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回到偶像成名前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语言艺术的重要性
  “易总,到了。”
  会议结束后,佘景休让秘书买了东西,陪同易小溪和褚叙一起,去医院看望被打的男职工。
  这是一间普通病房,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传出来一道语调激昂的女声。推开病房门,就看见里面的四张病床上都躺着的人。
  病房里的人听见开门声都看了过来。
  那个高声说话的女人,指着一小溪说道:“你看着很像那个谁……是个明星吧?”
  “你这么一说,看着是有些像!”
  易小溪没有理会她们,对佘景休低语了几句,直接走到靠窗边的病床前。
  肖婕从她进来就惊在原地。事情发生这么久,没想到公司第一个来的人居然是远在澜安的易小溪。
  她也是易小溪的粉丝,好几次因为没有时间错过了去看她的机会,没想到竟会以这种方式相见。
  “你们好,我是易小溪。”
  躺在床上的梁军,云腿被吊了起来,打着石膏,额头上缠着绷带,左手上夹着各种仪器,鼻子上还插着吸氧管。事情已经过去一周,不难想象到他当初被打的是多么严重。
  看到易小溪,他下意识勾了勾肖婕的手指,嘴唇动了动,吐出几个字“是易小溪”。
  “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你是易小溪啊!我家孩子可喜欢你了,能给我签个名吗?”先前一直说话的女人走过来,伸手要拉易小溪时,被褚叙挡住,颇有些不满,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
  几个护士走进来,身后跟着佘景休。
  “三号床家属声音小一些,这里是医院。”
  显然她不是第一次被护士说,脸上带着讪讪的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几个护士动作麻利的将设备除了下来。
  “这是……”肖婕疑惑。
  “你们朋友给梁军定了特殊病房,现在推你们上去。”
  肖婕面露难色,咬了咬嘴唇:“我们……特殊病房的费用太昂贵了。”在旁边女人每天不停的嘀咕时,她不是没有想过换个病房,但是这段时间的花费实在是太多,两人身上的积蓄已经用得七七八八。
  “没关系,这些费用会有人帮你们出,我们先上去。”易小溪安抚道。
  特殊病房的费用高昂,但隔音效果好,空间宽阔,甚至连一些基本的电器都有。
  耳边突然清净下来,梁军皱着的眉头换渐渐松开。
  “我们今天来,首先是代表公司向你们表达一下歉意。”
  易小溪对梁军俯身鞠了一躬。肖婕连忙去扶她。
  “我知道,你们想让我撤销对易晓峥的上诉,很抱歉我没办法同意。”梁军声音不高,但语气很坚定,“你们易家有权有势,我官司不一定能打的赢,这都没关系。我只想求一个公道,只要求他跟肖婕道歉。”
  易小溪安静听他说完,才开口:“并非如此。我们今天只是来表达一下公司和我个人的歉意。关于你诉讼易晓峥的事情,我们并没有什么意见。事情发生这么久,公司没有做出合理的解释,反倒让你们受到伤害,这是公司的失误。易晓峥打着易家的旗号作威作福,这是我的失察。”
  “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等梁先生出院后,你们可以继续在风尚任职,如果不愿意,我们可以提供其他公司职位或者合理物质补偿。”
  听他说完,梁军惊讶的看着易小溪:“你……说话算数吗?”
  “自然。”
  想到什么,梁军突然颓废了下去。他实名举报了公司,以后就算再去上班,大概也会被小心提防。或者,离开风尚连工作都找不到。
  “易……易总,谢谢你。”
  他坚持了这么久,不过是想要公司给他个道歉,争一口气罢了。
  易小溪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到桌子上。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住院和请律师估计要花费不少,等易晓峥的赔偿到手也有一段时间,先拿着用吧。”
  肖婕听懂她的言外之意,猛地抬起头。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易小溪还有许多事情要忙,没有多留,就告辞离开了。
  肖婕送她到门口,突然说道:“我坚持不住的时候,曾经在网上给你发过私信……你大概是没看到吧!我从去年就一直关注你,只是没想到见到你是以这样的方式。”
  “得知易晓峥是你堂哥时,我很难过。好在,你跟他不是一类人。抱歉……”
  易小溪来的时候都做好被打出去的准备了,难怪两人态度这样温和。
  “要帮你签名吗?”
  “啊?”肖婕一愣,随即忙点头,“你等一下,我…….我去拿东西。”
  她进了病房,很快又出来,手里拿的是易小溪九月拍的时尚杂志。
  她捂着嘴,看易小溪在封面照片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快进去吧!”
