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顾明秀沈逸夏 > 第725章救或不救
赵大人怒道:“没人跟着吗?”

        “就跟着她的贴身丫环……”

        赵大人:“再派人去找,赶紧的,找着了立即带回来。”

        属下又去找人了。

        甘公公甩开赵大人的衣袖,哼着小曲儿走着方步踱出顺天府衙门。

        属下又来报:“回大人,小姐还是没找着。”

        甘公公早不见了人影。

        顺天府管的就是京城治安,顺天府衙役哪天街道哪条巷子不清楚,要出个绑架拐卖,只要他们肯认真查,很快就能得到线索。

        果不其然,没多久就得到消息,有人看见一位大家小姐被几个蒙面人强拉硬拽上了一条马车,很快驶离。

        这还不清楚么?赵大人呆在屋里心急如焚,赵夫人气得指着赵大人鼻子骂:“若是咱们女儿出了什么岔子,我跟你拼命,你得罪谁不好,要得罪理亲王,得罪长公主,那是连皇上也敢下手的人,你是疯了吗?再说了,人家王府的丫头也敢卖,你不禀公处理,怪人家报复么?”

        赵大人怒道:“这还没王法了不成?我的女儿可是官宦人家小姐,岂能与那贱奴相比?明目张胆的绑人,我这就去宫里告御状。”

        赵夫人骂道:“你还告御状,你有证据吗?那太监说几句模陵两可的话你也能当数?能当呈当证供?再者,你去了御前,说起那丫头的事,你跟皇帝说,你因为某某人,偏私袒护,皇帝不罢了你的官职你骂我。”

        赵大人泄气坐下,胡乱摸了把头:“那怎么办?都是得罪不起的主儿……”

        赵夫人道:“我不管,你现在就把那丫头给救出来,送到公主府去。”

        赵大人道:“这边的我也得罪不起啊,乌纱帽会不保的。”

        赵夫人道:“你是猪啊,没了官职,你还能留下清名,若女儿真去了那种地方,就算干干净净出来,没被人……那什么,可只要进了那种地方,又是被绑进去的,谁会相信?女儿的名声就毁了,她的名声一毁,你赵氏一族的女儿都会受牵连,连着儿子议亲都成困难,名声比命还大,你还在呼官职?”

        赵夫人一席话如醍醐灌顶,赵大人一拍大腿:“多谢夫人,我这就去救人。”

        顾兰慧回到公主府,阿蓉一看人还是没救回来,急了:“二小姐,阿芙呢?”

        顾兰慧道:“莫急,很快就会送回来。”

        顾明秀正好去年过权叔,虽然还是没找到三叶蔓荆子,沈逸夏又出去寻药了,但权叔的气色比先前好了很多。

        只是还是昏迷不醒。

        “姐,甘公公好厉害,道理讲了一大箩筐也没用,他几句似是而非的威胁,那赵大人就急了,如今正赶去翠红楼呢。”

        顾明秀道:“当然,那可是公主殿下亲授的法子,对付非常人,就得以非常的手段,我是想讲道理,以法救人,可人家根本不跟我讲法,他不讲道理,那我也就不必讲道理了。”

        顾兰慧道:“还是殿下有法子,不过,这种法子,也就殿下才有底气。”

        顾明秀道:“是了,皇上是尊大佛,任谁再厉害,也拗不过这尊佛,殿下有皇上撑腰,谁也不用怕,再说了,她又不是混帐无理,仗势欺人的人。”

        荆娘见顾兰慧回了,紧张地过来:“人呢?阿芙人呢?怎么还没回来?”

        顾明秀安抚她道:“别担心,会回来的,再等会儿。”

        荆娘拍拍胸:“阿弥砣佛,回来就好,都是奴婢不好,奴婢给小姐您惹祸了。”

        顾明秀道:“别这样说,这不怪你,你没有错,荆娘,人会力有不逮之时,对两个儿女,您已经尽力了,是他们自己长歪,不听管教走了歪路。”

        荆娘一听,就哭了起来:“奴婢有罪啊,他爹……把一对儿女留给奴婢,奴婢……没好好待他们。”

        顾明秀叹息道:“象您这样的人,别说是京城,便是全大梁国都多了去了,就比如说咱府里,小慎儿,大宝二宝都有乳娘,不出意外,乳娘会一直跟在他们身边服侍和教养他们,哪个乳娘又没有自个的儿女?乳娘的差事就是照顾好主家的孩子,这差事肯定要会出很多,而主家的孩子,但付出肯定就会有回报,比如我,会当您是亲人,说起来,您比我自个的娘还要亲,您也得到了我的关爱与尊重。

        而这么多人当乳娘,也不是这么多人的孩子个个都象虎子一样走歪路,还是看人,重点还是虎子他们自己不学好,想法有问题,所以,您不必太过自责。”

        顾明秀语重心长,荆娘也听明月了,哭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他们毕竟是奴婢的儿女,奴婢身上掉下来的肉,他们对奴婢有怨,奴婢也确实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如今他们犯了错,奴婢只求主子……”

        一边说一边跪下。

        顾兰慧一把将她扶住道:“荆娘,你这样求人,就是不地道了。”

        顾明秀嗔她一眼。

        顾兰慧仍道:“你的儿子犯了事,如今人都没找回来,能不能回来还是两说,他是关键证人,也可能会被灭口,就算回来,他拐买官家仆役,也是重罪,你这样求阿姐,是希望她以权谋私吗?你不知道阿姐和姐夫如今在风口浪尖上,好多人看着,正愁找不到他们的错处拿捏吗?”

        荆娘呆怔在原地,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顾明秀递给她帕子:“虎子哥是该受点教训,再这么由着他来,还不知道将来会犯下多大的过错。”

        荆娘没接帕子,向顾明秀福了一福,悄声退下。

        顾明秀心里乱糟糟的,与荆娘十几年的感情,早就不是普通的主仆之情,尤其她还有前世的记忆,知道荆娘为了维护她死得有多凄凉,就更看不得荆娘痛苦难过。

        顾兰慧道:“姐,一码归一码,你疼荆娘,尊重她当她是长辈,不代表要对她的一双儿又也姑息,你看看那阿桃,根本就不是个懂得感恩的,你花一千两赎她回来,她认为理所应当。“