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农女贤后

农女贤后

农女贤后

池鱼 著

连载中免费

农女贤后是由作者池鱼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架空小说,小说农女贤后全文讲述了一代农女,终成贤后。谁人敢挡路,谁人敢找茬,她都要尽数还回去!这片天下,终究是她的!

0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9/10

免费阅读
《农女贤后》是由池鱼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架空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0.00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农女贤后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代农女,终成贤后。谁人敢挡路,谁人敢找茬,她都要尽数还回去!这片天下,终究是她的!

免费阅读

“苏氏女苏宛,命宫主天煞,大凶之相,克父克母克宗族,我们红梅村两年大旱,颗粒无收,就是因为这个妖孽在此偷生,山神降罪!今天老婆子我就秉承神意,将苏氏女祭了山神,以平神怒,望神宽恕,佑我红梅村风调雨顺!”神婆身着宽袍,手持桃剑铃串,于烈阳下高呼,“拜!”

祭台下数百村民依言下跪,山崖上热浪滚滚,万籁俱寂,祭台上被五花大绑的小女孩嘶哑凄厉的哭声几乎要撕破云霄,久久回荡。村民们并无一人抬头,皆默默垂首进行着最后的跪拜仪式,苑丫头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孩子,只是命格不好,要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了,他们也不会眼睁睁......唉,这两年来村里干旱疫病频发,已经死了很多人了,他们只能将最后的生机寄托在这一场祭祀上。

“奶奶!大娘三婶!你们救救我!你们救救我啊!我还有娘和妹妹要照顾!如果我死了她们怎么活啊!”苏宛泪流满面朝祭台下的家人呼救,可并无人回答。

“起木桩!祭山神!”神婆尖声命令道。

两个大汉拔起木桩横着悬在了崖边上,正待松手,忽然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提着锄头跑了上来,状如疯癫,又哭又叫,见人就砍“你们还我的苑儿!你们这群人的心怎么这么黑!竟然要害我的苑儿!我的苑儿才十五岁啊,我跟你们拼了!”

女人身体虚弱,很快被几个村民挟制住,苏家大儿媳妇王春蓄生怕好好的一桩生意被她搅黄,上前一把夺过锄头扔在一边,恶狠狠道:“谢绣溶!你这个疯婆娘是想害死我们整村子人吗!你自己生了个扫把星,也想连累着我们遭殃!我们家孩子爹摔断了一条腿,二弟也被那扫把星克死了,还有你,你看看你上个月生了个什么玩意儿!一个双头双脚的怪物,幸好一生下来就死了,要不我们红梅村指不定被你这一对儿女害成什么样呢!”

“不!我的苑儿不是扫把星!”谢绣溶望着山崖边摇摇欲坠的女儿,临近崩溃,急红了眼,拳打脚踢着就要扑上去。

王春蓄也有些招架不住,忙喊道:“快!快把这妖孽祭给山神!快啊!”

“娘!”——

只听得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嚎随之直坠百米高的山崖,回声如缕,不绝于耳,渐渐消失在层峦叠嶂之中,只剩死寂。

“苑儿......”似被抽干了最后一口活气,谢绣溶软瘫如泥,不堪负荷,直直栽了下去。

疼,好疼啊......

每一根骨头都是疼的,这是怎么了?

苏宛睁开双眼,抬抬手,痛得她轻嘶出声。眼帘外是陌生的青山荒草,身畔有一练清溪。这是哪?她记得明明是在整理母亲遗物的时候发现了当年遗失的一本家谱,翻开来看了看,之后不小心撕破了半张......怎么一转眼到这里来了?

原主的记忆一系列蜂拥而至,小小年纪扛起生活的艰辛,爹爹的死,娘生下怪物,被苏家人迫害祭山神......

“苏宛?梅花村?”她沉吟着,这不是赵家家谱上第一任当家主母吗?小时候母亲曾讲过这位主母的传奇一生,虽然只是零零散散,她也只是当故事听听,但其中一些细节还是记得很清楚,比如主母闺名苏宛,本是梅花村一农女......她,赵家第一百六十九代单传的嫡长女,难道是穿越了?还穿越到自己祖宗身了?没工夫再想这些,她现在感觉很不好,怎么也睁不开双眼,好像快断气了似的。

“小爷,这儿有一姑娘,还有气!”她已经很难保持清醒,只察觉到有人探了探自己鼻息。

有不急不徐的脚步声靠近,一截月白锦缎袍角擦过她手背,触感柔凉似水。

“小爷,怎么办?”