  易小溪轻轻抱了下她,转身离开。
  坐在车上,她想了许久对佘景休说道:“以公司的名义,起诉易晓峥。”
  佘景休怀疑自己听错了。他转头去看,易小溪目光坚定,不似作伪。
  “我总要让别人知道,有些事不能做,做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易小溪缓缓靠到褚叙的肩膀上,轻声呢喃。
  二房小一辈,除了小姑的女儿年纪小以外,其他基本都在公司任职。跟二房纠缠了这么久,一直都没有动小一辈。一方面是老太太顾念着多年前二房的帮扶之情,另一方面也是对二房的安抚。
  易小溪本来打算把他们放到一些不重要的位置上,就当花钱养着他们。但她忘了,在外人看来,他们毕竟是易尚的主人,有股份,也有身份。只是扯着易家人这面大旗,就能做很多事。
  清和园的事情这么早被暴露是幸运,若是等用户住进去,发生意外,牵扯到人命,就不是花些钱就能解决的了的事情了。
  褚叙顺着她的头发,心里有些担忧。要是真动了易晓峥,二房怕是要闹腾起来了。二爷爷这段时间身体稍有起色,老太太碍于对他身体的影响,估计也会阻拦一二。小溪想杀鸡儆猴,警告一下其他人也不容易做的到。
  “需要跟爸爸说一下吗?”能取得易爸爸的支持,事情能更容易一些。
  易小溪点头,褚叙考虑的她也想到了。但她更了解老太太,牵扯到易尚的事情,二房的那点子情谊根本不够消耗的。
  第二天,清和园开通退房服务,所有购买了清和园房产的住户都能凭借购房合同拿到相应的退款。
  同时,风尚法务部宣布以私自更换建筑材料,挪用公司项目公款的罪名起诉易晓峥。
  同时对网上一些博主污辱诋毁易尚名誉的行为予以警告,如不改正,则将按照法律程序进行维权。
  三管齐下,网上对易尚风评稍有回转,但有其他势力搅局,短期内是恢复不过来了。
  结束了跟易爸爸的通话,褚叙回头去看,易小溪靠在椅子上,已经睡着了。这几天忙得连轴转,她连睡觉的时间也一再被压缩。
  毫无疑问,二房得知要起诉易晓峥的消息,跑到老太太面前去闹,这会还没走呢。
  “大嫂。”
  老太太的年纪比二爷爷还要年轻十几岁,若无大事他向来是不愿意叫这声“大嫂”的。
  “晓峥这孩子,就是年纪小,心性不定。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心眼不坏,就是冲动了些。大嫂看在他是我们易家长孙的份上,饶他这回吧!”
  一边的易爸爸闻言嗤笑一声:“他确实年纪不大,也就只比小溪大了八九岁,不过才奔三而已,还是个孩子。”
  “你少说两句。”易妈妈说道,语气中却没有斥责。
  这才放假几天,小溪和小叙还没缓过劲就跑去给他们收拾烂摊子。一家子不领情就算了,还跑到老太太面前扮可怜,话里话外都说小溪不近人情。便是脾气再好,易妈妈心中也有了不满。
  “三弟,话虽如此,小溪也不该把她哥告上法庭吧!”向来沉稳,有算计的易承邦,在牵扯到唯一的儿子时,也很难保持镇定。
  “小溪不过是公事公办。你儿子要没做错,法官自会给他一个公道。”易爸爸早些年和易承邦没少斗法,在打嘴仗这件事情上,还从来没输过。
  “行了,”二爷爷也不知是在喝止谁。
  易爸爸偷偷翻了个白眼。每次都是这样,小的说不过,就让大的出来拿辈分压人,这么多年了,没有一点儿长进。
  “大嫂,你就看在我这副老脸的面子上,让小溪手下留情。我日后一定会好好管教他。”
  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太太放下手里的茶杯。她永远都是不紧不慢,优雅得体的样子。
  “二弟,我能给你面子,但你确定要用在这里吗?你的孙子可不止有晓峥,不懂事的也不是只有一个。”
  易爸爸清楚的看到二叔的嘴角抽了抽。论说话的艺术,他还是只服老妈妈。
  “你们与其在这里耗时间,倒不如去上江看看被打得那个孩子他缺什么。能给钱的就多给点钱,法官看在家属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说不定会轻判呢。”
  “大儿媳妇已经去了。”
  二爷爷试图把话题拉到易小溪这边,就见老太太慢悠悠的起身,揉着额头说自己累了,就先去休息了。
  不等他再说话,李婶就扶着她上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