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这个道门很奇怪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谁是螳螂谁是黄雀?
  在陈鱼的神识之中有一个胖子正大摇大摆向他这边飞来,速度并不快,修为倒是还算不错,筑基大圆满。他没有什么防备,显然是没有发现陈鱼。
  但是陈鱼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是继续用神识探查四周的情况。与联盟的散修也厮杀了有一阵子,他对于敌人的战术也有了许多的认识。
  联盟的修士因为熟悉地形,常常会采取一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方式,以一名或两名修士充当诱饵,用来引诱敌人出手。等敌人暴露后,其他人才会一拥而上,将暴露的敌人斩杀。并且通常情况下,充当“蝉”的修士,基本上都会隐匿自己的真实修为,用以降低敌人的戒心。
  真真假假,让人防不胜防。
  陈鱼最开始也没有识破这种战术,吃了一掉小亏后,靠着强悍的金丹中期修为,将所有的“黄雀”干掉以后,就十分谨慎了。没有万全的把握,他宁愿再继续潜伏,也不会贸然出手。
  认认真真的观察了周围的情况后,陈鱼神识内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确认没有危险之后,陈鱼才屏气凝神,将状态调整至巅峰。狮子搏兔亦需全力,这道理他自然知晓。
  在那修士的身影飞过乱石堆的上空时,陈鱼吐出一口浊气,动了。他脑海中的神识汇聚成一道,狠狠的朝那毫无防备的倒霉蛋心神上扎去。
  那胖子惨叫一声,大脑一片空白,暂时失去了神智,身体不受控制的从天空之中坠落。
  陈鱼则瞬间破土而出,手上两张封印符箓贴到了对方的身上,一点反应的机会都不给对方。然后扛起敌人,逃遁离开。整个过程都发生在短短两个呼吸内,他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毫无停滞,看起来极为熟练,估计平时没少做。
  不过别看陈鱼做的如此轻松,他的准备却是不少。先是以神识攻击——惊神刺让敌人失去意识,再以闪电般的速度接近敌人,用符箓封印对方。而且这一切的前提更是建立在有心算无心,且陈鱼修为比对方高许多的情况下。
  这胖子也有点冤,实力虽说不差,却遇到了十分小心、或者说十分猥琐的陈鱼。在其偷袭之下,半点反抗力没有,被陈鱼当作柴火一般,抗在肩膀上。
  陈鱼扛着这胖子,风驰电掣的逃遁到了另外一个较为安全的山洞之中。当然,这山洞也是他早就准备好的一个据点。
  一把将胖子扔在地上,陈鱼也不去叫醒对方,一只手直接放在他的头上,灵力缓缓聚集,开始搜魂起来。
  与其花费大力气从敌人的嘴里问出真假难辨的讯息,不如自己直接搜魂。只是这种方法比较残忍,被搜魂之人轻则变成白痴,重则性命堪忧,毕竟神识之海乃是修士最重要的地方之一。
  但是在这种危急时刻,陈鱼可不会心慈手软。他在胖子的神识里查看,搜寻着对自己有用的地方。可还不等搜寻多久,胖子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七窍流血,瞬间惨死。
  “不好!”
  陈鱼惊呼一声,意识到情况不对劲,正准备闪开。只是为时已晚,一道灰色的符文,在他没有反应来之前,直接烙印在陈鱼的手背上,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灰色符号。灰色符号闪亮了两下后,就失去了灵性,如同一个纹身一样,毫不起眼。
  陈鱼的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苦笑一声后,叹气道:“最近总倒霉,怎么不小心触碰到这人神识里的禁制了?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察觉到。还有这符文,是什么玩意?感觉不太妙啊!”
  胖子的突然死亡陈鱼倒是不陌生,也知道原因。许多宗门势力为了防止门人落入敌手,被人搜魂后泄露宗门秘密,就会在弟子门人的神识中布置一些隐秘的禁制。一旦有人对他们使用搜魂探查宗门隐秘,无意间触发禁制后,弟子门人就会神识泯灭,从根本上避免泄密。
  不过因为这类禁制秘法使用代价太大,非核心门人,一般也不会特意的布置。像外门弟子那一类人,终其一生都接触不到门派的核心机密,何必花费大力气给他们布置禁制呢?也是因此陈鱼并没有想到自己随意抓的一个人,居然会有这类禁制。
  这时候梦秋也冒了出来,不怀好意的对陈鱼说道:“我这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看着梦秋嘴角的坏笑,陈鱼一阵头大,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背是的灰色符号,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先说坏消息,是不是与这灰色符号有关?”
