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疤痕
两个小时后,在太阳船的机械吊臂和铁鸦们的破坏之下,一座座建筑物坍塌在尘埃里。

        狗头人们推着小车,在废墟和工地之间循环往复。

        蛇人们将运来的砖石捣碎,送上流水线,然后在熔炉之中萃取出当年融入其中的合金和源质。

        庞大的钢架结构被吊机拉扯着,从废墟里升起,经过了拆卸和改造之后,送进工坊里去。

        还有更多的仪器和设备。

        能够使用的,全部带走。无法使用的,全部拆掉,留下部分必要的作为备用件,剩下也都回炉重铸。

        再一次的,为太阳船覆盖上了崭新的铁光……

        自始至终,安东都坐在基地的门前,沉默的看着。

        见证这一切。

        当从那里离去之后,他就回到自己的车间里,开始工作。

        就像是早已经用一辈子的时间去休息完了那样,不眠不休,昼夜不断,以令人震惊的效率进行着产出和改造。

        对此,槐诗视若不闻。

        除了偶尔会确认安东的体征监控之外和必要的睡眠之外,并不阻拦。

        不需要有那些毫无意义的关怀和阻碍。

        在这里的每个人都赌上了一切,不止是为了自己和未来,也为了来自过去的传承和重量。

        于是,工作继续。

        任务也继续。

        太阳船轰然向前,行进在地狱中。

        .

        越是向后,整个世界,就变得越是古怪。

        浓郁的雾气笼罩了一切。

        再没见到一个活物,仿佛永恒的寂静里,只有雾气无声的舞动着。

        有时会下起雨水,有时候雨水突兀的消失,日和夜的征兆渐渐不再明显,方向也变得越来越混乱。

        更重要的是,深度的指数也开始暧昧起来。

        变化不定。

        有时候仿佛像是在现境,有时候却高的吓人。太阳船随时都开启着最高驱动的深度稳定仪,在最高峰的时候都有些难以负荷。

        有时候,似乎有沉寂的城市或者是什么山峦和他们错肩而过。

        可当探照灯照过去的时候,却只能窥见一片幻影。

        得益于这样的诡异环境,就连后面紧追的追兵都不得不放慢了速度,为他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倘若不是欧德姆在这里,还能依靠着沉睡在雾气深处的同族来为他们确定方位和引路的话,他们恐怕也会迷失在这诡异的区域中。

        甚至不知道穿过了多少深度,经过了多少个地狱和什么样的地方。

        有时候,大地会突兀的被撕裂,出现裂隙和深谷,黑暗不见底,他们就只能绕道而行,当在太阳船的碾压之下,石子从深谷的边缘崩落,落入黑暗中去,有时候却会突兀的从他们的前方坠落下来。

        或者,砸在护罩之上……

        “欢迎来到疤痕区,各位。”

        舰桥上,欧德姆直白的说道:“看来我们的旅程在渐渐的迎来后半程,实在是可喜可贺。

        不过遗憾的是,一旦进入这一片区域,深度的变化就会变得非常诡异。从现在开始起,我除了导航之外,恐怕再没办法向各位提供便捷迅速的返回服务了。

        “不止是这里,甚至往上和往下,一直到渊暗区的最深处,都残留着未知的干扰,甚至连进入这里的路径都变化不定。

        越是向深处,状况就越复杂。在短时间内,大家不必再担心身后的追兵,专注向前就好。”

        “这就是深度倒灌所形成的卷曲么?”

        槐诗出神的凝视着太阳船之外渐渐诡异的世界——那一片无数地狱的碎片彼此拼合所形成的诡异领域。

        这就是从大撤退时期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的幻痛。

        疤痕区。

        随着天国的陨落,毁灭要素·黄金黎明的诞生,当年修正地狱的黄金黎明计划,反而将理想国绝大多数精英葬送在地狱里……

        原本黄金黎明计划,就是第四工程·天国的延伸——为了在天国诞生之后,能够顺畅的进入第二阶段而诞生的附属机构。

        其使命,是通过若干个阶段,逐步将深度区改造,将其变成边境的延伸,现境的后花园。

        进而向着更深处发起新一阶段的探索——先是深度区、然后是凋零区、紧接着是渊暗区。

        这样步步为营,以现境为基础,蚕食地狱……

        诸多遍布在深度区的哨站,也是作为这个计划前期的警戒和防御机构建立的。

        在那个时候,现境升华者之间的开拓风潮前所未有的强烈。不止是理想国,属于各个谱系的开拓探索队伍几乎遍及了整个深渊的绝大多数角落。

        值得一提的是,槐诗的先祖——槐广,便是在那时候的开拓中掘得了自己的第一桶金,进而打下了后来槐氏海运的基础。

        而就像是所有人知道的那样,不论是理想国、第四工程·天国还是黄金黎明计划乃至根本不起眼的槐氏海运,最后都迎来了落寞的结局。

        所成就的,只有从此作为毁灭要素而存在的黄金黎明。

        其目的也从维护现境,开拓地狱,变成了覆灭整个世界,令地狱吞没一切……

        就像是牧场主在诞生的瞬间,令诸神迎来了灭亡一样。

        理想国也被黄金黎明所颠覆,包括他们曾经在地狱中所创造的一切,也都在深度倒灌被埋葬。

        在工于心计的安排之下,天国在上线的瞬间便彻底失控。

        不止是现境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波澜,所有隐藏在黑暗中的恶意也终于从地狱中爆发。

