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国色潋滟

国色潋滟

国色潋滟

yt饴糖 著

连载中免费

国色潋滟是由作者yt饴糖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国色潋滟全文讲述了医毒无双擅阳谋,潋滟芳华为国色。武功高强擅领军,惊才绝艳并肩王。她救他,治他,女扮男装助他夺天下。他爱她,护她,任她潋滟国色现芳华。

74.46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9/15

免费阅读
《国色潋滟》是由yt饴糖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74.46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国色潋滟小说主要讲述了:医毒无双擅阳谋,潋滟芳华为国色。武功高强擅领军,惊才绝艳并肩王。她救他,治他,女扮男装助他夺天下。他爱她,护她,任她潋滟国色现芳华。

免费阅读

在一片静谧的树林里,一个碧色衣裙的女子正被一群布衣壮汉围在中间,双方互相看着,氛围似乎有些冷冽。

顾安歌看着眼前这群色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布衣壮汉,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她今天不过是图好玩儿进城去了一趟,不想回庄子的时候居然碰上这些劫道得了。看着这群壮汉手里拿着的明显是能见血的大刀,顾安歌危险的眯了眯眼睛,早就听说这附近有一群劫道的匪患,之前一直都没有碰到,虽说顾安歌不是那种为了救济苍生,非要勇闯匪窝的人,但是如今碰上了顺手除了倒也不是什么费神的事。

“小娘子长得真是一幅好颜色,要是今儿陪爷几个乐呵乐呵,爷们今儿就放你一条生路。”说这话的是一个身八尺,国字脸,一笑就露出了一嘴大黄牙的壮汉,看起来是这群人的领头人。

顾安歌的确是长得一幅好颜色,标准的巴掌脸,柳叶眉,桃花眼,樱桃小嘴一点点,唇色浅淡,粉黛不施,头上斜插着一只桃花流苏发簪,配着一身浅碧色的衣裙,更是衬的她肤如凝脂楚楚动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当然,前提是忽略掉她眼底的那抹儿危险。

“乐呵乐呵?你们想怎么乐呵乐呵?”顾安歌的声音轻柔,眼神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抹疑惑和害怕。扮足了一个柔柔弱弱的娇小姐。

那群壮汉显然也是把顾安歌当做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小姐了,见她这么问互相看了看身边的人,然后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然后纷纷放肆的笑了起来,笑声有些荡漾。“小娘子来来来,跟爷过来,让爷好好地疼疼你。”那个领头的壮汉笑的贼兮兮,一边说着一边还朝着顾安歌走过去,似乎是想把她拉到一边更隐蔽的地方去。

顾安歌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低下头注视着自己的鞋尖,似乎是被吓傻了一般。

旁边剩下的围在周围的壮汉纷纷开始起哄,有的吹起了口哨,有的嘴里嗷嗷的叫着,似乎是在为自己的老大加油助威一样。

那个领头人就在这群人的调笑声中慢慢的走到了顾安歌的身前站定,然后伸出那只没有握刀的有些粗糙的大手,似乎是想摸顾安歌的小脸。

顾安歌塔头,终于直视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男人的鼻头微动,忽然闻到一股异香,他也没有在意,大家闺秀嘛,谁身上没有个脂粉香味,他深深的吸了一口,调笑道:“小娘子身上好香啊!哈哈哈哈。”

顾安歌闻言忽然就笑了,很美很美,如月宫仙子般清冷迷人。看的周围的大汉都有些痴了,这些人常年待在这些山野之地,哪里见过这般美的俏佳人。“很香吗?”

那个领头人嘴角扯出了一抹猥琐的笑容,刚想说什么,就忽然发现眼前这个娇小姐变得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高。最后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还在想,这个娇小姐真的好美。

“老大!”围在两人身边的那些大汉见自家老大突然七窍流血的倒在了地上,脸色突然一变,目光中露出了警惕之色,手中原本垂着的刀也握紧着对着顾安歌,很显然,他们都小看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没有丝毫杀伤力的娇小姐了。

顾安歌也不在意,慢慢的往前走,莲步轻移间,一股异香慢慢飘出,随着她的步伐,慢慢的围着她的那些人也忽然的倒在了地上,个个七窍流血,面目狰狞,看起来分外吓人。看着这些倒在地上的人,顾安歌眼中多了一抹幽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为什么非要来招惹她呢,明明她一般都不喜欢杀人的呀。