“我都自身难保了,还哪有功夫管别的闲事,喂她一粒药,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爷了。”他略带凉薄矜贵的嗓音就像是滑过她手背的那片锦缎,有让人不寒而栗的凉度。

“是。”

接着她就感觉到嘴里被塞进了一个小药丸,喂她吃药的随从低叹一声,念叨了句‘小爷先回去休息吧,我带兄弟们继续去找墓地’然后那群人继续启程,脚步声越来越远,她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直至昏厥。

“娘,你已经不吃不喝两天了,娘,你把这碗粥喝了吧,你不要不跟纯儿讲话,纯儿好害怕,姐姐也不见了,纯儿好想姐姐。”八岁的苏纯跪在床边,牢牢抓住娘的手,哭得像个泪人。

谢绣溶枯槁苍白的脸上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有了一丝意识,用了些力气握住小女儿的手,瞪大的双眼里有泪水萦绕,麻木的流动不止,“纯儿,娘好想你姐姐,要不是还有你,娘真想和你姐姐一块走了。”

苏纯一边替她擦泪,一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娘,你和姐姐要去哪?纯儿不让你们走,纯儿舍不得你们!”

谢绣溶伸手抚上小女儿的头,慢慢摩挲,“纯儿乖,娘不走。”

本是寂静深夜,外面却忽然传来一阵接一阵的嘈杂嚷叫,脚步疾奔,谢绣溶竖起耳朵听:神婆家里着火了!

谢绣溶强撑起半个身子下床,面容冰冷,报应啊这都是报应,“纯儿,快扶娘出去,娘要亲眼看看这火能不能烧死这个黑心的婆子。”

熊熊大火已经将三间瓦房吞噬掉,此时神婆的傻儿子正拍手对着大火叫好,又唱又跳,神婆一身狼狈的坐在地上,哭喊求助村民,“快去救火啊!你们快去救火啊!”屋子里还有几十两银子和昨天赶集刚买的猪肉粮食,这要是一场火全烧没了,他们娘俩该怎么活啊!

掌管村务的里正李大高声道:“这火太大了,扑不灭的!”

忽然有道嘹亮清亮的声音穿透夜色而来,“神婆不是有通天之能么?既能求神,今夜何不求神灭了你家的火?”

村民皆回头去看,不由得大惊大骇,一个面露恐惧,呼叫出声。如绸月色下亭亭立了个少女,眉眼弯弯,俱是淡薄冷漠的笑意,凉幽幽盯着他们,闲庭信步似的上前,正是苏宛。

村民如退潮水,分开两侧,苏宛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神婆,缓步上前,停在神婆跟前,居高临下道:“你看,山神可不肯救你呢,但是山神救了我,他要让我好好活着,来揭开你的真面目。”

她旋身面众,扬起手中装满银子的钱袋,凛然高声道:“看见了吗!她曾收每家每户一两银子,扬言要用于做法事祭山神让红梅村重归安宁,可是她却吞了你们的血汗钱,不仅如此—”

她随手挑开了神婆刚刚抢救出来的一个包裹,随脚一踢,糕饼点心骨碌碌滚了一地,“这不是要扔下山祭给山神的祭品吗?怎么会在这里呢?”

有些村民似乎反应过来了,窃窃私语的内容很快从苏宛是人是鬼变成了神婆是不是坑蒙拐骗,毕竟这样的年景下,这一两银子几乎是他们一年的收入。

神婆算是明白了,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起火呢,原来是这死丫头在搞鬼,还敢偷她的银子,不过真够命大的,从那么高的山崖上摔下来都摔不死她,不过这是到她这来找死来了!

“乡亲们,这是鬼啊!苏氏女阴魂不散,来找我们索命来了!”神婆失声尖叫,自腕上取下一串铃铛就开始围着她左摇右晃。

苏宛眼疾手快将她胳膊一拧,她手中潜藏的一柄尖刀顿时弹落在地,苏宛一扯唇角,似笑不笑道:“怎么?狗急跳墙,要杀人灭口啊?”一松手,神婆四仰八叉的栽到地上。

苏宛拍了拍手上脏尘,朗声道:“各位村民,首先我有影子有脚,不是鬼,亏得老天垂怜让我大难不死,其次,你们该相信这婆子就是一个混吃混喝的江湖骗子了吧?”

神婆爬起来,目光怨毒,恨不得将苏宛生吞活剥了,“哼,红梅村一共五十三户人家,一家一两银子,总共五十三两,那荷包里总共有三十两,剩下的二十三两已经孝敬了山神他老人家,剩下的这些本来就是我该得的,我们这类人窥天机延人命,总要收些银子积点阴德。”

苏宛泠然一笑,如风抚箫,双眸如针般刺向人群中眼神畏缩的苏家人,那分别是她的亲奶奶和亲大娘,“这就要问问奶奶和大娘了。”

苏老太心中有鬼,不敢与之对峙,王春蓄是个一毛不拔的,钱进了她的袋子就不可能再吐出来,关键她就指着这钱给儿子苏贵娶媳妇了,当下厉声道:“你个小丫头片子满嘴喷粪,我们能知道什么!”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苏宛气定神闲的又从身上抹出一只钱袋,凑近道:“奶奶,大娘,这是准备给苏贵娶媳妇用的银子吧?你们和神婆串通一气,打算用你亲孙女的命来骗村民们的钱,就是为了你那宝贝孙子,你可真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奶奶啊。”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农女贤后》为作者池鱼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