        黄金黎明计划之下,所有为了修正深度而创造出的地狱枢纽,在瞬间,被彻底贯通。

        连带地狱一起。

        就像是定向爆破一样,从现境的边缘,一直到深渊之底,无数深度之间,被人为的凿开了一道笔直的裂口。

        紧接着,现境的引力便引发了前所未有的虹吸效应。

        最后所造就的,便是来自深渊之底的惨烈井喷……

        来自静寂区的力量像是石油一样,顺着开启的闸门向上喷涌。

        那剧烈的动荡不止是提前唤醒了诸多沉寂的统治者,所造就的井喷还将诸多地狱都送上了不属于自己的深度。

        就连静寂区的地狱碎片以及沉睡在那里的怪物,也都被一同抛向了现境的方向。

        数之不尽的支流汇聚在一处,便渐渐形成了足以撼动三大封锁的恐怖冲击。

        最终,在大浪彻底成型之前,所有收到了通知的当事人都必须做出一个抉择……

        是抓紧最后时间的撤退?

        还是,在不足百分之五的成功率中赌上一切,不惜牺牲所有,去折身回返,关闭那一扇即将带来毁灭的闸门?

        只有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去考虑这一切。

        可最终他们所花费的时间,连半分钟都不到。

        欧顿、应芳州、杰拉德、恰舍尔、穆连、亚瑟、尤里、黎静……无数英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义无反顾的踏上了通向死亡的道路。

        二十余道防线。

        数十个不同深度中的阵地。

        以及,来自各个地方的升华者、学者与炼金术师们。

        在那一天,在漫长的深度之间,数之不尽的地狱中,那些星辰闪耀的辉煌照亮了井喷的黑暗,阻挡在裂隙的前方。

        最终,换取到了足以颠覆灾厄的奇迹。

        毁灭之门被再度关闭。

        残存的冲击被三大封锁抵御在现境之外,余波在无数地狱之间形成了这一道深邃的伤疤,几十年过去了都一直不曾痊愈。

        而作为代价,只有寥寥几个人从那一场短暂的救援中幸存。

        理想国的精锐和大量基层成员被彻底葬送。

        一切再没有挽回的余地。

        如今槐诗他们所看到的,不过是存留在地狱中的涟漪。

        真正的洪流,早已经湮灭在过去……

        随着逝者们一起。

        此刻,槐诗凝视着太阳船之外的白雾,还有那一片坟墓般寂静的世界。

        那或许和墓地并没有什么区别。

        过去的荣耀、成就,乃至那个辉煌的时代,都埋葬在这一片永恒寂静的世界里。

        哪怕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当他真正见证这一切的时候,却不知应该为之骄傲,还是为之难过。

        “真安静啊。”

        他轻声呢喃。

        许久,闭上眼睛,在漫长的行进中渐渐睡去。

        .

        突如其来的迷梦仿佛一晃而过。

        他缓缓醒来。

        可是恍惚里,他却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歌声。温柔低沉的哼唱回荡在辽阔又高远的世界里。

        当槐诗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眼前的一切已经截然不同,再看不见太阳船上的陈设。

        只有一片蔓延到视线尽头的荒芜大地。

        空无一物的世界好像早已经被遗弃。黯淡的天穹之上,黯淡的光芒洒落,照亮了一切隐约的轮廓。

        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

        只有一道红色的裙摆无风而动,优雅的飘荡在空中,就像是火焰在燃烧那样。

        还有熟悉的侧脸。

        近在咫尺……

        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眺望着一切。

        “天穹之上只有太阳和星辰的幻影,黑暗里的大地了无生机……”

        那个身影背着双手,同自己的契约者一起凝视着这个世界。

        “看呀,槐诗。”

        她说,“这就是地狱。”

        “彤姬?”

        槐诗坐在椅子上,茫然的看向四周,难以确定这究竟是什么离奇的变化,还是自己的臆想与幻觉。

        “好久不见。”

        彤姬低头,向着槐诗眨了一下眼睛,微微一笑:“想我了吗?”

        “你……”

        槐诗呆滞,“为什么在这里?”

        “当然因为你想我了呀。”

        彤姬温柔的笑着,一缕垂落的发丝微微飘动,从他的脸上划过,带着熟悉的气息:“于是,我就来了。”

        她说:“来到你的梦里。”

        啊,写完了,感觉自己明天指定不行了……

        我……尽量努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