  “呀,恭喜你猜对了,但是没有奖励哦。坏消息就是你手背上的符文,在一段时间内有定位效果,这死胖子的同伴只要在你周围二十里的范围内,就能靠秘法感应到你的位置,并且越靠近你,感应得越清楚。换句话说,你现在已经被人给盯上喽!”
  “那么好消息是什么呢?”陈鱼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梦秋笑得更加开心了:“好消息就是,我已经感知到有三道气息正在往你这边飞来,而且其中还有一个金丹后期的修士哦!”
  “这算哪门子好消息!把他们的位置传给我。”
  陈鱼嘴角微微抽搐,顾不得其他,随手将胖子身上的储物袋给拿起,转身就离开了这洞穴。而梦秋则捂着小嘴偷笑,透过心神联系,将自己感知到敌人的位置,传给了陈鱼。
  …………
  在陈鱼的东南方向,一个面容冷峻的男子正朝着他那边飞去,他就是那个被梦秋察觉到拥有金丹后期修为的人。这男子飞行的速度奇快无比,比陈鱼全速飞行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此刻他本就严肃的面容上更是挂起了寒霜,厉声道:“不管你是谁,竟然敢杀亥猪,我辰龙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断,以祭奠师弟在天之灵!”
  而另外一边,一男一女并排飞行。男的那个相貌丑陋,瘦若枯枝。而他旁边的女子腰如水蛇,面若桃花,整个人十分艳丽,与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精瘦男子笑嘻嘻的说道:“巳蛇,你说亥猪是怎么死的?会不会被人架在火堆上当烧烤?”
  那被叫做巳蛇的女子瞪了他一眼,眉目之中明显闪过一丝不悦,语气也很是冷淡:“申猴,我知道你平日里看不惯亥猪,嫌弃他修为低下配不上我们十二灵将的名头。但是你可别忘了,他再怎么说也是师尊的弟子,还轮不到别人来教训。眼下他人死了,我们自当要擒拿凶手,替他报仇雪恨才是,怎么还在说风凉话?”
  一顿劈头盖脸的教训砸来,让申猴满脸尴尬,他只能称是,低声辩解:“我只是嘴上说说,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那歹徒。”
  “哼,最好是这样。”
  巳蛇冷哼一声,将速度提起了几分飞在申候面前,显然不想与他并排。申猴见此并没有说什么,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巳蛇那圆润的翘臀和柳腰上来回扫视,暗自嘀咕: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贱人私底下的那些破事,仗着几分姿色给师父那臭老头暖床,才混得现在的地位。可惜了,老牛怎么耕得动田?还是这么一块好田。有朝一日,等老子成为师父那样的元婴修士,定要将你修为禁锢,压在下面好好耕耘一番!”
  …………
  心怀鬼胎的申猴这边暂且不提,陈鱼在全速逃遁了一个时辰后,发现自己并没有拉开距离,反而是快要被其中一人给追上了。他面色严肃,思考了一会后,开口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早晚会被对方给追上的。梦秋,两外两个人什么修为?”
  “一个跟你一样——金丹中期,一个金丹初期。怎么?你想先解决他们,再对付金丹后期的那个?”
  以梦秋的阅历,自然不难猜到陈鱼的想法。
  陈鱼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拼上一拼了。先把简单的这两个解决掉,至于那个金丹后期,打不过再说。”
  他的想法很简单,柿子先找捏软的。这样一来,之后面对金丹后期的敌人,是战是逃,都要轻松许多。而且陈鱼也不是兵行险招,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比较自信,解决那两人只是有些棘手,并非不可能。
  接着,陈鱼调转方向,朝梦秋传来的那两人的位置飞去,速度骤然加快,比之前还快上了几分。他的这一举动,自然被辰龙和巳蛇他们感知到了。
  “有点意思,竟然主动往巳蛇他们那边去了,也好,巳蛇他们拦住你,也省得我花功夫。”
  辰龙的嘴角不由得挂起了笑容,他对巳蛇和申候的实力还是有些了解,相信他们一定能够拦下凶手,说不定还能将对方击杀。因此,辰龙的速度也渐渐的放缓了一些,没有全速飞行。
  而申猴在感应到陈鱼朝他们飞去后,也讥讽了起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投,待我们将你抓住,拿去师尊他老人家那里领赏。”
  在前面的巳蛇则是没有申候这般乐观,只是眯起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