说实话,顾安歌这些年在江湖上的名声当真是挺好的,大家都说她是菩萨貌,菩萨心,心地善良,医术高超。但是,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医术好的人,毒术一般都不会差,更甚者更好。顾安歌的确是心地善良,当然那是因为见过她不善良的大多数都被她毒死了,剩下的也都是不会出卖她的人。她对普通百姓能够有十二分的耐心和善心,可以不计回报的出手救人,但是对于一些立志要来找死的江湖败类和犯到她手上的人,却还是相当能够下得去手的。

正当顾安歌打算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顾安歌眼神一变,有些苦恼的捋了捋自己耳边的碎发,眼神在树林里绕了绕,然后足见轻点,飞身落在了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上,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了树叶里。

顾安歌才将自己身子藏好,不远处就来了一队侍卫装扮的黑衣人,看起来有些狼狈,似乎是或多或少的都受了一些伤,黑衣人中间还护着一个同样一身黑色劲装的男子,男子低垂着头,被两个侍卫搀扶着,似乎是已经晕了过去。

那群侍卫来到顾安歌刚刚下了杀手的地方,看着地上面目狰狞横七竖八的尸体,原本就警惕的目光顿时就变得更加警惕了,手中握着的刀剑也握的更加紧了。

就在这些侍卫警戒的时候,身后又跟上了一群蒙面人,人数足足是侍卫的两三倍,看起来也比这些侍卫的状态好了很多。蒙面人很快就把侍卫们围在了中间,一言不发的直接就拿着刀剑冲了上去,刀刀狠辣,招招致命,看起来很明显就是为了要这些人的性命。

这些侍卫的武功倒是当真不俗,虽不是以一敌十的高手,但是挡住这些人一时半会儿倒是也可以,当然,这要是在这些侍卫全盛的时候,这些侍卫因为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过了一会儿倒也有些抵挡不住了。

护着那个黑衣劲装男人的两个侍卫见此便想突出这些蒙面人的包围,不料还是被挡了回来。然而一会儿之后,那些侍卫就死的只剩下护住黑衣劲装男人的两个侍卫了。

那群黑衣人连连逼近,眼看着这三个人就要没命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扶着男子的两个侍卫身子一僵,然后飞速的放开了扶着男子的手,向远处躲去。蒙面人们见到这两个侍卫的动作,身子不由得也跟着一僵,纷纷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然后向后退了些。

顾安歌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有些疑惑和好奇,但是紧接着她就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如此慎重了。

只见原本被护着的黑衣男子慢慢的站直了身子,低着头不紧不慢的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了一柄软剑,轻轻地抖了抖,“你们胆子倒是当真不小。”从顾安歌的角度只能看见对方的过分殷红的嘴唇似乎勾了勾。

“对不住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罢了。”蒙面人中一个人警惕的回答,似乎对眼前这个男子非常惧怕。

“哦?”男子对这些人的回答也不怎么在意,再次勾唇一笑,然后举剑冲进了那些蒙面人之中,他手中的软剑仿佛有生命一般,在蒙面人中游走,每过一人,就必有一人见血,男子的武功极高,至少是目前顾安歌见过的最好的那一个。

男子似乎也不着急取那些人的性命,反而像是猫逗老鼠一般,这里一剑,那里一剑。这里削去一个人的胳膊,那里削去一个人的腿。一时之间血肉横飞,惨叫连连。男子对这些惨叫声似乎充耳不闻,任由那些人的鲜血喷到自己的身上,男子也不嫌弃,嘴角的笑容反而勾的越来越大了,满身鲜血,脚下都是残肢断臂,身边还都是尖叫声,活生生的形成了一幅人间地狱的样子。配上那男子的表情,妖异而令人恐惧。

不一会儿,男子似乎是逗弄够了,终于舍得下杀手了,才不紧不慢的一个个送这些人上路了。很快这些蒙面人就死的差不多了,男子终于停下了手,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然后转过头看向顾安歌藏身的那颗大树。

顾安歌忽的心头一跳,刚想做什么就发现原本还像是杀神一般的人突然吐了一口鲜血,然后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地上,又沾上了一身的鲜血,退到一边的那两个侍卫见男子倒下了这才对视了一眼,然后飞身到了男子的身边扶起他。

顾安歌看了看地上的惨像,又看了看那个不省人事的男子,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救还是不救呢,救吧,好像会惹上大麻烦,不救吧,这么多年又难得的遇到这么对自己胃口的人,还真的是难以做决定啊。

又看了看那男子,最后还是决定救。

“你们若是再这么耽搁下去,他就真的没救了。”顾安歌终于出声了。

那两个侍卫见此,纷纷拿起了手中的剑,警惕的看向出声的地方,不一会儿,他们就看见一个身着碧色衣裙的少女从树上飞身下来,宛如仙子一般。那两个侍卫显然没有被眼前这个美景迷住,其中一人出声道:“姑娘何人?”

