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表哥万福 > 第469章:哗然取宠
  “说殷主将是废物?人家残的是腿,又不是脑子,不能上阵杀敌又如何,多大点事啊,历朝历代文臣领兵的例子还少么?那些个文臣手无缚鸡之力,难不成还能上阵杀敌,我看还不如殷主将呢。”
  “殷主将是虎父无犬子,待三司会审结束,幽王冤情平反,世子就承父之王爵,镇守幽州……”
  “……”
  酒楼里人声沸鼎,虞幼窈吩咐道:“安排在京里头负责鼓动百姓的人,行事要更小心一些,不要让人发现了端倪,京中的风向,往往代表天下风向,务必要让表哥之胜名,遍传天下,盖过因幽王一案而起的民愤。”
  民愤因幽王一案而起,理应由幽王世子平定山东而平息。
  山东这一战的影响越大,幽王一案就越不能重拿轻放,毕竟幽王父俩,可都为大周立下了汗马功劳,朝廷若不能审理明白,让幽王背下了污名,且不说刚刚立了功的殷怀玺如何心意难平,恐还会寒了天下人的心。
  参与三司会审的人,也不能敷衍了事。
  长安点头应下了。
  虞幼窈站起身道:“我们去别处看看。”
  出了酒楼,虞幼窈在长安街上闲逛。
  因山东局面大好,长安街上也恢复了往日的繁华热闹,百姓们少不得也要三五个聚一起热议山东的战事。
  宁做太平狗,不为乱世人,能好好地过日子,就是日子苦一些,总好过战火四起,朝不保夕的日子。
  山东的局面,确实安定了民心。
  虞幼窈注意到路边有一家书坊。
  小二拿了一叠话本子,在外头吆喝揽客:“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新鲜出炉的话本,看世子殷怀玺,如何大破山东氏族联合,计杀叶家主,策反氏族……”
  当下人们最关心的就是山东的战事,听了不少人议论,也是云里雾里,一听还有话本子,纷纷驻足去买话本子。
  虞幼窈乐了,直接就进了书坊里。
  立马就有小二迎上来:“这位小公子,是看书还是买书?本店书籍收录齐全,每月还会出各种话本子,近来卖得最火就有关山东的战局……”
  虞幼窈道:“就来一本有关山东战局的话本。”
  小二介绍道:“小的见小公子衣着不凡,想来这大街上叫卖的普通话本,您定是瞧不上眼的,本店有珍藏版本,编写的话本的人,是今次科举的举人老爷,用的墨笔也是都是上好的,保管您物超所值。”
  一个话本子,竟然还搞出花样来了,虞幼窈忍不住问:“除了珍藏版,还有什么版本?都是什么价?”
  小二口齿伶俐:“大街上叫卖的,那是最普通的,只需要二十文一本,精装版本的,500文一本,珍藏版本的一两银子……”
  虞幼窈对比了一下,三个版本的用纸、笔墨、装订确实有很大不同:“给我一本珍藏版本的。”
  小二高兴不已,连忙又道:“本店还有关于殷世子的其他话本,您要不要再看一看?”
  虞幼窈听得一愣,表哥的名声刚刚传开,关于他从前的话本就已经有了?
  小二滔滔不绝地介绍:“《殷世子大破珍笼棋局》,《殷世子力挽狂澜,解幽州困局》,《殷世子抗击狄人》,《殷世子忍辱负重,替父鸣冤》,本店信誉保证,所有话本以殷世子真实事件为骨,绝不胡编滥造,最近关于殷世子的话本子,十分火爆,昨儿已经买断货了一批,这还是今儿新上的……”
  虞幼窈被小二一忽悠,一样来了一本,都是珍藏版本的。
  最后,小二又推了一波:“您就不想了解一下,到底是怎样的风土人情,才能养出像殷世子这样武曲下凡,文曲伴侧的天之骄子?!本店有市面上最全的幽州文土人情的书籍……”
  虞幼窈一想:“有道理,就来几本吧。”
  小二眼珠子一转:“山东历代都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本店有不少关于山东的风貌,传记,经史等书籍,为您详细介绍山东复杂局面,方便您了解幽州战局,了解殷世子……”
  待付完了钱出门,虞幼窈偏头一瞧,长安已经抱了一摞书籍话本。
  小二扶着门框,热情地挥手:“客倌,下次再来啊!”
  显然是,最近表哥声名大噪,不少进了店的客人,都被这样忽悠了,买了一堆话本。
  这是捆绑卖买啊~
  厉害了我表哥~
  而此时,远在山东的殷怀玺,也收到了属下送来的一大叠有关自己的话本子。
  殷怀玺挑了一本,随意翻了几页,话本的内容无非以略带浮夸华丽的词藻,讲了连横之策大破氏族联合的故事。
  饶是殷怀玺也不禁嘴角一抽:“殷七,你解释一下,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我让你盯着京里的风吹草动,你就给我盯了这个?”
  眼见少主有些不悦,黑衣殷七默默垂下了头:“这、这都是表小姐吩咐长安做得,说是要为少主造势。”
  说完了,他又将头埋低了。
  顿时,营帐里静得落针可闻——
  殷七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头顶就传来少主淡薄的声音:“京里的风向,往往代表天下的风向,手段虽有些哗然取宠,但也不失为一计阳谋,利用山东一战的影响力,顺手推舟,一举数得。”
  厉害了我的少主,这口改得麻溜得很,很熟练嘛!
  平叛之后的事,殷怀玺已有了安排和谋算。
  虞幼窈洞悉朝局,借天下悠悠众口为他铺路,也算是用心良苦,倒也省了他许多麻烦。
  只是这手段!
  殷怀玺瞧了话本里头,那浮夸的词藻,有点不敢恭维:“世间谋算,不谋而自然,往往胜过万千筹谋,因势而利导,天地在胸,自然在眼,又有何事不成?!”
  又一次逃过一劫,殷七悄悄松了一口。
  他还是头一次听到,少主把一个人夸得如此清新脱俗不做作,如此天上有,地上无,如此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都听到了!
  少主分明嫌弃的要死,还说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题外话------
  表哥:我自己打了我自己的脸~向大家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