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奇奇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灵异 > 《猎头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流血的纸人

第5章 流血的纸人

贰负神 3034字 2019-07-19

漆黑在山洞里,鬼气森森的场景,大红花轿后面突然伸出一条人腿,这场面可有些太吓人了!

庞良章当下也是反应快,脑门上刚冒汗,手里的枪就瞄了过去。

这话说来,也就是庞良章胆量过人,他双枪瞄准之后,那条腿竟然不动了,庞良章心里打鼓,大喝了一声“什么人,滚出来!”见那条腿的主人没有反应,庞良章看了一眼刚回过神的庞良玉,便壮着胆子向花轿后面走了过去。

庞良章本以为这条腿出现,一定是有人藏在花轿的后面,也许正是自己找的那伙土匪,所以他心里格外的小心。

可等到了花轿后方一看,庞良章可有些毛了,只见这花轿的后面果然有人,而且还不是一个人!

那是并排躺在地上的十几个红衣红裤的纸人,它们形态呆板,样子怪异,庞良章使劲眨嘛眨嘛眼睛,上眼再看,心说真是邪门了,这些纸人……不正是昨晚抬轿接亲的那些人吗?

此时地上躺着的那些纸人,它们的衣着打扮,和昨晚庞良章二人在林子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它们身穿红色纸扎衣裳,脸白的吓人,双眼无神,面带红印,在这个漆黑的山洞里,这些纸人怎么看,怎么有种死鬼的感觉!

此时庞良章不仅感觉后背直冒凉气,他整个人从心往外都开始发毛了。

庞良章拿枪的双手直打哆嗦,盯着地上的纸人,心说真是撞邪了!昨晚自己就看出这些人不对劲,已经想到了他们可能是纸扎的人偶,自己偏偏还不信邪,想充好汉来救人,结果现在还把自己兄弟拉上了,如今怎么办,这可真叫个上辈子不积德,如今倒霉撞了邪呀!

庞良章此时心里后悔极了,什么英雄好汉的那一套早被他丢到脑后了。

庞良玉见庞良章转到花轿后面迟迟未动,心下纳闷也跟了过去,等看见地上的那些纸人后,庞良玉也是吓个不轻。

哥俩对了个眼色,双双转头去看身后的花轿,庞良章此时心里七上八下,绕到花轿前方就盯住了花轿里的姑娘。

此刻庞良章脸色有些发青,庞良玉也好不哪去,花轿中的姑娘本以为他们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但见如今哥俩这副表情,顿时吓的“妈呀”一声,好悬没从轿子里摔出来。

“姑娘莫怕,我们是好人!”看着轿子里芳体乱颤的姑娘,庞良章轻声开口,“我兄弟二人昨晚路过山林,见有一花轿被抬进了洞中,敢问一声姑娘是何人?”

姑娘一听这话,喜形于色,连忙答道:“好汉救命,我本姓白,是这片山里猎户的女儿,昨个白天随爹爹进山打猎,傍晚遇见一伙强人将我掳了过来,我讲的都是实情,还请好汉爷救我性命!”姑娘说完,泪如雨下。

强人掳掠?

庞良章听了姑娘的话,心里半信半疑,他回头看看花轿后方那十几个纸人,心想如果这姑娘说的是真的,那后面这十几个家伙岂不是活的?

庞良章心里想着,脸色更加难看,接着问姑娘说:“姑娘莫哭,我再问你,你说强人掳掠,那伙人如今身在何处?”

听庞良章追问,本在啼哭的姑娘猛然吓的一抖,她张了几次嘴没敢开口,最终一咬牙,对庞良章说:“不是小女子不说,而是我不敢说,我怕说出来……吓……吓坏了二位好汉爷!”

“有何不敢,讲来我听!”

此时庞良章心里已经预感到不妙了,他听这姑娘开口,脑子里就已经有些嗡嗡作响了。

姑娘见庞良章非听不可,于是浑身发抖,对他们说:“昨晚掳我来的不是人,他们此刻……就躺在花轿后面!”

“哎呀,还真是见鬼了!”

听姑娘把话说完,庞良章半晌没有说话,而庞良玉听闻此言却是当场惊呼出声。

庞良章急的一闭眼,心说完了,自己二人这回可真是闯进了阎王殿,但此时后悔有什么用,当下冒出了一股急脾气,二话不说,伸手拉出花轿里的姑娘,招呼自己的兄弟是转身就跑!

此时庞良玉也吓坏了,这小子虽然胆大,但也不是没长脑子,如今明知撞见了鬼怪,还哪有什么心思寻宝呀?所以当下紧跟着庞良章护着姑娘往外走,可这小哥俩刚一转身的工夫,突然又站住了。

因为路没了!

是的,来前的路没了!