顾安歌有些嫌弃的看了看地上的鲜血,尽量选择一些干净的地方下脚,她是真的不喜欢这些会见血的杀人方式,看起来就有些难受。“救他的人。”

那两个侍卫一怔,面色更加警惕了,谁也不会认为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娇小姐是个无害的人,毕竟,哪个娇小姐会在满地鲜血,残肢断臂到处都是的地方还笑语嫣然的。

顾安歌也懒得搭理他们,直接从袖袋里拿出了一个青绿色的玉瓶,扔给了其中一个侍卫,“里面是望月,先给他服下,对他的伤势有好处,如果你们信得过我就跟上来吧。”说完就转身走了,顾安歌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接下来怎么做就是他们的选择了。毕竟她也不能逼着别人做选择吧。

那两个侍卫将瓶中的药倒了出来,低头闻了闻,见的确是望月,这才给男子喂了下去,然后看了看顾安歌的背影,最终还是扶起男子跟了上去。

顾安歌带着三个人向着自己山庄走去,她五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老宅,机缘巧合之下跟了一个老疯子学的了医术和轻功之后,便自己买了一座山,在山上建了一座山庄,平时没事的时候,她就乖乖巧巧的待在老宅,做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小姐;有事的时候就会去山庄,现在这个情况她显然是不能带着这些人回到老宅了。

进了山庄,顾安歌把三个人带到了一个院子,让三个人安顿了下来。

那两个侍卫受的伤也不轻,刚刚把那男子安顿好,就都晕了过去,顾安歌见此,也只得叫了两个人把他们扶下去休息了。

顾安歌亲自动手把男子的染血的外衣扒了下来,然后探了探男子的脉搏,发现男子的脉搏倒也还算有力,就是内伤有些严重,需要好好地养养,不然很容易就会落下病根的,刚开始吐血大概也是因为本身就先中了毒,然后又受了内伤,再跟人动过了手吗,所以一刺激,这才吐血晕了过去。他身上没有什么外伤,毒也不难解,顾安歌这才松了一口气。既然人都来了,能救的活自然是好的。

想了想,又从袖袋里取出了一个小药瓶,有些心疼的倒出了一颗,给那个男子喂了下去,然后走到桌子边拿起纸笔开了一个方子。

“我的主子啊,你这又是从哪里捡回来的人啊。”就在顾安歌开药方的时候,门外走来了一个抱着七弦琴的十四五岁的少年,一脸的痛心疾首,自家主子的确会时不时的捡回一些各种各样的人,但是眼前这个一看就会给自己惹上大麻烦的类型还是第一回呢。

“别给我耍贫嘴了,我开了个方子,你让人去照着方子煎了然后给他服下,再找人帮他收拾一下,换身衣服。还有那两个侍卫,也让人去看看,他们多是皮外伤,想必也不需要我亲自动手。”顾安歌一边写,一边嘱咐那个抱琴少年。

少年一边应道,一边还在碎碎念,“我的主子啊,你就放心吧,这些事我会处理好的,你看看你这一身的血,还是先去沐个浴,换身衣服吧。”自家主子这一身血衣,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怎么的了呢。

顾安歌把方子递给少年,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原本一身的碧色衣裙现在变得脏兮兮的,东一块血迹,西一块血迹的,不由的有些嫌弃。“那你先去忙吧,我去收拾一下,等下收拾好了过来叫我一声。”

少年接过方子,对着顾安歌笑了笑,就开始赶顾安歌走了。

顾安歌也不再停留,径直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开始收拾自己。

等到有人来告诉顾安歌人已经收拾好了的时候,顾安歌已经换了一身男子的装扮,化作了江湖上人人称颂的梵音公子坐在书房里看书了。顾安歌做女子装扮的时候娇俏动人,柔柔弱弱温婉的不输任何一个大家闺秀,做男子装扮的时候,却是温若冷玉,明眸皓齿,犹如皎月。当真当得起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了。

