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恋总是酸酸的 > 231.病房走廊,初次交锋
  唐乐要帮周美静付医药费!于欢很赞同,毕竟人家替唐乐挨了一刀,撇开感情问题不说,就这一刀唐乐就应该这么做。
  于欢点点头,而旁边的一行人似乎听到了唐乐的话,这时一名穿着西装胸口同样戴着国徽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位姑娘,你们的底细我们昨晚查的一清二楚,昨晚的事我们司法部门已经大致掌握,对了!这其中也包括你们跟周美静的关系”
  唐乐哪里知道眼前的这群人可是手眼通天的家伙。唐乐顿时哑然。
  于欢对着大伙问道:“各位!你们是?”
  大伙看了一眼于欢,然后一个高个子的司法人员说道:“我们是谁!呵呵!不用说你们也知道,虽然我们是初次见面,但是你们几个人的底细我们可是了如指掌”
  还没等大伙反应过来,那人又说:“你叫于欢吧,我没猜错的话,你身后的应该是就是唐乐姑娘吧!徐市大堡镇,三大队,六组,唐正达的女儿,我说的没错吧!”
  唐乐愣:“这……这……”
  那人见唐乐惊讶的表情又看了看其他人继续说:“方家和,莫小冉,吕甜甜,我们昨天晚上就把你们查的一清二楚”
  大伙都愣了,这群人?这群人手上有这么大的信息网!这么快就把自己这边几个人的底挖了出来,这……
  其实公检法手上的权力大着呢!只要把案发当晚的商场监控调出来。然后在内部资料库里面一查,祖宗八辈就了如指掌了。这对他们来说更本不是多发点事。
  还没等唐乐反应过来,家里已经感觉到了这群人手上的权力,想到自己二哥,家和立马走过去“噗通”一声跪在那群司法人员面前几乎恳求的说:“各位人民英雄,你们手眼通天,求你们,求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替我二哥报仇啊!”
  众人让开一条路,一个中年男人朝着跪在地上的家和走了过去:“起来吧孩子,你们也是受害者”
  然后那人又来到了唐乐面前。
  唐乐在这群人面前明显没了底气,人家是干嘛的?那可都是公检法的重要人员啊。最重要的是现在有求于人,就像家和说的那样,这件事要想给自己死去的男朋友讨回一个公道,现在只有靠这群人了。
  而来到唐乐面前的正是周美静的导师浦东新区明正律师事务所的马景余。
  马景余看着唐乐缓缓开口:“唐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又知道现在走廊里的这群人是谁吗?”
  唐乐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马景余看着唐乐继续说:“我是周美静的导师我叫马景余”
  唐乐点点头:“你好!”但是唐乐却不知道马景余要对自己说什么,难道要替周美静讨个说法?
  马景余忽然用严厉的口吻说道:“唐乐姑娘,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委屈,好!那我现在告诉你,你跟新一没有结婚,这是自由恋爱,没有谁对谁错,只有结婚才叫出轨,新一有权利选择更好的女孩子,就算婚后出轨也不在法律范围以内,而是在道德层面,何况你们还不是夫妻,你们几个人年轻人的关系,我们昨晚就已经查清楚了,不过我要提醒你,请你记住,你不是新一的老婆,你们没有领证,任何人都可以跟你竞争”
  唐乐愣了,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群人竟然把这种事都查了出来,周美静跟新一是地下情人关系,这种事情他们也能查到?自己是当事人,要不是新一开口说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呢,他们居然查出来了,唐乐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群人太可怕了吧!
  唐乐不知道的是,周美静的手机上有司法部门的安全定位设施,就在昨晚他们查取周美静最近几个月的行踪,发现周美静经常去一个叫夜来香的宾馆,调出监控才发现,原来周美静跟一个男生多次开房,他们立马开始查那个男生的底细,根据照片,在户口档案库很快就查到了,原来那个男生就是刘新一,宿市水坝镇村民。
  当时司法部门的一群领导开心坏了,他们为周美静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而开心,检察长老汪当时就笑了:“咱们等着喝周周的喜酒,没想到,这丫头眼光不错,这小子挺帅,就是家庭条件嘛……”
  可是随着大量的监控录像的提取,他们发现这个叫刘新一的小伙子跟另外一个女人也有关系,而且已经同居了,当时大伙也跟纳闷,有女朋友怎么还跟周美静去宾馆。
  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情杀,可是唐乐很快就被洗刷了嫌疑,虽然不关唐乐的事,可是公检法的人员生怕周美静被看成小三,这才把这件事提出来,让在场的唐乐不要咄咄逼人。
  唐乐看着这群人,呆呆的问:“这……你们也能查到?”