这小哥俩来时明明有一条山中通道,可此刻救了姑娘往回走,后面却是一片漆黑,山壁挡道,可哪有来时的洞口?

庞良章有些傻眼,急急的问庞良玉路呢?

庞良玉此时也懵圈了,他自言自语路哪去了,慌乱间左右乱瞧,正看见那花轿后方,一地纸人的旁边,有一道幽深的洞口缓缓显现!

“哥,路路……路……路在这呢!”

此刻庞良玉吓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他好似看见了一个很不可思意的场面,以至于一向胆大如他,都吓的说话结巴了。

庞良章此时也看见了那个凭空出现的洞口,他心中惊恐,面露诧异,暗想这事真邪门了,我们来的时候明明洞口在身后,此时却消失不见,而花轿后方明明是片山石,却凭空多出个大洞,这难道就是亡灵作怪,所谓的鬼打墙不成?

想到鬼打墙三个字,庞良章真有种要把盒子炮伸进裤裆里的冲动,要不是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在场,他当时还真就那么做了。

此时的场景诡异非常,庞良章却发现身旁的姑娘淡定从容,庞良章心下纳闷,暗想这姑娘不怕吗?她刚刚见我们手里有枪都吓的发抖,此时路没了,她怎么如此镇定呢?

庞良章这边心下狐疑,他身旁的姑娘也发现了庞良章的目光,诧异的向他看了过去。

姑娘面露不解,见庞良章仍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由俏脸一红,小声问庞良章怎么不走了?

庞良章此刻还哪有心思在意这姑娘漂不漂亮,当下抺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问她:“姑娘,我们刚刚遇见怪事了,我们来时的路没了,你怎么不害怕呢?”

“好汉,你们是不是记错了?”听了庞良章的话,姑娘更加诧异。

姑娘的这话把庞良章弄的一愣,心说怎么个意思,这姑娘是话里有话呀,于是连忙追问她,自己哪里记错了。

姑娘指着花轿后方的那个洞口,对庞良章和庞良玉说:“我昨晚上山,今天一早就将此洞看了个真切,此洞仅花轿后方一处通道,哪来的第二条?”

什么?这怎么可能呢?

听姑娘说此山洞只有一处洞口可走,庞良章和庞良玉都有些迷茫了,如果这姑娘说的是真话,那自己兄弟二人是怎么进来的?

回想当初,这事不对,莫不是这位姑娘说了谎,就是自己兄弟二人进洞起,就已经遇见了怪事!

庞良章想着想着,突然心里冒出了一种古怪的感觉,这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他不清楚,他盯着面前的姑娘看了片刻,突然感觉此女子美的过分,竟有些不像是人!

庞良章正在心下犹疑之际,忽见身旁的庞良玉把枪举了起来:“哥,快走,那些纸耙子活了!”

庞良玉口中的纸耙子,自然指的是花轿后方的那十几个纸人。

就在庞良章打量身旁姑娘的时候,那花轿后方的十几个纸人竟是抖动了起来,也就是眨嘛眼的工夫,其中一个纸人缓缓起身,那形体动作和人一样,好似正在观察他们!

“好妖孽,看枪!”

说时迟那时快,庞良玉话音刚落,庞良章手里的枪已经打了过去,在封闭的山洞里,这声枪响震耳欲聋,庞良章和庞良玉还好些,毕竟从小玩枪长大的,可身旁姑娘不同,那砰的一声枪响,吓的姑娘“啊”的一声坐在了地上。

眼见这姑娘怕枪声,庞良章和庞良玉双双诧异,心想这姑娘不是猎户之女吗,她怎么能怕枪呢?

想要追问,此时也来不及多言,就这么一哭一闹之际,那地上起身的纸人竟是发了疯似的向他们冲了过来,它脸上还顶着刚刚中枪打出的破洞,样子诡异狰狞,是甭提多吓人了!

庞良章和庞良玉眼见不好,大吼一声连开数枪,那子弹所过之处,奔跑中的纸人被打的支离破碎,在它最终倒地之后,庞良章和庞良玉双双倒吸口冷气,只见这个纸人的体内,竟是有殷红的血液流淌了出来!

纸人带血,这东西果然是活的?

当时那个年月人们迷信思想严重,一见纸人体内带血,这庞家哥俩都吓懵了!

就在这纸人刚刚倒地之际,那地上躺着的其它纸人竟也缓缓起身,庞良章和庞良玉看的头皮发麻,大手一挥架起了身旁的姑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迈开步子,就向着纸人身旁的山洞冲了过去。

说来也是奇怪,三人刚跑进山洞,后方的纸人竟没有了声响,庞良章和庞良玉心下纳闷呀,正猜想这些纸人想干什么的时候,三人脚下突然一滑,竟是集体扑倒在了地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