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惊鸿不骄

惊鸿不骄

惊鸿不骄

靡初迢迢 著

连载中免费

惊鸿不骄是由作者靡初迢迢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惊鸿不骄全文讲述了年少时追逐天空的明月,在黑暗了跑了很久,从春天到冬天,又冷又累,茵仪终于停了下来,才发现,身后有一盏灯,一直跟着自己。我原以为我对他没什么感情,就像无数堵墙,跨立在我和他之间,因而不曾对他抱有什么幻想,直到今日才发觉,那些不是墙,他已经把这些墙筑造成一座城,一座我和他的城。

28.88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9/10

免费阅读
《惊鸿不骄》是由靡初迢迢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28.88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惊鸿不骄小说主要讲述了:年少时追逐天空的明月,在黑暗了跑了很久,从春天到冬天,又冷又累,茵仪终于停了下来,才发现,身后有一盏灯,一直跟着自己。我原以为我对他没什么感情,就像无数堵墙,跨立在我和他之间,因而不曾对他抱有什么幻想,直到今日才发觉,那些不是墙,他已经把这些墙筑造成一座城,一座我和他的城。

免费阅读

茵府的长廊上换了一批栀子花,花朵娇嫩洁白,花香扑鼻,神清气爽。茵仪哼着小曲儿往书房去,远清要的那本书是珍藏,正好之前看到有,赶紧去找出来。

下人见小姐心情不错,也放松一些,这茵仪是茵丞相的长女,最得疼爱,有点什么问题,都会让丞相大发脾气,自然要悠着点。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铺在书架上,这里只有书呆子弟弟经常呆着,其余女子多在做女红,只茵仪除外,四处乱窜,连茵丞相都管不住了。

吱呀一声,门开了,茵仪脚步轻,向来无声,径直走到最里面的书架,一排排找了起来。

门又开了,像是父亲的脚步声:“齐撲呀,听说你孩儿远清要定亲了?”

齐撲,齐远清的父亲,两家属于世交。茵仪母亲早逝,早年两家相识,齐母把她当亲生女儿养着。感情自然深厚,可对茵仪,却有另一个意思。

女儿家,又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齐远清,两人打小一块长大,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文质彬彬,清风朗月,自然有了些意思。可不知道是神女的心还是襄王的梦。本来打算走出来,此时茵仪却屏住呼吸,细听他们在说什么。

齐撲一谈到这个,就喜不自胜:“唉呀,我有个表亲,他的女儿何静婉,正当龄,我也见过,模样人品,都是贤妻良母,性子稳重,我看不错,便求了这门婚事。”

茵丞相锊锊胡子:“那真是件大好事,这远清是我看着长大的,同茵仪就像是亲兄妹,我可得备一份厚礼才行。”

齐撲两手相握,胡子抖动:“其实,我为小儿,也是有所求,这已经十六了,也该进官场历练历练了。”

茵丞相看着这个老友,微弯的背脊微微颤动:“嗯,我看看,有什么好的机会,令郎聪慧,还需勤勉。而且千丝万缕理不清,不知道你可准备好了?”

齐撲道:“我家三代单传,这一切还是要交到他手里的。”

都是一样,父子之心,茵丞相有感:“你我能在官场平驰这么多年,胆战心惊,互为胸背,很是不易。我还想让他们离开官场,可是也是不能的。”

齐撲道:“前几日圣上说南州税改之事,您有何见解?”

茵丞相拿起一叠文书:“这是南州十个县上报的税收明目,尽量找个熟悉南州的人,两天后再议,圣上的心思,总要在你我二人之中才行。”

齐撲点点头:“是。”

茵仪再无心找书,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出去:“爹爹!”

茵丞相难掩讶异:“你怎么在这?”

齐撲见茵仪再此,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疑问和气愤憋红了茵仪的脸:“齐伯伯别走,我想知道为什么远清要娶静婉?”

情窦初开的少女,懵懂之间已经交付真心而不知。眼前的少女也不容轻视,对他来说,这也是自己的女儿,齐撲道:“你远清哥哥要娶静婉呢是父母之约,媒妁之言,在静婉一随时就定下了娃娃亲,但我们搬来京都,联系就少些。如今你远清哥哥也长大了,适龄当婚。”

“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呢?”茵仪质问他。

茵丞相厉声喝道:“茵仪,怎么和你齐伯伯说话!还不快道歉!”

茵仪道:“你们背着我和远清哥哥,安排了婚事,你们一点都不尊重我们!”

热情,纯真,对一切都充满美好幻想,是任何时候都值得珍惜的女子。

齐撲见事不妙道:“丞相,我今日还有事,先告退了。”

茵丞相也是她的父亲,见齐撲已走远,放软声音:“茵仪,你远清哥哥和静婉的婚事早就定下来了,而且你的远清哥哥对你并无其他心思,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和他走太近,幸好你年岁小,否则传出什么话来,你将来怎么嫁人。”

眼睛红的像一只可怜的兔子,茵仪道:“爹爹,我……”

茵丞相道:“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害你,你若要嫁人,我必为你寻一门好人家,夫君要把你捧在心尖上的。”

茵仪想起那些传言,身在王侯贵门,哪里能有自由。或是太子王孙,或是当朝权臣之子,还以为,父亲与旁人不同:“爹爹,我喜欢远清哥哥!”

茵丞相道:“将来,我给你寻一个更好的。”

茵仪咬着嘴唇:“我誓不入王侯之家,只爱远清哥哥一人。”

茵丞相狠心道:“既然你这么听不进去话,禁足半月,等想清楚了,才能出来!”

脸上一片水意,眼眶酸涩,茵仪哭着说:“爹爹,你好狠的心!”

说完便跑了出去,第一次小姐哭着从书房出去,府里下人都好奇。

没有不疼孩子的父亲,可是明知不对,就不该让她吃这样的苦头。甘蔗太苦,换一根不好吗?

管家得了命令,不放大小姐出府,加派两拨人看守在蔷薇院,日夜轮换,以前还能借着院子里那颗老柳树爬出去,现在也不行了。

躲在屋子里哭了两天,可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爹爹每天也不看自己,就算哭坏了也不会来的。

茵仪想了想去,这件事的关键是远清,必须找他问清楚,他一定是不知道自己的心意,而且我又是丞相嫡女,他害怕了,不敢贸然求娶,若是他知道我的心意一定会改变心意的。

可是当务之急是离开蔷薇院,出去找他问个清楚。

杏儿是自小跟着茵仪的,最是了解她的心思:“以前小姐你还能换上奴婢的衣服溜出去,这回连饭都是他们送进来,真是束手无策了。”

茵仪叹口气:“唉,把我困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呢?”

丞相夫人,郑绣云,是茵仪的继母,大方宽容,睿智温柔:“让我进去,几日不见也不知道通传给我,把小姐气坏了,看我不拿你们是问!”

护院见夫人放话,自然软了下来,放了他们进去。

一声脆生生的“姐姐”,叫的茵仪精神一阵,那是妹妹茵茹,才十二岁,最是可爱讨人喜欢。

茵仪迎了出来:“母亲!茹儿!我好想你们,这几日你们都不来看我!”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惊鸿不骄》为作者靡初迢迢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