  马景余笑了笑没说话,旁边的小处长不服气了,连忙说道:“你以为我们司法部门是干什么的?今天她受了伤,我们会替她做主,不过也请你唐乐女士看清楚事实,你可以不懂法律,但是你要明白一点,你跟新一还没有结婚,你们不受法律保护,新一就算有一百个女朋友,也轮不到你出来说话”
  司法部门的人就是这样上纲上线,什么事都按照法律办事,人情世故,在法律面前就是狗屁。
  在看唐乐,小丫头被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是啊!还能说什么?自己跟新一什么也不是,一没举办婚礼,二没领证。
  于欢家和吕甜甜跟莫小冉几个人都愣了,这群人的话完全打破了他们的常规思维,本以为结婚以后出轨会导致婚姻财产的分割问题,而对方却说出轨在道德层面,不在法律层面,那出轨跟分财产岂不是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就是这样,出轨的定义是不遵守婚姻道德的底线。确切的说出轨对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影响不大。正确的意思应该是:先平等的分割财产,然后无过错方要求过错方进行损害赔偿。而现实中,要符合条文情况的合法的采证的难度也比较大,因此才判决时,并不一定能够决定的少分和不分。这还是需要看具体的证据和代理律师的能力的。
  听了马景余大家才恍然大悟,而马景余话里话外的意思,大伙也听明白了,他仿佛在对唐乐说:还没结婚呢!管的还挺多……
  唐乐也沉默了,是啊!人家新一有权利寻找更好的另一半,这是法律给予人家的权力保护,自己只不过是人家女朋友,有什么权力去阻止人家跟别的女孩子交往,而且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就算结婚了,出轨也不算犯法,只要不是跟其它女人非法同居,就不涉及法律问题。
  马景余跟唐乐的初次交锋唐乐完败,而他们的对话过程中,周美静的父母周健跟王云却始终不发一言,对他们来说有些群熟悉法律的人在,自己就别插嘴了,至于自己女儿为什么做人家的地下情人,他们不去多想,只要等女儿醒了,问个明白就行了。
  唐乐低下了头,这时护士们推着还在昏迷的周美静从手术室走了出来。
  唐乐想看一眼周美静,可是走廊人太多唐乐跟于欢就是挤不进去。
  一群公检法人员在担架左右拥护着周美静朝着重症监护室走去。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对于欢唐乐等众人没好气的说:“你们回去吧!周周还没走苏醒,就算醒了她也不想见你们,我刚才听你们说想替她付医药费,我看还是算了吧!周周的医药费,我们浦东法院这边会解决,对了,你们做好准备,我们已经立案侦查了,随时会传你们过来问话,这件事你们帮不上忙就别添乱了,我们很快就会查个水落石出。无论他的后台有多硬,我们都不会放过他,一定会将他绳之于法,你们请回吧!”
  大伙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周美静的声望在司法界这么大!大家都保持了沉默,特别是唐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马景余跟着大伙去了重症监护室,刚转身,唐乐一把拉住马景余的衣袖,马景余回头:“丫头,怎么了,还不回去?”
  唐乐憋了一晚上的话终于说了出来:“马律师,你们都是有本事的大人物,我就想问一句,新一他,他真的死了吗?”
  马景余看了看身后的于欢还有家和一群人,叹了口气:“唐乐姑娘,年轻人谈恋爱,闹别扭我们不参与,你跟周美静的事我们不偏袒任何一方,毕竟你们还年轻嘛!都想寻找自己满意的另一半,这个我能理解,刚才我对你说的话你不要介意,周周是受害者,这一点希望你能体谅我们的心情”
  于欢吕甜甜莫小冉家和听到马景余这样说都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他会动用关系来打压唐乐呢!没想到人家做事公私分明,这让唐乐也没有想到。
  唐乐还要开口问,马景余安慰道:“唐乐姑娘,我知道你现在很担心新一的情况,可是我不得不说,据我们现在手头掌握的情况来看。新一已经死亡,而且尸体已经被烧成了灰,不过你不要想太多,毕竟我们是根据现有的情况做出的分析,具体我们还要继续调查,不过,你也要做好心里准备,毕竟新一被捅了一刀,当时就应该已经死亡了。你不要太难过”
  无论家和于欢怎样说,唐乐都不太相信新一会死,可是从这群公检法人员的嘴里说出来,唐乐才真的相信新一真的已经死了,而且连尸体也烧成了灰。
  这一刻唐乐才明白,比起自己对新一跟周美静的恨,对新一的爱才是无法替代的,唐乐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这已经是新一被带走以后,唐乐第二次晕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