“主子,人已经收拾好了。”一个小厮立在书房门外,恭敬的向顾安歌禀告。

顾安歌应了一声,然后就起身向着那男子住的地方走了过去。

等到顾安歌到了的时候,她才发现人已经醒了,正倚靠着坐在床上闭目养神。而之前那个抱琴少年正一边给他倒水,一边碎碎念。

“我告诉你啊,我家主子人美心善,遇到她可真是你们的福气。”

“我告诉你啊,要不是我家主子救了你们你们可就没命了。”

“我们家主子。。。。。。”

听到这些碎碎念,顾安歌不由的抚了抚额,唤道:“阿越。”这个少年是顾安歌十岁的时候出门办事捡到的,那个时候他就待在一堆乞丐之中,睁着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看着她,那个时候,顾安歌就觉得这少年挺合她眼缘的,又得知这少年无父无母,便将他带回了山庄,放在自己的身边教养,还给他取名顾越,这几年下来,顾安歌也是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弟弟一般,平时对他也多了几分纵容,倒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养成了他这一副时不时就喜欢碎碎念的性子。

顾越听到顾安歌的声音,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主子。”被自家主子看到这一幕,顾越觉得自己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顾安歌也没有搭理他,径直走到床边坐下,“你的伤不是什么大事,毒我也帮你解了,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便不会有什么大事了。”顾安歌的声音清脆如玉,比起女子之时低沉了一些,一听便是个小公子的声音。

“多谢姑娘。”男子没有睁眼睛,只是低声道谢。

顾安歌闻言一怔,不由的看了看自己的装扮,自己这装扮应该没有什么破绽才是,怎么他知道自己是个女子,阿越是不会多嘴告诉他的,难道是之前他看见自己了?

“公子这是什么话,咱们主子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男子。”顾越一听到这话,不由的抢先开口道。

“男子吗?我听姑娘的内息倒是不像呢。”男子低低一笑,还是坚持他的看法。

顾安歌闻言,看了看男子一直闭着的眼睛,心头一动,抬手阻止了还想说什么的顾越,笑道:“并肩王果然不同凡响。”

男子闻言也是一笑,倒也不反驳,反问道:“姑娘怎么知道我就是并肩王。”

顾安歌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子,心中赞叹一句长得真好看,然后才一本正经的回答:“这世上武功高的很多,会使软剑的也不少,眼盲的也有,但是武功高,软剑使得好而且又眼盲的我想也就只有当今并肩王了。”最主要的是长得还那么好看。

墨无殇轻笑一声,似乎觉得顾安歌的回答挺有趣的,又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目光,不由得轻声问道:“姑娘为何一直盯着我瞧?是我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顾安歌也不掩饰,直接轻笑着开口,“没什么,就是觉得你长得真好看。”说墨无殇好看都是谦虚的,墨无殇的容颜岂是好看二字能够形容的。墨无殇的皮肤如玉,剑眉飞扬,头发披散,本该是一个浊世佳公子的,但偏偏却又有着一张殷红的薄唇,生生的多了几分妖艳的魅惑,似仙似魔,惑人异常。

墨无殇倒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回答自己,不由的有些怔愣,其实身为男子,墨无殇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自己长得好看,寻常人要是这么说,早就被他赏了一顿鞭子,但是从这个女子的嘴里说出来,他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反感之意,反而还有一种淡淡的欣喜,“那倒是多谢姑娘的称赞了。在下墨无殇,字文渊,再次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日后必定重谢。”

顾安歌笑了笑,“顾安歌,字梵音。”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杯子落地的声音,顾安歌回头,就看见原本正在倒茶的顾越呆立在当场,杯子落在了桌子上,杯中的茶水洒落了一桌子。

“阿越?”顾安歌有些疑惑的唤道。

“没事没事。”顾越听到顾安歌的声音。迅速回了神,连忙摆手回道。他只是有些被吓着罢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被自家主子捡回来的人居然就是前东周战神,一字并肩王墨无殇墨王爷,那个他一直崇拜的男人。

并肩王墨无殇,十六岁时继承王位,驻守边疆四年,从未一败,保了东周相当长时间的安宁,若不是三年前被北漠暗害,瞎了一双眼睛,从此回到京城休养,到现在他都应该还驻守在边疆,保护着边疆的安宁呢。墨无殇是每一个东周男儿心里最崇拜的对象,顾越自然也不例外,他虽然自幼跟在顾安歌的身边,但是却也对墨无殇的事迹了如指掌。如今突然见到真人,难免有些失态了。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国色潋滟》为作者yt饴糖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