她的肚子居然莫名其妙地鼓胀了起来,后来竟然越胀越大,行走也越来越费劲了。到了足月临盆的那一天,竟然产下了一名男孩。

更让他们奇怪的是阿阑豁阿所生的男孩,还没有断奶,她的肚子又像原来一样,重新鼓胀了起来,接着又产下了一个男孩。

草原上那些好事的人对那件事议论纷纷,说阿阑豁阿没有男人照样生孩子真奇怪。只有阿阑豁阿心知肚明,毫不在意,根本没有当一回事,精心哺养她的孩子们,无论是前夫和无夫生下的孩子,她都一视同仁,细心照料。

偏偏这时肚子里又产生了怪事,鼓胀十个月之后,又生下了一个男孩。到了临产的时候,仿佛有吉祥的光芒照射着产妇生产的帐篷,他们感到万分惊奇,婴儿的啼哭声音,也和平常人迥然不同,声音响亮,不由得让他们暗暗吃惊。

阿阑豁阿对那件事也感到很不寻常,她知道这个孩子一定不同寻常,非常欣慰。她就给大儿子取名为不忽合塔吉,二儿子取名为不固撤儿只,三儿子取名为孛端察儿。

阿阑豁阿与朵奔篾儿干生了两个儿子,后来朵奔篾几干死了。阿阑豁阿成了寡妇,又生了三个儿子:不忽合塔吉、不合秃撤勒只、孛端察儿。

阿阑豁阿没有男人,日光让她怀孕生下孩子的传说,在蒙古草原广为流传,他们都信以为真。他们把蒙古人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称作尼鲁温蒙古,尼鲁温的意思是“腰”、他们说他们是从阿阑豁阿纯洁的腰间出生的,是天光所生的不平凡的人物,他们就是孛端察儿为始祖的祖的孛儿只斤氏,成吉思汗就是出自这个氏族,也就是黄金家族。

除此以外,大漠草原上还有合答斤、散只斤、巴阿邻、照烈、主儿乞、巴鲁剌思、兀鲁兀、泰赤乌等众多的氏族部落。不属于阿阑豁阿的那一部分蒙古人,被称作迭列列斤蒙古。意思是一般的蒙古人。

一般的蒙古人也有许多氏族部落,如兀良合、弘吉剌、许兀慎、伯牙乌等等、尼鲁温蒙古和迭列列斤加在一起,这就是后来的全体蒙人。过去的蒙古人种,多数人的眼睛都是栗黄色的,只有孛端察儿眼睛是灰色的,与众不同。

黄金家族蒙古人的祖先孛端察儿刚刚过一周年,就与众不同,阿阑豁阿对他格外钟爱。

只是古讷特两兄弟,完全是木头脑袋,弄不清楚其中的玄妙,他们虽然已经长大成人,却在心里愤愤不平,私下里议论说:“母羊没有公羊就不能生出羊羔,草原上没有草籽就长不出野草。我们的母亲既无亲房的兄弟,又无元配的丈夫,为何又接连生了这三个儿子?家里只有她的妹夫经常往来行走,莫不和他暗中勾搭,才做下的好事?”

阿阑豁阿没有男人却生孩子,儿子们感到非常疑惑,不知道母亲的肚子里的孩子是怎样来的,他们真想弄一个明白。

下一页

版权说明

《成吉思汗血战天下》为作者蒋益文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